Monday, December 19, 2005

汕尾冲突已经十多天。究竟死了多少人,官方和村民各执一词。政府拘留了一个武警军官,有新闻报道官方前日有言“处理不当”。而美国媒体则指责布什示好中国政府,居然迟迟不表态,还不如中国政府的自我批评来得厉害。

和今年夏天河北定州事件不幸的巧合在于,两者同样是因为电站征用土地引发的冲突。定州的涉案官员已经开始受审。此案的结果或许对东州的收尾会有暗示。

记者对细节总是搞不清楚,一会儿风力发电站,一会儿水力,一会儿火力。这不是重点,无关事件的本质。但似乎记者们又乐于报道此类细节,仿佛不如此不足以证明自己作了调查。

政府和私人对土地的争夺中外皆有。美国正因去年最高法院对Kelo vs New London一案的判决而掀起一轮立法热潮。Kelo说,我是不会走的。他们硬要我走,只能搞得很难看。会有多难看?

贵州省原交通厅长卢万里贪污被枪毙。

跟狒说陈凯歌土,狒严重同意。正好google新闻中文版的娱乐多日谈电影《无极》,只不过新闻标题总换。某日标题称在贵阳票房低迷,深感欣慰。

请房东老头老太太吃了早饭。dreamy拼命卖乖,坐在他俩对面唱了很多歌,引得老太太跟它说了半天话。道别时它还亲了亲老太太的脸。送客之后,泡了一壶茶,把剩下一大盘菠萝包红豆包鸡尾包搬到床头,裹在被子里一气结果了达芬奇密码。中间因为猜到一个东西是镜像,很兴奋地跑到洗手间去照镜子验证,其实翻过两页书上就有。可惜的是,很多密码在早先ABC的特别节目里看过了。而且,的确过半了就没什么意思,变成鸡肋。

Thursday, December 01, 2005

新闻

Singapore Hangs Australian Drug Smuggler Nguyen
绞死澳大利亚毒贩,新加坡人有种。对于要不要支持彻底废除死刑,我还没拿定主意。不过我支持新加坡坚持原则。不可开此先河,总统求情如何?不论是打屁股还是绞刑,是美国小仔还是澳大利亚毒贩,法律面前一视同仁。

两情相悦的时候,在亲吻之前,最煞风景的一句话,你能想到什么?
“等等,你对花生过敏吗?”
加拿大少女丧生于致命一吻 , 因为男朋友之前吃了个涂了花生酱的三明治。
在美国,每年有50-100人因花生过敏而死。
饭前便后要洗手。食罢吻前要刷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