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局部新闻和世界新闻

局部新闻:小午多了一个妹妹

家里现在有个大醋坛子和一个小奴才。

(不谦虚地说,我怎么这么招猫喜欢呢?)

小午找到我七年多以后,阿美,就是这个漂亮小丫头,



又在我们散步的时候怯生生地跟回了家。小午脾气比较倔,经常翻脸,我们都吃过苦头;阿美则是逆来顺受的小可怜样,姑妈于是把她捧上了天:连收拾猫沙的时候都表扬她说,阿美真厉害,尿尿把猫沙冲成金字塔似的!阿美天生媚样,见人就慵懒地往地上一歪,大声呼噜,可是转脸对小午就恶狠狠的。小午老是好奇地跟着她嗅,她一不耐烦就大耳刮子挥出去。小午于是很委屈,虽然还是跟在阿美后面想嗅她,就是见不得我们宠阿美。每天早上先给小午发罐头,然后给阿美换个地方吃,小午一定要跟着去,把我叫回来看她吃,不让看阿美。头天夜里把小午盖在被子里,然后偷偷叫阿美上床。第二天早上小午发现了,十分不满。以后每次叫阿美她就赶紧从被窝里钻出来盯着。结果,现在不论叫谁的名字,都是小午先出声,叫她自己就喵喵答,叫阿美就呜呜。这个醋坛子。

贴了告示以后一个礼拜也没有人认领阿美,她就算是正式入籍了。抱去做了手术,回来的时候眼泪汪汪的。本来医生说不要出笼子,她实在想,就放出来了。麻药没过去就提前出笼子的直接后果是,走路歪歪倒倒,跳个椅子都跳不上去。结果,小样得了后遗症,对自己的轻功进入深刻怀疑状态。昨天要上洗脸池子的时候,愣是做了半天准备活动,比划了好几下才跳上去。

狒狒说阿美是很合大哥的猫,因为我告诉她阿美很懒。经常躺着的时候举起爪子来看,寻思是不是该舔舔,最后往往是把爪子按到鼻子上闻一下,又算了。小午就很喜欢梳洗,舔完了自己还要把抱着她的人也舔一遍,保持大家同等干净。阿美自己的爪爪都懒得舔,当然更不舔我了。就是撅着嘴在我下巴上蹭蹭,也不是咬也不是舔,敷衍了事地算是亲亲就完了。

世界大格局上,也有一些成员变化。安倍晉三辞职了。法国多省事啊,打记事起就是密特朗总统,一直干到大学。俄国也大整组。不过我本来也不认识他们的总理,换就换吧。

Tuesday, September 04, 2007

这个夏天-8

不算新闻:
两年多以前,说有多少亿的美元找不着了;今年华盛顿邮报又报五角大楼搞丢了近20万只枪--我就觉得自己的一切焦虑都是自作多情:我能捅多大篓子呀?那些丢了不也就丢了?

凡高的旧作又在一幅Boston MFA藏画下面找到,网上纷纷转载Xray图像。我没看出来xray和凡高的素描是一幅画。倒是看出来各网站用的ravine这幅画色彩差异相当大。

华航又出事故炸了飞机,所幸没有伤亡。

超级反同志参议员Larry Craig在明尼苏达因疑似同志不端行为被捕且认罪,朝野大哗。不过,其实朝野成日家哗来哗去的。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Rove 辞职了。Alberto Gonzales辞职了。

法国的新科研结果说抗氧化剂可能增加皮肤癌危险。得最严重的皮肤癌melanoma的危险是对照组的四倍!那厢还在发论文说抗氧化剂青春不老药呢。

J. Craig Venter 发表了他自己的genome--还有比他更自恋的吗?

开学了,夏天结束了。有树叶红了,有树叶落了(急什么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