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4, 2006

新闻

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同志被免职,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中纪委的报告标题叫《关于陈良宇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的报告》--- 都这样了,还“同志”个头啊?明明是个敌人嘛。

台湾同胞倒扁活动风起云涌。

委内瑞拉外长被扣纽约机场,被搜身检查--这新闻先看见中文版,在英文版搜索先看见的倒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Bolton (就是这个留着一排白色一字胡,好像给got milk 做广告似的老头)指责委内瑞拉外长小题大做,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条讲扣留这事的

泰国军事政变,在纽约开会的总理逃亡英国(听起来象咱们战国时期的故事)

赌场的故事

这个伤感的故事好像哪里见过 (难道是没头脑和不高兴?)

Michigan斥资三千六百万的赌场,因为主要部分建在了88年以后才批的印第安保留地上,不能用作赌博。咱们好像划国界有时也未必这样精确,丢了的土地也没人追究了。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宗教和保险

最近教皇搞得有点焦头烂额的。道歉来道歉去。其实说他对伊斯兰“怀着很深的尊敬”,骗谁啊?好歹伊斯兰承认耶稣也是一个先知,所以他们对基督徒保留点尊敬还勉强说得过去,最多鄙视基督徒顽固不化: “中央又派人来了,特派员穆罕墨德带来了新的最高指示,你们还在看前年的文件呢。”而教皇呢,作为宗教领袖,看着一个在你眼里的冒牌先知,导致无数人走向歧途,还尊敬个头啊。宗教虽然也是一个生意,可是你至少得假装有个信仰不是?新东方不都有个教育理想吗?看把罗勇浩老师给涮的。

好多年以前天才和我一边吃饭一边看台湾的相亲节目非常男女。从这个节目里我们了解到很多台湾风土人情。譬如宗教信仰,除了流行的基督教,很多小的传统宗教也各有市场。有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男士问:你家信一贯教,我们家是信基督的,不知道你可不可以改信基督呢?令我大跌眼镜的是,女方欣然应允:可以呀。什么?!说换就换,这还叫信仰啊?

捡起眼镜来我也就明白了。宗教信仰,就是给死后(afterlife) 买的保险。保险不可不买,但是保险公司可以换啊。各家保险公司险额不同,费率不同,经营策略也不同。基本上,因为险额是死了才知道有没有,所以各家公司的可信度其实难以比较,而费率却是今生就付出去了,这个是看的见的。所以历来宗教发展,往往是一有竞争就有降价。大家都赔天堂给我,你收十一税,人家不收,我信谁?都是去西方极乐世界,你要七斋八戒,那边只要念念佛号,我买哪宗?教会为了推销保险,养了无数靠嘴皮子吃饭的家伙,搞得费率越来越高,这时候推行直销的就有吸引力了。至于说中国人为什么总也选不定个宗教,那是咱们精明,没谱的事儿,能把鸡蛋全放一个篮子里吗?所以中国老百姓,从观音菩萨到城隍土地,都供着。

Monday, September 18, 2006

九月

有一天(就是今天)我收到狒狒的信。(这个句型抄自Moppet) 你的fans够专业吗?对比一下狒狒吧。
等我有空照了照片贴它出来。不谦虚地说,捉老三的手写老二的字,真好看。

字面意思:堕落

曾经有人说冯小刚堕落了。王朔辩护说,他一直就在泥里摸爬滚打,没上去过,如何堕落。王朔并不是损冯小刚。用流行的词说“在泥里摸爬滚打”就是草根。当然,那是多年以前的事。在《夜宴》之后,冯小刚是证明了他的性价比始终如一还是仅仅证明了“糟蹋钱谁不会啊”,我还不清楚。

我想起这个,是因为梦见肚子饿了,问妈妈吃什么,在哪里吃。醒来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虽然有现成的剩饭,热热就行。可还是觉得从空中堕地,很不舒服。本来天天都是这样过,并不想家――偏要做这样一个梦,爬上去是假的,跌下来却是真的。

Tuesday, September 05, 2006

honestly

How many of you read that as "Do not give us the shit"?
And how many of you knew that the Navy's motto was "Do not give up the ship"?

Monday, September 04, 2006

google quotes

This was on google "quotes of the day" yesterday

A bore is a man who deprives you of solitude without providing you with company.


It's on my personalized google page so I saw it dozens of times. Every time, I read it as "A beau is a man who deprives you of solitude without providing you with company". It would have been funnier, or at least more cynical, if it was indeed "beau".

Of course, no misreading can match the "Do Not Give U? the Shi?" on the Naval Academy banner. This is from Trouble:


What did YOU read?

Saturday, September 02, 2006

粒粒皆辛苦

四月初。种下十几粒种子。发芽率还好,有八成上下。移栽了几株进大花盆,剩下的种到了院子里。

四月末。物业管理草菅葵花命,院子里散种的几株被腰斩了。建立根据地,买了栅栏,全部移植到栅栏以内。还剩六株。

五月。被吃掉两株幼苗。补撒几粒种子。

六月。健康成长。

七月。大风。两株倒伏,奄奄一息。灌水抢救,虽然幸存,到底发育不良。

八月。开花啦。眉开眼笑。

trouble留照。





想给画笑脸未果,崩掉两粒葵花,很心疼。

长虫了。恶狠狠杀虫。

又长虫了。恶狠狠把葵花砍了头。心痛地损失了两成种子。剔完虫子,把花盘放在阳台上晾干。

八月底。出差回来,松鼠吃掉了半个花盘,给我留了一堆葵花壳。剩下的,不是花太小就是被虫子吃了,今年一共只有三朵大花有收成。

困惑:以前寺院常常自有田地,虽然香火最盛的变成地主,最后是租出去种的,但是小寺庙就是和尚自己种。真是考验啊!吃布施的和尚不杀生容易,种地的和尚怎么坚持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