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0, 2007

short-term memory

瞬时记忆。
Wave发来一个小游戏,据称可以测脑龄。这个游戏是在屏幕上同时短暂显示圆圈,每个圈里一个个位数。然后数字隐去,你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点击它们所在的圆圈。测验结果对我十分准确。晚上听收音机里说日本科学家教给chimps数数以后,给chimps和大学生做对比实验,发现chimps的瞬时记忆比大学生强。那个实验正好用的是这个游戏。后来,科学家又说,瞬时记忆强不代表猿比人聪明,因为人长大了瞬时记忆就减弱。猿的智力近似儿童,所以下一步要让他们跟儿童比。

说到瞬时记忆,我是最弱的。光说结论大家不信服,我单举一个例子。有一次我在一个宽阔的路口绿灯左转,转过90度后自然看见红灯。当时我大惊:怎么闯了红灯呢!

Wednesday, December 05, 2007

华南虎问题网民面临的新挑战

J S says:我忽然有个想法,关于周老虎的

chord/denovo says:华南虎?

J S says:我怀疑陕西林业厅已经搞到了一只老虎,正准备悄悄放到山里,然后再去找他

chord/denovo says:哈哈,这个还挺难搞的,不过也说不准

J S says:所以现在网络科学家们不应该再纠缠照片了,那个已经是死狗,不用再打。现在大家应该赶紧备战,学习:1。怎样区分华南虎和印度孟加拉虎(这个比较多,容易搞到。以官府的能耐我相信他们可以偷渡成功)

chord/denovo says:哈哈,我也在思考他们会不会搞个不同种的

J S says:2。调查国内所有动物园的虎口,看有没有那家有华南虎的动物园忽然减员

chord/denovo says:这个也许可以弄虚作假?

J S says:譬如陕西林业厅给你动物园一大比钱,你谎报自己的老虎死了

chord/denovo says:哈哈

J S says:有什么是蛮不过去的?

chord/denovo says:这世界真是热闹

J S says:而且说不定陕西还可以说只求老虎走穴,将来还还你

chord/denovo says:我觉得借用可能性比较大

chord/denovo says:你也不可能去每个动物园一只只数。。。

chord/denovo says:人家就说老虎在睡觉,你怎么办。。。

J S says:问题是,你知道陕西为什么现在一方面口气这么硬,一方面又很郁闷吗

chord/denovo says:这个。。。因为怕借不到?

J S says:就是“明明我们放了只老虎进山的,怎么愣是找不着它呢???”

chord/denovo says:哈哈,借条都在手里呢

J S says:所以我觉得必须发动广大人肉搜索引擎面对新形势迎接挑战

J S says:等他们找到那只走穴老虎再动手就被动了

Monday, December 03, 2007

香料

邻居门前长了一些香料,我常常考来访的朋友。很多人都认出是茴香。忘记是谁,看着它伞形的果串,又说了一句,也挺象孜然。某日看见caraway一词,不认识,“小事不决问wiki”,一看跟茴香长一个样。




这玩意又叫persian cumin (即波斯孜然或安息孜然),学名Carum carvi。本来wiki很多条目都是多种语言互相链接,结果这词下面没有中文。我想日语里很可能也用汉字,点开日文版,キャラウェイ,这下好,日文版下面链接中文。打开中文版一看,是 孜然。长得倒也差不多

可是孜然的英文名不是cumin吗,怎么是从caraway来的呢?原来日文版链接错了,这个中文版里的孜然学名是C.cyminum,中文别名阿拉伯茴香,安息茴香,英文的确是cumin, 对应日文的是クミン。
孜然的说明里特地说,孜然不是小茴香(Foeniculum, F.vulgare)。那小茴香是不是caraway呢?错。小茴香英文名是Fennel!长成这样


到底这个caraway中文里有没有对应的名字,还是不知道。

真够绕的啊!caraway又是安息孜然,但不是孜然;孜然不是小茴香,但又叫安息茴香――那caraway是不是只好叫安息平方茴香了?
跟小茴香对应的是大茴香,这个东西我们叫八角。格格巫请进:以前你跟我争论过大料到底是不是八个角,这个是你记错了:)植物课上特别讲要区分的是“野八角“,又叫毒红茴,是莽草,这个东西顾名思义,是有毒的;然而这个东西名不副实,“聚合果由10~13个()组成”,而不是八个角,另外“顶端有长而弯曲的尖头”。这个说明告诉我们,会数数是有选择优势的。

Friday, November 16, 2007

十月十一月

加州大火,墨西哥大水。
Bhutto
华南虎。老爸早就结论,照片是真的,老虎是假的。老三今天看见年画翻出来了,嘱咐我一定要写在blog上。
嫦娥

补充:kitty hawk
British teacher and the naming of a teddy bear

Sunday, November 04, 2007

未能免俗

有剧透--色戒还有剧可透吗?!本来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SN说,看了色戒不写评论是可耻的行为。我心说,你要吓得我不敢去看了。单是认识的人里,去看过写了评论的就不知凡几,早把它分析得体无完肤了吧,还能剩下什么给我写?难道,我就只剩下不看和可耻这两条路?居然,在我终于看过了以后,还真有话说。不过,其实与电影无关。电影虽然由小说改编,并没有义务忠于小说。所以,凡说它于小说不同处,并不是电影的缺点,只是一个事实。

大家把细节分析得那么透,为什么没有人给我剧透说最重要的一场戏变了?!虽然,听我抱怨过的人里面,都说没有区别。可我觉得大大不一样。本来我以为李安只是多加了“前传”的具体故事,但已有的并没改动。可是他不光给易添了很多“温情”(这好像是影评李安的标签)的台词,还把王佳芝这方面选的珠宝店改成了易的意外礼物。珠宝点本是老吴选的,所以王佳芝并不知道有什么货。先见了几只戒指都低档,王有些心慌。等拿出“鸽子蛋“,才松了一口气,觉得还算挽回一点面子。在小说里,王放走易,就是在第一次看见钻石的时候。究竟女人凭借什么来认定“这个人是真爱我的”,其实完全是她单方面的体验。被钻石震撼了也可以是一个催化剂,小说里明白说的,不过是他在灯下的一个侧影。――这些心理,在我看是小说的精华,电影是很难表达的,即使李安想忠于原著。当然,李安是借他人的料子给自己做嫁衣,所以电影里,先改成送钻戒是易的惊喜礼物,而钻石也是王佳芝单独挑的,第二次两人一起,只是去取戒指。所以被钻石一时震撼,从而放走易是不可能了。然后又给易加了很多缠绵的台词,什么我不关心钻石,只是喜欢看它在你手上之类。这下,王佳芝的爱情,似乎并不是空想,竟果然是郎情妾意了。Moppet说,张爱玲是冷的,李安是暖的,没错。我喜欢张的版本,大概不过因为喜欢冷。

另外,因小说里看戒指与逃跑是一出戏,戒指的价钱虽然谈好,金条并没有送来。所以珠宝店老板要赶紧检查有没有掉包。这个细节,虽然和主题无关,却是我特别喜欢张爱玲小说的地方。你有你的生离死别,他有他的生意,大家不过偶然撞到一起,关心的事是不大有交集的。这种斜岔出去的好笑,又越发让人悲哀。

因为我喜欢冷峻,要是由我来剪接,我就把王佳芝坐在黄包车上停在封锁线的镜头立刻切到一行人在南郊被枪毙――甚至,还在那同一首曲子的余音里也无不可。之后即使要回顾,也只用给易一个签字的镜头,手下的台词,也只须点明老吴没有抓到。小说里说没说易的名字不记得了,签字的时候,倒是叫“默“什么,似乎还是套了坊间传闻的丁默存故事。

另外,那个大戒指,周围镶了三圈小钻,真是让我想起法国武侠里面,体态臃肿,大酒糟鼻子,胡子上抹太多香膏,刚刚捐了一个侯爵的暴发户。要是给了我,一定拿去变卖,绝不会戴在手上的:)


其它花絮:
D同学问我,这个电影找女主角很难吧?女演员看剧本的时候怎么认定这是艺术电影不是色情片?我说这你就不懂了,首先原著是文艺小说,不是色情小说;其次导演是李安,他可不只是a legitimate director (D同学还不理解为什么陈冲会来演一个不出彩的配角,我跟他解释这就叫导演的号召力。片子还没出,大家都知道这是在中国电影史上要留重笔的,上网的人还“强贴留名”呢);其次,男主角是先定了的,就是我跟你讲过,民意认为中国最拿得出手的男人。

另外,我也没搞清楚的,三场床戏。在表面看,我只看出第一场暴力(这个不是瞎子都看见了),后面两场还觉得正常。但是D同学说,他怎么老是那么暴力啊,把她的脸掰来掰去的。我说他不就是不肯让她吻他吗,后来投降了不就吻了。D同学说,不对,就是暴力,要不她为啥跟组织上说“每次都要让我痛苦地流血哭喊才满意”?这个,我也没法解释。另外,这个说法跟她宣言他“比你们都懂戏假情真”也不太吻合啊。谁来评价一下,到底后面两场暴力否?

Tuesday, October 30, 2007

"home is where the cat is"

has to be updated as "home is where the cats are".
冷下来了。早上穿了爸妈带来的格子大衣,终于没有在路上走热到要脱掉它。这件大衣的衣料,是爸爸近二十年以前买的了吧?终于在去年翻出来裁成了衣服。

早上出门的时候,阿美蹬蹬地跟着跑。小午不知道是把阿美当儿童来看护,还是当敌人来提防,反正阿美到那里她都跟着。这样两个小家伙一直送我到路口,我怕早上车多,拼命挥手叫她们回去。不过,心里面觉得很甜蜜,一路都忍不住笑。阿美跑起来有点一蹦一蹦的,还喜欢象马收蹄子一样往里弯一弯爪子, 不象小午那样若无其事的轻巧。可是象她这样脚底下好像踩了弹簧,特别有种孩子气的可爱。唉,要是能画卡通就好了,这俩宝贝,比加菲猫故事少不了。SN曾经送了几本加菲猫的漫画给我。其实“故事”好多都是雷同的,反正就是加菲又懒又馋呗。可是,一只猫不需要会太多,天天一如既往地又懒又馋,也不会让我厌倦。对一只猫来说,爱一个人是很简单的事吧?

有天下班走回去,看见小午蹲在邻居家的楼梯上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站在她面前她都没有反应。我忍住笑继续讲电话:我站在Dreamy面前她都不知道唉。听见自己名字小午才抬了一下头,委屈地喵喵喊着往家跑。我一颗坚硬的心变得非常柔软。不知道为什么,想起moppet 说史湘云,那个看似没心没肺的丫头,也有出神的时候。我家小午,在一个貌似平常的秋日午后,又是出的什么神呢?

Monday, October 22, 2007

Run Colbert Run

当代我最喜爱的行为艺术家Steve Colbert 终于宣布要竞选美国总统了。

Steven Colbert announced his candidacy for president.

Probably independent, although also from AP:
NASA decides not to tell you how scary the air safety situration is because, frankly, it is scary --"could damage the public's confidence in airlines and affect airline profits"

On the other hand, FDA never hesitates to scare us. Over the counter cold medicines are to be banned for children <=6 -- which reminds me that a convenience store on Brown campus has a really convenient calendar counting down how many days you have left till legal tobacco purchasing-- implying a perfect way to celebrate your 18-th birthday! On the same concept, cough drops might just be as good birthday gifts for 6-year-olds. Also as extention, I have always thought we should ban some perfectly healthy food from teenagers so they can secretly gather together to consume those instead (of whatever else is in now).

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阿美的取向

跟D传话:大哥说阿美太脏。D同学问刚碰见阿美的时候脏吗?我说她那时候挺干净的,时刻等待面试呢吧。等找到了家,看我不象要赶她走的样子,就塌实了,不收拾自个儿了。D说,我知道了,阿美是男生。

估计阿美也很委屈的。虽然“本是女娇娥”,但“正青春被医生削去了XX”,结果也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了。可你也得知道自己是猫呀。有这么不爱干净的猫吗?

Dreamy看不下去了

Wednesday, October 17, 2007

inflation

假装。
我小时候一直努力装老成,演技自以为不错。比如,现在看我初中的笔记本,就会发现我的cynical程度已经饱和,因为据说年青人相信一切而老人怀疑一切。其实那时候我觉得人生最美好的是和我喜欢的那个人去隐居!至于幻想呢,虽然不漂亮,我也是希望世界和平的。可我比世界小姐们负责多了,光有愿望,这幻想不是太单薄吗。我的幻想具体来讲就是有美猴王的神通,然后我就可以在天上推着云朵飞来飞去,这样怎么还会有旱灾和涝灾呢?既然戈尔都在等待和平奖了(更新:得了),说明调节气候是非常符合我对世界和平的追求的。

刚才我觉得cynical跟愤世嫉俗还不算等同,就打算还是用英文。结果拼音的选词是“此月你擦亮”。好有诗意啊!其实不需要复杂的作诗机的!

对了,为什么说到假装呢,因为很多事情装呀装的就成真的了。最近打算无论如何,假装两样:很高兴;很有激情。其实不算撒谎,相当于心情的通货膨胀。把一般上浮到高兴,高兴上浮到很高兴;很高兴到高兴极了!总之,普调一级。具体措施呢,目前想到的包括多写博客,多分段,多用感叹号。第三条已经实现了!

初中的时候,跟同学比较我们班主任和隔壁班主任,说:我们班这个,是只要没有坏事,就乐呵呵的;他们班那个,是只要没有好事,就不高兴。我们同学说,那不是一样吗?――当然不一样了。大多数时候,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

回了一趟马里兰。燕子来美国以前很想去马里兰念书,因为Maryland听起来很象fairyland. 后来一直待在纽约一带。她执着地问我,加州有什么好?虽然,我不住加州很久了。Twin也不明白。可是大家看重的东西不一样,所以说了也是白搭。不过我忘了讲一条,一年四季都可以玩园艺啊!现在我就开始担心霜降。

去SN家看小猫咪,我说它是小疯子。SN问,你怎么知道它是小疯子?哈,猫咪都是小疯子啊。拿半节草绳逗它转圈,转几十圈都不累,笑问晕了没?SN说,它,转一千圈也不会晕的!典型爱吹牛的父母。其实,才过了一百多圈的样子,小咪就打了个趔趄…


说到装老成,Amina比我起头可早多了。问她今天上学好玩吗?她瘪瘪嘴说,I don’t wanna talk about it. 结果第二天,端坐在Marie办公室里喋喋不休地说了个底朝天!

Tuesday, October 16, 2007

偷偷亲一下




Friday, October 12, 2007

九月十月

世界新闻关键词:

缅甸
Jena Six
诺贝尔
另外,CDC Said US Is Officially Free Of Canine Rabies

局部新闻

用大哥的话说:不知道就不要问!(这句话从小打击我的求学上进)

说起诺贝尔,妈妈说,以前你们学校的得主你都不认得。我说认得他干啥。妈妈说合张影嘛。我说合了影也不能拿来显摆。或者随便拿张合影,硬说那个教授是得了炸药奖的,也没几个人能认出来。不比骗人说跟成龙合影,任谁一看都知道:这不是成龙嘛。

早上来一看google新闻就是戈尔得奖的大标题,好像没有人家IPCC什么事儿似的。虽然那边分到人头上是的确化整为零了。这种机构得奖的,奖金都干嘛使了?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局部新闻和世界新闻

局部新闻:小午多了一个妹妹

家里现在有个大醋坛子和一个小奴才。

(不谦虚地说,我怎么这么招猫喜欢呢?)

小午找到我七年多以后,阿美,就是这个漂亮小丫头,



又在我们散步的时候怯生生地跟回了家。小午脾气比较倔,经常翻脸,我们都吃过苦头;阿美则是逆来顺受的小可怜样,姑妈于是把她捧上了天:连收拾猫沙的时候都表扬她说,阿美真厉害,尿尿把猫沙冲成金字塔似的!阿美天生媚样,见人就慵懒地往地上一歪,大声呼噜,可是转脸对小午就恶狠狠的。小午老是好奇地跟着她嗅,她一不耐烦就大耳刮子挥出去。小午于是很委屈,虽然还是跟在阿美后面想嗅她,就是见不得我们宠阿美。每天早上先给小午发罐头,然后给阿美换个地方吃,小午一定要跟着去,把我叫回来看她吃,不让看阿美。头天夜里把小午盖在被子里,然后偷偷叫阿美上床。第二天早上小午发现了,十分不满。以后每次叫阿美她就赶紧从被窝里钻出来盯着。结果,现在不论叫谁的名字,都是小午先出声,叫她自己就喵喵答,叫阿美就呜呜。这个醋坛子。

贴了告示以后一个礼拜也没有人认领阿美,她就算是正式入籍了。抱去做了手术,回来的时候眼泪汪汪的。本来医生说不要出笼子,她实在想,就放出来了。麻药没过去就提前出笼子的直接后果是,走路歪歪倒倒,跳个椅子都跳不上去。结果,小样得了后遗症,对自己的轻功进入深刻怀疑状态。昨天要上洗脸池子的时候,愣是做了半天准备活动,比划了好几下才跳上去。

狒狒说阿美是很合大哥的猫,因为我告诉她阿美很懒。经常躺着的时候举起爪子来看,寻思是不是该舔舔,最后往往是把爪子按到鼻子上闻一下,又算了。小午就很喜欢梳洗,舔完了自己还要把抱着她的人也舔一遍,保持大家同等干净。阿美自己的爪爪都懒得舔,当然更不舔我了。就是撅着嘴在我下巴上蹭蹭,也不是咬也不是舔,敷衍了事地算是亲亲就完了。

世界大格局上,也有一些成员变化。安倍晉三辞职了。法国多省事啊,打记事起就是密特朗总统,一直干到大学。俄国也大整组。不过我本来也不认识他们的总理,换就换吧。

Tuesday, September 04, 2007

这个夏天-8

不算新闻:
两年多以前,说有多少亿的美元找不着了;今年华盛顿邮报又报五角大楼搞丢了近20万只枪--我就觉得自己的一切焦虑都是自作多情:我能捅多大篓子呀?那些丢了不也就丢了?

凡高的旧作又在一幅Boston MFA藏画下面找到,网上纷纷转载Xray图像。我没看出来xray和凡高的素描是一幅画。倒是看出来各网站用的ravine这幅画色彩差异相当大。

华航又出事故炸了飞机,所幸没有伤亡。

超级反同志参议员Larry Craig在明尼苏达因疑似同志不端行为被捕且认罪,朝野大哗。不过,其实朝野成日家哗来哗去的。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Rove 辞职了。Alberto Gonzales辞职了。

法国的新科研结果说抗氧化剂可能增加皮肤癌危险。得最严重的皮肤癌melanoma的危险是对照组的四倍!那厢还在发论文说抗氧化剂青春不老药呢。

J. Craig Venter 发表了他自己的genome--还有比他更自恋的吗?

开学了,夏天结束了。有树叶红了,有树叶落了(急什么呀急!)

Thursday, August 23, 2007

这个夏天-7

玛丽安家的覆盆子成熟,叫我们去摘。我问是摘到嘴里还是篮子里?答曰随便。就高高兴兴地去了。一面吃,一面想熊怎么能靠吃这些吃那么胖呢?我也可以一直吃啊。吃到舌头是紫蓝色,额头是红色(当场击毙蚊子一只),篮子填满以后,开始苦劝爸妈收工。“可是,这里的比我刚才摘那一片都好啊!”妈妈两手不停。爸爸说“好吃,可是有籽儿”。“不用嚼啊!”我和妈妈都教他,“抿一下就可以了。”然后我又示范了好几十次。

这个夏天-6

早上爬起来看英仙座流星雨。其实英仙座流星雨年年都有,前些年在狮子座的阴影下,没注意到它。现在狮子懒了,英仙座又赶上周末,“大的没有,小的也将就”。我们抱着几床被褥,把车停在州立公园门口,正上巡夜的警察。警察好像一点不奇怪,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夜空真美,其实没有流星也已经很好了。银河难得的清晰。小时候的天或者是可以看到银河的吧,可是不记得了。开始喜欢看天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了。老爸问他看见的亮星是不是牛郎,我才想起七夕也快到了,牛郎织女星应该离河岸很近了吧。可惜没有打一份星空图来预习。流星并不算多,以惊呼的次数算,我看见的最多。老妈说我一定有谎报。

这个夏天-5

八月中的周末庆祝抗战胜利。本州是全美唯一还用州立假日来庆祝日本投降的,而且很不“政治正确”地叫胜利日,不粉饰为二战结束或和平日。本来之前去纽约要钓螃蟹,狒狒说得在涨潮时钓,而涨潮是日暮时分。后来才知道,其实涨潮每日都变,是要去查才知道。按说都是nerds,怎么会忘记这一点呢?既然月相会变,潮水当然也得变啊。失去了在长岛呼吸螃蟹汤味道的海风的机会,我们在挖海贝的诱惑前变得脆弱。但是如同以为美国遍地是黄金,我也以为沙滩上的贝好像超市里一样好捞。等我们一行抄着铁抓在沙滩上茫然四顾的时候,才意识到,大家都没有经过培训。空怀着一腔挖贝的激情,到哪搭才能扒拉出一筐蛤蛎呢?(最近在网上学到的句型有,1,“内有XX慎入”,往往用于广告,效果类同80年代第一部“儿童不宜”的电影“良家妇女”;2,“此句某某亦有贡献”,用于赤裸裸的剽窃。 因为现在作家比笺注家多,所以只好都沦落到自注出处。比方括号前那一句,张承志《西省暗杀考》亦有贡献。)最后我们只捡到两个贝,和几只小螃蟹。螃蟹看着好玩,就想留下玩玩再放。结果走时忘记了,把他们在盒子里闷了一天。第二天发现贝死了,螃蟹幸存了,赶紧放生到家门口的海湾里了。(好多“了”,这个句型是谁的贡献?)

这个夏天-4

去纽约的时候闷热。老爸没有带凉鞋来,就逼他穿了平常在家散步的crocs出门。老爸有些担忧,我说不怕,纽约人什么没有见过。结果老爸的嫩绿crocs鞋屡次被夸时尚。后来在网上看见,原来小布什同学也买了一双,不过他太保守,是黑色 的。因为穿的时候配了黑袜子,被评为“不可饶恕的时尚错误”。唉,小布同学的错误如果都是这一类,他把crocs当帽子戴我都没意见。

Tuesday, August 14, 2007

这个夏天-3

终于去看了联合国。几年前,去找晓凡玩的时候她问,想去哪?去联合国吗?我很无知地问,联合国不是在日内瓦吗?从此以后,我总是用这个理由来拒绝去联合国玩。这次终于陪爸妈去了,但是因为逢周末,国旗们都下杆了(或用桐城双港口音读下岗),所以外观不够威风。据说192个成员国都有旗杆,旗杆们貌似分布均匀。我于是纳闷新成员国加入时难道都要挪一下旗杆吗?狒于是建议潘基文这样答复阿扁:对不起,我们不想再搬旗杆了。

买票跟导游进去参观,导游不断给大家普及联合国知识。妈妈说,“让我们受教育啊?那应该发钱才对,不应该要我们交钱。”所以我们都消极怠学。后来在联合国大会堂,有游客问,这就是赫鲁晓夫敲鞋跟的地方吗?导游小姐说是这个会场,可惜不知道是哪个桌子。以下是在wiki上的:
* 在1960年10月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当菲律宾代表发言抨击苏联在东欧幹的正是他们所反对的殖民主义时,赫鲁晓夫脱下皮鞋,敲打桌子,表示抗议。成为著名的外交事件。

然而,后来经过对当场照片的分析,发现实际的情况是:赫鲁晓夫在手拿皮鞋敲打的同时,他的两只脚上其实都穿着皮鞋。也就是说,赫鲁晓夫提前就预备了一只额外的皮鞋。他并不是一时兴起脱下皮鞋抗议,这个举动是精心安排过的,典型的苏联恐吓式外交手段。

这个夏天-1

七月。
今年居然开始看选秀节目。起源是偶然听见一个很象齐秦的嗓音,而齐秦的声音伴随了朕大半少年世代的记忆。初中的朋友,那个转学来的瘦瘦的女生,上课时偷偷抄写歌词。她写的是《花祭》。下课的时候,她趴在课桌上,轻轻地唱给朕听。其实歌词很土,就是“你为什么变心离开我”的套路,所以当时朕看了一眼,根本不解其妙。后来听了磁带,也觉得全靠旋律和嗓音,就像偶像剧完全靠演员漂亮取胜,剧本则多半是口水戏。齐秦自己的歌里面,单是这个套路的就很多,什么“请你别对我说再见”,“没有泪水的分离”等等。齐秦能得朕青睐,当然得有他不循套路的一面。所以他必得有“自己的沙场” ,“战鼓”,“冷月”“三月六月九月”这样的无关风月

主席说宋人不懂形象思维,作诗味同嚼蜡。这常常是虚词太多的结果,虚词自然是没有形象的(这个典故,散宜生和瓜都拿来用过)。其实拙劣的诗人只知道说理,哪能和那些把虚词用活的大家比?李商隐虚词用的不比宋诗少,苏东坡就更不说了。能把虚字用到欲删不能,而绝不乏味,也是大家手笔。作歌词也是一样:现代的流行乐,歌词多半是白话文,没有虚词是连不起来的。但多数曲子,在虚词上是弱过去的,唱的时候“的地得”往往可以囫囵过去。可是你听《狼》里面,“不为别的”,是在“的”字上攀升高音,这就得牛人才敢做。又,《边界》里有一句,“终究只是一片可以望见而不可及苍茫的遥远”,重音高音都偏偏放在“而”字上,第一次听见的时候,大哥就惊艳,说,这样作曲的,怕就是齐秦吧。《巡行》里面,“我们在黑暗的街道巡行,怀抱着一种流浪的心情”,朕把它列在这里,大约你也能猜到,高音是在“着”字登的顶。

Monday, August 13, 2007

这个夏天-2

爸妈在大哥的地里种了黄瓜,西红柿,苦瓜,向日葵。黄瓜收获后,大哥说是他吃过最好吃的黄瓜。本来想种芫荽,结果买成了parsley。因为有的店里把芫荽标作Chinese parsley, 我们就把parsley叫美国香菜。后来哥哥的朋友来见到,又当作中国芹菜(唐芹)割回去吃了。

终于说动爸妈去纽约,好让他们可以坦然地批评纽约不好玩(当然,结果是俩人都表示,还是好玩的。重音在“的”上)。抓了狒狒的差,所以不用自己花功夫踩点。都是经典地方。每次打的都觉得四个人好赚啊!但是四个人也有坏处,我们四个一道,船常常要坏。这次又赶上渡轮机械故障,结果跟DP约的饭局又迟到了。虽然DP是个好脾气的孩子,这至少是我第二次饭局迟到,十分有违我守时的形象。为了DP的见面会,她的老粉丝,就是姑妈,临走前还复习了很多贴子,以至于席间常常抛出一些我都不记得的典故。

跟DP吃饭的地方叫“成都印象”。席间起身去洗手。据DP回忆,她目送朕进了洗手间,赶紧挥手叫来跑堂小弟:埋单!帐单即刻送上,然而赫然插着朕的信用卡。兵不厌诈啊,DP叹。朕十分得意。这间饭店,据DP讲,是纽约难得有装修观念的中餐馆。墙上不是孔雀开屏或硕大中国结,是大幅川西小城风情的黑白像片,符合成都印象的招牌。我们的桌子四周,有屋檐下卷起汗衫下象棋的老头,持大水瓢喝水的老头,和老朋友泡茶楼的老头 (怎么都是老头?老太太和姑娘小伙们哪去了)

去纽约是在燕子家住。找路的时候,因为GPS,google地图和燕子领导给出不同方案,深刻体会到天鹅拉车的寓意。
瓜说外地人在纽约开车要被吓死。我们进法拉盛吃饭的时候,燕子领导指路说,左转!朕径直过去,他困惑:我不是说转吗?朕无奈:听见了,就是换过不去。想想朕这么小心的人,在纽约换个车道都站站兢兢,居然别人还说朕开车猛,真是冤枉。

生如夏花

那几枝黄色的鸢尾是我园里的,不过不是我种的,也不是夏天开的。但还是漂亮。而且,也不想把我的花园搞成红花会总舵,所以,请它们来打岔一下吧。















Saturday, July 28, 2007

social networks and obesity

A paper in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reports that social networks "play a significant role in determining body type".
-- but do we need research to know that?

It must be difficult among a group of super models if you are overweight, I imagine. On the other hand if you are the slimmest one among your friends you may feel OK to indulge yourself in some ice cream and put on a few pounds (Some comedian said "Everyone has an ugly friend-- if you don't, it's you". Replace ugly with fat.)

In similar reasoning I'd bet social networks also play significant roles in determining your consuming habits, your fashion tastes (which, actually, must be related to your own idea of ideal or acceptable body weight/type), your music preferences......

In summary, similar people cluster together. Whether they cluster because they are similar or clustering makes them converge is another issue. Experience tells me both are going on. But why do we need statistics to know that?

Thursday, July 05, 2007

Flags again

烫手的国旗

美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向来高。爱他的标志还是爱他的原则,也向来是一个问题。著名的Texas vs Johnson 的案子是在80年代末期,当时咱中国人顾着更大的事。后来《读书》上介绍过这个案子,看过以后,难免对美国人民的言论自由有些想当然。不料,这想当然的自由,差一点在十几年后丢掉:Texas vs Johnson之后,热爱国旗的人士前仆后继试图修宪,要把糟蹋国旗当作言论自由的特例予以剔除。这修正案屡过众院,总卡在参院。到了2006年六月,参院的以66对34,只差一票就到2/3赞成票,终于又颤巍巍地卡了一回。其实,参院的变化大吗?早在95年,距离2/3也并不远,那时是63赞成对36反对。(当然,过了参议院后面还有坎儿…)

06年反对的共和党参议员有三个,包括当时罗德岛的Lincoln Chafee 。他也是唯一一个对伊拉克战争投反对票的共和党。唉,林肯啊,你哪件大事办得不和我心?pro-choice, gay rights supporter, pro-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ainst Bush tax cut, support stem cell research…… 这样好的人,退党吧,别共和了,赶紧的。也别民主,那也是一群孬种。

绕回来说国旗。光是不让烧就算爱国吗?当然不是。政客们点子多着呢,看不下去walmart卖的便宜中国产美国旗,又开始立法热潮了。明尼苏打打年底起就不让卖进口国旗了;田纳西好点儿,只是公款不能买进口国旗;压力桑那要求所有学校每间教室配备国产国旗(拿了多少回扣?谁不知道美国是国产货最贵?),这怎么听着象跟本朝学的呀。

立法就立法吧。爱国的美国人民,买国旗时别忘了看产地。

我有点困惑的就是,明州的商店如果在年底之前卖不完进口国旗,该怎么办呢?接着卖违法,当垃圾扔了烧了,算不算亵渎呢?要不,送到那谁,Tom Rukavina(撺掇明州立法的家伙)他家门口去讨个示下吧。来,他的地址在这儿

Thursday, June 14, 2007

笑死了

不怕贼偷,也不怕贼惦记,就怕你们笑我--传闻小布的手表被粉丝掳走 白宫回应说小步自己把表摘下来搁口袋里了,不过,看了下面这个录像的人多半不相信。


更加主流的媒体的说法:你们自己去看,我们搞不清楚

这块表不在小布口袋里的话,要到哪里去找呢?不错,你们都猜到了,eBay. 大概好多人号称他们有这块表,我看见的已经有英国和德国。不过,我看见的link都已经取消了,估计都是吹牛的。这里有个假新闻(fake news)说白宫呢,后来改口了,当然,自己打自己嘴巴不能太直接。说是偷是偷了,没从手上偷,是摸的包。

我们老大中午吃饭的时候听了这个新闻把巴掌都拍红了(当然,他笑的理由跟我不一样),说,这个是拍电影的好题材啊,谁跟我合著啊?

可惜呢,下面这个录像证实,其实这个表,还真是布什收起来了。唉。戏完了,该干嘛干嘛吧。国际大盗们,继续努力哈。要是偷不下来左手的表,你要能给他右手也戴上去一块,我一样佩服你!

Friday, June 01, 2007

五月新闻

法国大选Nicolas Sarkozy 当选。

Blair辞职。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政治家,怕跟布什结党。

中国宣布终止与加勒比海岛国圣卢西亚的外交关系/,因为他们跟台湾恢复外交关系了。台湾方面的外交受挫则在于,申请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时候只得了17票。这并不意外,毕竟多数国家跟台湾都没有邦交。搞笑的是某些民国友帮都没有投上赞成票。没缴会费失去投票资格也罢了,哥斯大黎加代表投了反对票。事后说,哦,对不起,投错了。馬紹爾群島的大使说拉肚子去了。啊,原来国际政治也可以象老师查作业一样。

达赖喇嘛表示,95%的藏人不满北京对西藏的政策。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孤立对待,要联系着看。超过95% 的汉人,也不满北京对全国的政策。

陈晓旭去世了。有人说她是被中医害死的。这话没道理。如果一个人病重的时候不肯吃药光喝水,能说是被水害死的吗?

中国原国家药检局长郑筱萸因受贿和玩忽职守被判死刑 (诚邀twin发表评论)

另,逆向研究的结果:
逆行研究的意思就是先有了结论再找数据。

为了给“ 政治家,怕跟布什结党”寻求证据,试图在网上找布什和布莱尔俩人的approval rates correlation. 简单诂了一下没找到。但是诂到其它有意思的数据,可以引出其它有趣结论。

结论1: 越没工作,越爱首相 Unemployed Britons love Blair


(image from news.bbc.co.uk)

The strong association between Blair’s approval rate and unemployment shows that Blair is mainly supported by unemployed Britons. When they get a job they disapprove him.
To play with the Blair years in statistics and draw your own innumerate conclusions, visit BBS news webpage

结论2:反歧视运动在美国的伟大胜利:美国人民要么看谁都顺眼,要么谁都不喜欢
(click the image for larger view)

(image from http://online.wsj.com/public/resources/documents/info-harris050616.html )

Hail to anti-discrimination movement in America – Americans either approve or disapprove, no matter who are you are!


结论3:只要买得起油,别的都好说。这个结论好像大家都知道哈。

(image from, sorry, I forgot.)

Thursday, May 24, 2007

既然我是AC米兰的球迷

那就祝贺一下他们吧。

背景:
瓜:wave 你知道我哥的车为啥红一道黑一道的吗?
wave: 为啥?
瓜:他是AC米兰的球迷,特地把车漆得跟球衣似的
wave: Jack,是这么回事儿吗?
Jack: 没错,我也是这么听说的。

Monday, May 14, 2007

很多中文电影

今年过敏严重,鼻子经常赌着,打喷嚏时候能够惊醒东方睡狮。

网上看见陈丹青的博客有关门的意思。以前提起过,他说话是翻译体加知青体,还揉上上海话,所以有些硌涩。如今想来,这评价是看他说话还靠谱,于是要求比较高的结果。看他写收摊的话,忍不住笑,整个一个民国文字。可是,我比他还要“百姓”,当然不能自己点灯之舆见不得别人放火。

花三种,两种发了芽,一种损失惨重。阿芳还说我有green hand,HY还管我叫专家,也不知道他们都从哪来的印象。喜欢花不等于会伺候花呀。

老妈很牛,在网上下了几个电影给我看。下载电影我一向以为是新新人类的事。一个《茉莉花开》,一个《落叶归根》。看《落叶归根》的时候,因为屡屡猜中情节,气得妈妈直捶我。我说想看《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妈妈说太长,不好看。可是临走又说,你有空看看,受教育。爸妈飞去大哥那以后,一个人空落落的,就余勇追穷寇,又下了几个中文电影来看。先看了老妈下的《向日葵》,告诉老爸要看看,受教育。此后看了一个四川话的《红颜》,一个王安忆的《长恨歌》,联系《茉莉花开》,发现国内电影又在走女性路线,这些电影里的生活,都是几乎没男人什么事的。冯巩的《别拿自己不当干部》挺好。《伤城》里都是大牌,其实故事特别单薄。

给巫治了印,然后发现今天邮资涨了。真是时候!十年间,美国平邮邮资涨了三成。邮局这次发行万年票,不知道有没有人囤积。

今天巫讲测不准,不是物理,主要是人被观察时偏离他的常态。
我们往往在独处的时候放任自己,而大家基本同意这个放任的自己更接近真实,所以认为在公众面前表现的是偏离真实的假象。假如要去掉偏差,自然是要把公开形象去靠近私下形象。通常人们避免虚伪的办法是争取把公开的言谈靠拢到私心的真实状态上去,也就是真小人。
有没有反过来靠的呢?
很多年以前有个老师给我们灌输一个概念叫慎独,当然他不是搞训诂的,讲慎独主要是字面意思,即人独处时仍旧谨慎得好像在公众面前一样。这真是很有意思的一种修身方式,消灭虚伪的另一个极端办法――今天正好瞟见胡平(这个名字很耳熟,好像是个右派,不过一向没兴致看这些政治人物写东西)写了一篇关于自由主义和虚伪的文章,里面有一个观点说伪善到底就不伪了。当然,伪得不到底的也没关系:他又引了一个昆德拉举的例子,关于普罗扎卡和朋友的私下谈话被特警公布,显然这两个人不够慎独,一私谈就没遮拦。听众虽然一开始是大惊失色,觉得他善得不到底,后来却也接受了,私谈里原该没遮拦。相比之下,阮籍就讲究得多,人家口不臧否人物,跟谁都不说,不管那时候有没有窃听器。不过不说也没用,我们还是觉得他谁也瞧不起:)我又想起prestige这个电影,里面说表演魔术的最高境界就是生活在其中。当你把生活都当作大戏台了,小戏院里的观众能有多难蒙呢?只要别最后把自己绕糊涂了,好像无间道三里面走火入魔的老得瓦同学。

Saturday, April 28, 2007

singer读到上一则引的阅微草堂故事,大笑,转指子不语一篇我看。这篇我完全不记得,当然子不语挺厚一本书,我留下印象的本来不多。这个故事一看就象命题作文,为讲“理不胜数”,特地编了些罗嗦细节。可是抛开中心思想不论,这里头最令我开怀的是周昭王,“我家祖宗,自后稷、公刘,积德累仁,我祖父文、武、成、康,圣贤相继,何以一传至我,而依例南征,无故为楚人溺死”。真是死得冤枉,死得不明白啊。我当下表示,以后再也不说比窦娥还冤的话,若有含恨事,就自比昭王。 不过,跟昭王一比,好像又根本不觉得冤了。

附:
两神相殴  孝廉钟悟,常州人,一生行善,晚年无子,且衣食不周,意郁郁不乐。病临危,谓其妻曰:“我死慎毋置我棺中。我有不平事,将诉冥王。或有灵应,亦未可知。”随即气绝,而中心尚温,妻如其言,横尸以待。  死三日後,果苏,曰:我死后到阴间,所见人民往来,与阳世一般。闻有李大王者,司赏善罚恶之事。我求人指引到他衙门,思量具诉。果到一处,宫殿巍峨,中坐尊官。我进见,自陈姓名,将生平修善不报之事一一诉知,且责神无灵。神笑曰:“汝行善行恶,我所知也;汝穷困无子,非我所知,亦非我所司。”问:“何神所司?”曰:“素大王。”我心知“李”者,“理”也;“素”者,“数”也。因求神送至素王处一问。神曰:“素王尊严,非如我处无人拦门者。我正有事要与素王商办,汝可随行。”少顷,闻呼驺声,所从吏役,皆整齐严肃。  行至半途,见相随有沥血者曰“受冤未报”,有嚼齿者曰“逆党未除”,有美妇人而拉丑男者曰“夫妇错配”。最后有一人衮冕玉带,状若帝王,貌伟然而衣履尽湿,曰:“我,周昭王也。我家祖宗,自后稷、公刘,积德累仁,我祖父文、武、成、康,圣贤相继,何以一传至我,而依例南征,无故为楚人溺死。幸有勇士辛游靡长臂多力,曳我尸起,归葬成周,否则徒为江鱼所吞矣。后虽有齐侯小白借端一问,亦不过虚应故事,草草完结。如此奇冤,二千年来绝无报应,望神替一查。”李王唯唯。余鬼闻之,纷纷然俱有怒色。钟方悟世事不平者,尚有许大冤抑,如我贫困,固是小事,气为之平。  行少顷,闻途中唱道而至曰:“素王来。”李王迎上,各在舆中交谈。始而絮语,继而忿争,哓哓不可辨。再后两神下车,挥拳相殴。李渐不胜,群鬼从而助之,我亦奋身相救,终不能胜。李神怒云:“汝等从我上奏玉皇,听候处分。”随即腾云而起,二神俱不见。  少顷俱下,云中有霞帔而宫装者二仙女相随来,手持金尊玉杯,传诏曰:“玉帝管三十六天事,无暇听些些小讼。今赠二神天酒一尊,共十杯。有能多饮者,便直其事。”李神大喜,自称“我量素佳。”踊跃持饮,至三杯,便捧腹欲吐。素神饮毕七杯,尚无醉色。仙女曰:“汝等勿行,且俟我复命后再行。”  须臾,又下,颁玉带诏曰:“理不胜数,自古皆然。观此酒量,汝等便该明晓。要知世上凡一切神鬼圣贤,英雄才子,时花美女,珠玉锦绣,名书法画,或得宠逢时,或遭凶受劫,素王掌管七分,李王掌管三分。素王因量大,故往往饮醉,颠倒乱行。我三十六天日食星陨,尚被素王把持擅权,我不能作主,而况李王乎!然毕竟李王能饮三杯,则人心天理,美恶是非,终有三分公道,直到万古千秋,绵绵不断。钟某阳数虽绝,而此中消息非到世间晓谕一番,则以后告状者愈多,故且开恩增寿一纪,放他还阳,此后永不为例。”钟听毕还魂。又十二年乃死。常语人云:“李王貌清雅,如世所塑文昌神;素王貌陋,团团浑浑,望去耳、目、口、鼻不甚分明。从者诸人,大概相似,千百人中,亦颇有美秀可爱者,其党亦不甚推尊也。”钟本名护,自此乃改名悟。

Tuesday, April 24, 2007

(置顶)征文:what can you do in 20 seconds

应征请留言。所谓置顶,这个template好像没有这个功能,只好把日期改成2008年了,免得其它blog抢到它前面去。

范文作者typetwoerror

Most 20 seconds in my life are wasted .
But my algorithm can complete 4000 iterations of a variable selection problem with sample size of 100 and number of predictor of 1000.
In 20 sec.

巫说:
刚够留个言。还得是短的。

sam说
山沟里面勒网络太老火哦,20秒都打不开评论页面。我们之点每天设计生产能力是20公斤,折算每20秒可以生产4.63克黄金。价值按170元/克勒单价算为:787.1元人民币。之些钱可以请当地人来干一个月勒活,拉们一个月也是要工作20天,每天8.5个小时,折合每20秒拉们可以挣到0.026元。

更多范文作者 sn
Get up and pee.
Don't put my name next to it.
(10 seconds later)
In fact I'm quite proud of it.
You can put my name there.

(事实表明,20 秒够你想出一个答案而且改变署名决定。)

SN提供的更多答案
look at someone and make them VERY, VERY, VERY uncomfortable

土豆说
my answer would be, not even enough to take a nap!
or maybe, hmmm, I can water 1 post
or even 2 if bbs is fast enough

singer says:
The fact that life can be divided into such tiny lots reminds me how piecemeal life has become. In opposition to this tragety I'm gonna tell myself 3 times that life is longer than a breath, and eternity can only exist once we think of it. So it has taken me at least 5 minutes to think what I can do in 20 sec. Economically it's a failed trade but I'm happy.
(注:I assured singer there's no prize so he feels comfortable to contribute.)

wave said...
喜极而泣, 破涕为笑,悲痛欲绝都可以在20秒内做到,就是从笑容可掬转到马脸难度细数很大

tiger said...
s=1/2at^2 不算风阻的话,20s可以从2000米高的楼上着地了……可惜还米修出那么高的楼

Antti说:in 20 sec, I can understand the joke that everybody else understands immediately.
(Jack: I did want to add this one but in 20 seconds I had already forgot how it was phrased.)

lonely planet

lonely planet是旅游书。第一次知道这个系列,是和T一起去希腊之前。这是一个有点伤感有点诗意的名字,非常适合旅行。将地球叫做世界时,自己是爬在上面一个蚂蚁,地球显得很大,北京到纽约很远;把地球叫做行星,视野退出到星际,地球显得很小,上面任何两点的距离,都可以在拇指和食指间比划出来。

DP写过一个小说,叫孤独得象一颗星球。齐豫唱过一首诗,问到:天上的星星,为何象地上的人群一样的拥挤呢。地上的人们,为何又象星星一样的疏远?

地球上的人们拥挤也罢,疏远也好,总热衷于想象,另一个星球上,也有生命的熙熙攘攘。作为一个人的孤独得到安慰还不够,我们总希望,作为一个行星的孤独,也能够消解。能够吗?假使我们得知…

最近科学家们又发现了一颗遥远的行星 Gliese 581 。不管它是不是真的适合生命,不管地球上的人怎样抱怨拥挤,我们又开始热情想象了。

这是一个20光年以外的星球。以我不科光幻的习惯,会幻到那里去呢?如果不能超越光速,如果我在 Gliese 581上有个朋友,如果他常常关切地把目光投向地球。他看见任何地球上的风云变幻,无论如何真切,虽然是现场直播,也已是20年前的事。如果我们错误地记载了当下的历史,他将在20年后看见,再过20年,他的消息能够传回来,我能够澄清了解,哦,原来40年前,是这样的。

假如我有这样一个望远镜,某天看见Gliese 581上一个绝世佳人,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她美目流转,一个秋波正正落在我镜中。我却要一再提醒自己,此刻她早已嫁作商人妇,我的情书,大概只能够扭曲杜拉丝《情人》的开头:我初见你时,你是花容月貌。此刻,容颜饱经沧桑的你,只能知道,20年前,地球上有个青年,震惊于你40年前的美丽。

所谓“现在”,在相隔20万光年的星球之间,将是怎样一个概念呢。

SN的签名改作“在”。我不知她用意“何在”,但这个字是我一向喜欢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诗意的字,而且妙在,诗意得一点也不伤感。

四月暖和

樱花开了;
玉兰开了;
梨花开了;
杜鹃开了,土仙,蓝铃,蒲公英等等也开了。
我的鼻子堵了。

Wednesday, April 18, 2007

四月多事

4.15 下了一整日雨。东北很多地方都发大水了。雨一直不断,虽然这两天很小,而且风大,雨并不像是落下来的,很多时候是横着走。

新闻

校园枪击的案子还没落幕,没有什么好说的。

http://thinkprogress.org/2007/04/11/bush-education/
佛罗里达大学的教师会投票拒绝给小小布什名誉学位,把保守派给气坏了。一怒之下,保守派动用行政权利(当然,也投了票)强制佛大(更正,没写全,是佛大的教育学院,不是整个佛大)改名叫杰布布什教育学院。
网上有个叫amerikin 的家伙比较逗,说佛州的惯例是只有死人才能拿来命建筑名。只要小小布什先变成死人,他就没意见。( “It's not so bad. Florida has a custom that prevents honoring living individuals by naming public buildings after them. I have no objection to the proposed name as long as Jeb is killed first.” )

一个叫Imus的家伙因为在广播里说了一句我都听不懂的骂人话丢了工作(这事儿被我这么一说好像实在算不得新闻)。

美最高法院5-4裁决,支持禁止引产方式的流产的法律。 关于妇女流产的权利和胎儿的生存权利,自古就有争议。现代中国因为人口问题和计划生育的(有时强制)实施,大家对流产的权利几乎是想当然的。在这届最高法院换人之前,我对美国女人的流产权利也是想当然的,虽然明知著名的Roe v. Wade 案子不过是三十几年前的事。03年底禁止引产的法律出台,立刻被告违宪。这下新的最高法院说它不违,pro-life 的万里长征俨然已经走了千里。

我想起来阅微草堂笔记里面写到一个故事,诂来原文如下:

吴惠叔言,医者某生,素谨厚,一夜,有老媪持金钏一双就买堕胎药,医者大骇,峻拒之。次夕,又添持珠花两枝来,医者益骇,力挥去。越半载余,忽梦为冥司所拘,言有诉其杀人者。至则一披发女子,项勒红巾,泣陈乞药不与状。医者曰:药医活人,岂敢杀人以渔利。汝自以奸败,于我何有?女子曰:我乞药时,孕未成形,倘得堕之,我可不死,是破一无知之血块,而全一待尽之命也。既不得药,不能不产,以致子遭扼杀,受诸痛苦,我亦见逼而就缢,是汝欲全一命,反戕两命矣。罪不归汝,反归谁乎?冥官喟然曰:汝所言,酌乎时势;彼所执者,则理也。宋以来固执一理,而不揆事势之利害,独此人也哉。汝且休矣。拊几有声,医者悚然而寤。

这故事说一女子需要堕胎,结果碰到一个pro-life 的医生拒绝开堕胎药,重金都收买不了。后来医生梦见被抓到阴司。原来这女子被逼无奈,生产后婴儿被扼杀,女子自尽,到了阴间便起诉医生不肯审时度势,害了两条性命。医生自辩说职责在救死扶伤,怎么能干杀人的事呢?女子则说,最初讨药时,胎儿尚未成形(即按现代美国法律也是合法的),那时尚可救得女子一命;后来的结果,却是胎儿长成后母子皆亡,罪责自在医生。法官的判词说,你说的在情,他坚持的却是理。自宋一来执拗于理不懂根据情势变通的人太多了,不止他一个。你还是算了罢。医生一激灵,醒了。

故事讲完了,我也懒得发挥了。各人对这故事的观感,多半和pro-life, pro-choice的政见相关。至于讲故事的人,是不是拿这个当比喻来评论宋儒的拘泥一理,并不是我感兴趣的。

另,题外话:以前跟大哥讨论过从繁体字到简体字的问题在于不是一一对应,所以不是无损压缩。譬如这个故事结尾,原文作“医者悚 然而寤”,诂来的版本则作“悟”。虽则窹也有悟的意思,这里却是接上面的梦来的。医生醒来之后,自然会回顾一下自己的做法,但原文并没有暗示医生想了啥,会不会改变观点。“悟”字却几乎在说医生认识到错误了。

Saturday, April 14, 2007

in my garden



Friday, April 13, 2007

追求花毯的同学请注意


贵州的百里杜鹃花节又到了。网上没找到新照片,大家都喜欢搞特写。特写的杜鹃花那个公园没有啊,犯得着专程去百里杜鹃看嘛。

在网上诂百里杜鹃时发现有个很能诂的孩子写了个贵州旅游广告,文字我没怎么看,照片倒是搜刮比较齐全,譬如百里杜鹃的另一张大尺度照片:


完整的广告贴在这里

  • 贵州旅游广告周之六

  • 贵州旅游广告周之五

  • 贵州旅游广告周之四

  • 贵州旅游广告周之三

  • 贵州旅游广告周之二

  • 贵州旅游广告周之一

  • 贵州旅游广告周之序
  • Thursday, April 12, 2007

    Kurt Vonnegut dies

    对美国文学真是没有缘分, 虽然一再试图去接触。可是从海明威开始就喜欢不上。看了翻译的不行,看原版也喜欢不上。后来看了James Cooper的the last of Mohicans, 那得是多厚的一本书啊,看了2/3, 终于放下了,没看出好看来。这不是流行小说家吗?
    后来土豆妹妹推荐了Kurt Vonnegut,本来以为土豆的口味还算接近的,可是先借来的几本书都翻完了,觉得跟白开水一样,都没仔细看,也没有细品的欲望。土豆说,啊,你应该从cat’s cradle看起。正好Amazon有点钱要过期,就买了回来看。虽然属于easy reading, 可是不吸引我,所以至今只看了一半,对于人们给他的通常评价,black humor,我既没看见黑,也没看见幽默。虽然他调侃宗教还对胃口,又没觉得他调侃的格外聪明。或者他的幽默太subtle,我现在不说明白了就看不见。因为不喜欢他,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对不起土豆。

    Tuesday, April 10, 2007

    Friday, April 06, 2007

    Collins: Why this scientist believes in God

    Twin sent this to me: Collins: Why this scientist believes in God

    狒狒,我知道你不爱看。别在电话里说我哥越来越正常了或者越来越无聊了。

    I tell her I am not surprised that someone finds no conflict between being “a scientist and a believer". I don't think science and religion are irreconcilable either. They do not contradict (r=-1), rather, they are orthogonal. They co-exist in perfect harmony as long as you don't interpret any religious texts literally. Dr. Collins admits that, although he finds no conflict between evolution and Christianity, evolution is incompatible with an “ultra-literal interpretation of Genesis”. If one treats religious text dynamically, it is forever correct--you simply update your interpretation whenever the literal or current illiteral interpretation contradicts scientific evidence. As a believer you can say, “ah yes it says so, but really it doesn't mean what it says” (so many human beings would love this privilege of adaptive re-interpretation of their statements!).

    Science tries to explain the world and religions take the residual. Many believers have tried to prove God's existence or necessity to me with the argument that science does not answer everything. That I agree and I see the need for comfort regarding the residuals. What puzzles me is how a believer chooses his/her explanation of the residual because a belief has to be exclusive and absolute. For unknowns, multiple hypotheses can co-exist in science. A scientist may “believe” a particular one before evidence disproves it. However, a scientist would probably examine all hypotheses before having any preferences. Even with preference, a scientist often does not rule out alternative hypotheses. How many believers examine all major religions before they believe in a particular God, a specific one described in a book (in which sentences do not necessarily mean what they say)? It is true that science does not answer “Why am I here” or “What is the meaning of life”. But Jesus is not the only one who claims to offer an answer. Belief has to be exclusive--this is the explanation, this only and nothing else.

    Dr. Collins has made the case that if you wonder about “What happens after I die", you'd better choose an insurance that provides coverage for afterlife. However, the article does not explain why progressive is better than Geico. By the way, I don’t know all the answers to Dr. Collins' questions. I do know one of them: after we die, we are recycled (it may take longer for some of us, especially those who eat too much canned bamboo shoots).

    p.s. My verision of intelligence design is
    here.

    Thursday, April 05, 2007

    Colony collapse disorder

    从去年底到今年春天,美国蜜蜂的蜂群大量消失,引起果农恐慌,因为苹果,蓝莓,杏,樱桃,猕猴桃等等都大量依赖蜜蜂传粉。蜂群崩溃的现象从东北部开始,已经影响到近一半的州,据说欧洲也出现征兆。昨天在新闻里看见这个话题,今早诂之,看见Penn state university 有个working group,他们的report 太长,没看完。简单说,原因未明,蜜蜂们忽然大量消失。消失并不见得说死亡率增加了,因为蜂巢里和蜂巢附近并不见聚集死蜂。当然,工蜂通常的寿命也只有45天,所以它们肯定还是死了。蜜蜂是以社会性著名的,所以不归巢简直是匪夷所思。而且,抛弃了蜂巢的成年工蜂们,遗留下未成年的幼蜂和虫卵,也放弃了蜂巢里的蜂蜜和花粉。刚成年的青年蜜蜂不得不承担起整个工蜂阶级的工作,而蜂王也有失体面地逛到蜂巢外面来了。总之,一幅国将不国的样子。

    究竟是怎么回事?杀虫剂,转基因植物都在黑名单上。我提供的候选解释是:
    有一只蜜蜂忽然悟了道,开始传播享乐主义。工蜂辛勤一世,不是被人剥削就是被蜂王剥削。回那蜂巢做什么?离开蜂巢,失去的只是枷锁,得到的是整个世界的鲜花。主义迅速传遍美国大地,工蜂们今朝有蜜今朝采,直接生在花中死在花下,再也不回牢笼。
    我忽然又觉得这或者是一个很悲情的故事,可能来了外星蜂,地球蜂都英勇战死了。又或者并没有星外来客,只是发生了宗教战争。这样一个煽情的,不科很幻的故事,土豆还是mlc来编一下如何。

    尾声:好多年以后,有人说,蜜蜂是集体自杀了。好多年以后的几天以后,方舟子发表文章批驳了这个无稽之谈。

    Monday, March 26, 2007

    moonwalk

    Friday, March 23, 2007

    最近。三月

    下了两场雪。校长家的连翘开了。白天见长,种的草不见长。

    看王朔视频,和大家反应一致,这孩子怎么这么娘娘腔啊。大哥说,王朔不是不在乎吗,人家不是发明了我是流氓我怕谁。我说那好歹说出来也是掷地有声啊,现在难道说我是娘娘腔我怕谁?当然又有同学站出来说了,娘娘腔怎么啦,不行啊。行当然行。解说酒令的时候,有个朋友问了很多这能不能那能不能的,令官都回答说,“可以,不过要喝酒;也可以,不过也要喝酒。” 娘娘腔当然可以,不过架不住有人要笑。

    驻美大使周文重来给了个报告。长得比前两任道貌岸然些。

    youtube上有人贴了个反Hillary clinton 的政治广告 (http://youtube.com/watch?v=6h3G-lMZxjo),已经被看了近2.5e6次。老实说,没看懂这广告想说啥。有人预测网络video站点将是这次总统选举的新战场。

    看了full metal jacket, 挺好看的,不过前半截比后面好看。战争片看多了,看后面有些地方比较麻木。刚好在网上看见有人介绍各种强悍闹钟,一个设计就是军事教官,骂到你起床为止。

    Wednesday, February 21, 2007

    It's in the news

    It's in the news. http://www.usatoday.com/news/world/2007-02-18-new-year_x.htm

    鸣谢online@mit挖掘,鸣谢wave通报。

    For more pictures click here

    Friday, February 16, 2007

    霍乱时期的爱情


    这个小说在床头已经摆了几个月了。虽然觉得好看,却没时间一气看完。不过,现在要说的另一段霍乱时期的爱情,毛姆写的 Painted Veil.

    这个电影原来已经是小说的第三次改编了。当然,孤陋的人往往事后诸葛亮。圣诞节选了这个电影是因为Edward Norton, 也是因为从这里的距离来看,广西也近乎故里。在银幕上看见毛姆的名字时并没认出他来,无动于衷地看见Maugham 这个名字。即使现在理智上知道Maugham 念毛姆,感情上,仍然想叫他毛茛。
    故事其实很简单。沉闷的细菌学家Norton追求虚荣漂亮的Naomi Watts。作为典型英国小说里的母亲,watts的老妈唯一的心愿就是把女儿嫁出去。Watts 受老妈刺激,一冲动就嫁给了Norton,跟他搬到上海远离娘家。新婚的watts 受花花公子诱惑有了外遇,Norton发现后 志愿去霍乱流行区工作,顺便特替老婆志愿了一把。不出Norton 的预料,watts她外遇的情人没打算认真,以为自己追求真爱的watts没有出路,只好跟着到了霍乱流行的广西乡下。在这里俩人之间滋生了爱情,但Norton终于感染了霍乱,死掉了。

    新版电影着重在俩人的情感上,并不见得是其中一人的视角。女主角漂亮,单纯,浅薄。Naomi watts多数时候朱唇微启,露着两颗大马牙,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渲染女主角是个没心机的傻妞。男主角虽然沉闷,但是深情,绝决。这个电影里面Norton死后,故事也基本结束了,只有一个小尾巴:回到英国的女主角,带着孩子在街头碰到当年的情人,表现得美丽,成熟,独立。
    Amazon上查小说的简介看见故事似乎略有不同。小说描写的似乎是女主角的心路历程,回到英国后,还抓救命稻草一样想挖掘跟她老爹的亲情。这之后似乎还经历了很多才成长起来。我开始好奇电影是不是虽然来自小说,但完全不是一个“精神“――电影也许没打算忠于原著。

    虽然诂出来有三个电影,imdb上只查到另一个老的,

    1934年嘉宝版的。嘉宝这样深沉的美人演一个漂亮傻妞可能不太有说服力。这个老电影的介绍就说是男主角冷落新婚妻子云云。显然这个版本里嘉宝的外遇要比watts的令人同情得多。想起上次借希区科克老片 gas light (不对,想起来了,当时是觉得特象希区科克,其实不是),也是几年之内连拍了两个版本。第二版是英格丽褒曼演的,看着这个美女被折磨得神经濒临崩溃,观众十分心疼。看完了以后,dvd翻面就是上一个版本,不免也放了看看。那个女主角就不怎么漂亮,我的同情心立刻下降了。嘉宝版的painted veil虽然没看,估计同理,就算剧情类似,我一定也同情她多。新版里因为喜欢Edward Norton,就心疼他了。

    Tuesday, February 13, 2007

    Finally I hate google

    For people with a split mind-- especially someone with different compartments of the brain partitioned for various functions, the attempt to link all accounts together is a disaster!

    After months of refusing to "up"-grade to the new blogger version I was finally forced to do so by google. I had a dim hope when my search for "don't convert" actually returned an answer titled "what if I do not want to convert?". However that was no solution, only an explaination that the new version is so great and a promise that "nothing will be changed".

    Nothing? I know precisely what is going to change because i have already experienced it! Either I have to link my gmail account with the blogger and condense the two identities to one,
    or I have to open a new google account. Let's ignore the hassel of registering a new account. Now when I use blogger with my beta identity it automatically signs me off from my alpha identity, which I use for my personalized google page and google calendar.

    Yes I use many of your services but you don't have to be aware of this and do what you think is "smart" about it. Uhhhhhhhh.


    Oh, AND, the Chinese characters now are not displayed properly. That is something else in the "nothing" set.

    Saturday, February 10, 2007

    AAA --yet another meaning

    African African American
    Debra Dickerson (whom I have never heard of before watching the Colbert report while waiting for my shuttle) 说 Obama 同学不是黑人。不是因为他血统不纯正(是不纯正),而是因为他祖上不是黑奴。因为当前对黑人政治正确的叫法是非裔美国人,为了划清界限,她坚持叫obama 非非美-African African American.

    碰巧的是,我在咖啡桌上捡到一张报纸,说研究表明,美国大学里的黑人相当比例是非洲留学生。显然,他们不是affirmative action本意要照顾的人群。报纸上说,这是"值得警惕”的。祖上没有当过奴隶,没有历史原因而导致社会经济条件的不公平竞争,就因为你也长得黑就想来沾光?不免让正宗的AA不服气。原来,要正宗AA,不光要够African, 还得够American. 象Obama 同学这样的真是没有归宿。他显然不是白人,可黑人也不要他。我倒不介意把他吸纳到华裔里来,可他也得长得象啊!

    Wednesday, February 07, 2007

    poll

    People love to vote in a democratic country. Here's what they think about love:

    Sunday, January 07, 2007

    大家都在等别人更新

    圣诞节前我特别喜欢的新闻有
    Virgin dragon prepares for birth
    “Komodo dragons seem to be able to switch ways of reproducing to deal with a shortage of suitable boyfriends,” said Dr. Rick Shine, a professor of evolutionary bi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Australia.

    看见G城有人持钉枪胁迫人质,警察营救成功的新闻。

    Science年度总结。证了Poincaré猜想的老毛子天才Perelman同学没有领fields奖。那个反正是虚荣,没有实惠,据了就据了吧。不过靠吃老妈养老金的人,孝心还是应该表表的,所以Clay Institute 那一百万不应该据。反正当时他对记者说的是,人家还没给我呢,我说什么据不据的? 后来也不记得是哪个鸟人告诉我他也据了,我白骂了他几句疯子。年底的Science上说,原来还得等数学圈子多灌两年水这钱才能给他。

    1.4.吃腻了方便米粉,终于带了一盒饭。到了中午拿出来一看,是一盒卤鸡蛋,不是昨天带好的饭盒。只好又吃了方便米粉。加卤蛋。

    梦见许思薇去演了个电影,看了之后觉得她演得很不错。跟狒说,不是主角,大概是女三号,重要配角那样的。狒说,别说细节了吧。我说细节没了。再说我现在做梦直接贴blog上,不折磨你了。狒壮着胆子说,我不怕。

    错过的乐趣
    前两天一个朋友说,她从来没看过西游记原著。我想,小时候没有看,现在就是有时间,也未必看得下来。有些乐趣,必得人生某一阶段为之。错过了,就很难补上。
    大哥小时候,上过两天幼儿园。在这两天里从小班到中班到大班,因为老师说,他反正什么都会了。因为幼儿园放学太早,没人看,就被爸妈送去念小学了。结果,大哥错过了很多小男孩玩的游戏。譬如滚铁环,抽陀螺。这样的游戏,必得当时玩。玩过的人,长大了再想起来,偶尔为之,仍然是乐趣。这乐趣一大半是连着记忆来的。所以儿时没玩过的,现在虽然也可以尝试,终究感受不同。
    我特别缺乏游戏的天分。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只能打街机。别的小孩好像都是一坐上去就会,我还得指着屏幕问:哪个飞机是我?我的目的是什么?哪个键才是开火啊?这几个问题问完,我已经死翘翘了。结果我对电子游戏总是怀着景仰和畏惧的感情。一晃多年过去,我就错过了三国,错过了仙剑,错过了mud,错过了反恐,错过了各种联网或单干的游戏。结果,好像身边人人都在江湖中,只有自己隔岸看着,明知其中刀光剑影,看到我眼里却只似无量山石壁上影影绰绰。

    当学生的时候一直想去打两天的工。我知道自己不是很能吃苦的人,只是想去体会一下。一直忙就错过了。以后也不可能了。

    当初在中国的时候,学生还是一个特别被容忍的身份。做了什么错事,只要不是造反,一句“是个学生”往往就能宽大处理。可惜没有好好利用。我一直想再去逛一次故宫,然后在关门之前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晚上宫门一锁,可以一个人待在禁城里游荡。这事顶好在成年前做,实在不行,大学毕业以前也将就。如今回去,如果被抓到,就特别不好看了。

    那天moppet说,人生错过的其实太少,没错过的太多太多。这句话我一时没能体会。我想,我的不愿错过,究其原因还在自己记性太差,必得依托一点标志才能留存回忆。一切貌似显赫的事件,譬如见证天象,无非是在沙砾中插下一个标杆,为的是回望旧事时能有指引。很有一些朋友不理解我分明打牌时也玩得开心,为什么又不喜欢打牌。因为我记不住。如果是看了一场戏,爬了一个山,我转头一看,还能在回忆里找到,就觉得那日子实实在在走过。打了牌的日子,都模糊没有面目,散成细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