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1, 2006

嫉妒成灾

我是顶不爱看游记的,很多人都知道。
可是,还没看过的,你们去看巫的游记

有的人,他一点显摆的意思都没有,可是我,嫉妒成灾

名头

其实我说的不是“名头很响”的那个“名头”,是名字缩写,initial。我在堵车的时候有个怪僻,就是读前面车牌,翻译成汉语,尤其是名字。有一次从林语堂(参考文献在这里)出来,正看见一辆车,牌号是hxz918,我一念就乐,这不是阿紫财运到了吗。赶紧给她发邮件,可惜她没来得及去买彩票。想起这个来,因为今天阿紫发邮件来,说发现了一首校园民谣,叫《未名湖是个海洋》,还不错。

我都没好意西笑话阿紫,这都什么陈年旧事了啊。因为,我自己也没听过。我就看见过歌词,当时觉得有点脸红,太把自己当回事儿的感觉。不过,我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碍不着其它北大孩子理想主义,把个大池塘跃进成海洋。既然阿紫发过来,我就听了一下,还成吧。老实说,不如清华那个现在成了猪头的高晓松当年写的那些。接着我把这歌名剪贴到google里,发现网上有整张专辑的试听。这专辑据说源自一件盛事--一群半老不老的家伙回到校园搞了一次演出,相传是相当轰动的。这一听之下,没办法,继续脸红吧。连我这么容易爱屋及乌,敝帚自珍的人,也只能老实承认,在校园民谣的创作上,北大的孩子实在没啥贡献。那些歌我就没一首能听下去的。比了一圈,也就《未名湖是个海洋》凑合点。

Thursday, July 27, 2006

七夕

提醒逢节必过的同学们下个礼拜一是农历情人节。是谁我就不点名了啊。

不喜欢的新闻:
德州那个在浴缸里溺死了自己五个孩子的女人,在重审下被开释无罪,理由是精神不正常。link

可爱的新闻
小鸭过海
: 塑料玩具鸭们从翻了的货船上解放出来,漂漂荡荡晃了十几年,随波逐流。有的去了北极,冻成了冰,冰化了接着晃悠。有的搁浅了上了岸上了网,除了给研究洋流的科学家报告点数据,还被拍卖。真是个拍动画片的好题材啊。

土豆妹妹就要毕业。以后不当学生没试考了,土豆也迅速加入SN的行列开始不断进行心理测试了。

Thursday, July 20, 2006

七月流火

我很多知识都是从官员的错误里学来的。譬如七月流火的真意思,以前看没看注释不记得,反正自打有人显摆错了,大家都受了回教育。又譬如suicider,decider不是正宗英语,前者我恐怕会错,后者虽然自己不说,可听见了也不会笑。

周六赶完东西,亢奋得睡不着。无聊到看自己的博客,发现很久以前的一篇后面,我老板留了言。那一篇只有一个英文字,就是moppet的名字。他大概就看懂了这几个英文字目,于是问到,难道中文没有这个词吗?大笑,哪天我在通篇中文反 复嵌用他的名字,看不把他急死:“说我啥了都??”

Moppet说到覆盆子,这又是一个我一向不明白的东西。今天想起来,去维基百科上查,才明白原来是raspberry. 真土。我们在乡下,所有的莓类都叫“苞儿”,搞得现在倒要从英文才对得上号。不知道的还当我假洋鬼子呢。

新闻:

黎巴嫩又打起来了。看syriana的时候,在黎巴嫩这词被重复了五遍以上我才把它对应到中文。对于中东,我有限的知识本来就有两个片面的来源,这俩来源还互相不对应,就像我的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互不对应一样。

美国酷热。本地还算好,很快就落下去了。把竹席拿出来用了,十分凉爽。

李宗盛演唱会成龙闹场,本来以为只是国内娱乐小报的新闻,居然在colbert report里面提到。成龙果然是国际巨星啊。

贵州省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昨天被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罪判刑两年。
拒办暂住证 贵阳鹿冲关路数百人围攻派出所掀翻警车

twin抱怨我的背景晃眼睛。如果不是暂时现象,我得改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