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6, 2007

十月十一月

加州大火,墨西哥大水。
Bhutto
华南虎。老爸早就结论,照片是真的,老虎是假的。老三今天看见年画翻出来了,嘱咐我一定要写在blog上。
嫦娥

补充:kitty hawk
British teacher and the naming of a teddy bear

Sunday, November 04, 2007

未能免俗

有剧透--色戒还有剧可透吗?!本来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SN说,看了色戒不写评论是可耻的行为。我心说,你要吓得我不敢去看了。单是认识的人里,去看过写了评论的就不知凡几,早把它分析得体无完肤了吧,还能剩下什么给我写?难道,我就只剩下不看和可耻这两条路?居然,在我终于看过了以后,还真有话说。不过,其实与电影无关。电影虽然由小说改编,并没有义务忠于小说。所以,凡说它于小说不同处,并不是电影的缺点,只是一个事实。

大家把细节分析得那么透,为什么没有人给我剧透说最重要的一场戏变了?!虽然,听我抱怨过的人里面,都说没有区别。可我觉得大大不一样。本来我以为李安只是多加了“前传”的具体故事,但已有的并没改动。可是他不光给易添了很多“温情”(这好像是影评李安的标签)的台词,还把王佳芝这方面选的珠宝店改成了易的意外礼物。珠宝点本是老吴选的,所以王佳芝并不知道有什么货。先见了几只戒指都低档,王有些心慌。等拿出“鸽子蛋“,才松了一口气,觉得还算挽回一点面子。在小说里,王放走易,就是在第一次看见钻石的时候。究竟女人凭借什么来认定“这个人是真爱我的”,其实完全是她单方面的体验。被钻石震撼了也可以是一个催化剂,小说里明白说的,不过是他在灯下的一个侧影。――这些心理,在我看是小说的精华,电影是很难表达的,即使李安想忠于原著。当然,李安是借他人的料子给自己做嫁衣,所以电影里,先改成送钻戒是易的惊喜礼物,而钻石也是王佳芝单独挑的,第二次两人一起,只是去取戒指。所以被钻石一时震撼,从而放走易是不可能了。然后又给易加了很多缠绵的台词,什么我不关心钻石,只是喜欢看它在你手上之类。这下,王佳芝的爱情,似乎并不是空想,竟果然是郎情妾意了。Moppet说,张爱玲是冷的,李安是暖的,没错。我喜欢张的版本,大概不过因为喜欢冷。

另外,因小说里看戒指与逃跑是一出戏,戒指的价钱虽然谈好,金条并没有送来。所以珠宝店老板要赶紧检查有没有掉包。这个细节,虽然和主题无关,却是我特别喜欢张爱玲小说的地方。你有你的生离死别,他有他的生意,大家不过偶然撞到一起,关心的事是不大有交集的。这种斜岔出去的好笑,又越发让人悲哀。

因为我喜欢冷峻,要是由我来剪接,我就把王佳芝坐在黄包车上停在封锁线的镜头立刻切到一行人在南郊被枪毙――甚至,还在那同一首曲子的余音里也无不可。之后即使要回顾,也只用给易一个签字的镜头,手下的台词,也只须点明老吴没有抓到。小说里说没说易的名字不记得了,签字的时候,倒是叫“默“什么,似乎还是套了坊间传闻的丁默存故事。

另外,那个大戒指,周围镶了三圈小钻,真是让我想起法国武侠里面,体态臃肿,大酒糟鼻子,胡子上抹太多香膏,刚刚捐了一个侯爵的暴发户。要是给了我,一定拿去变卖,绝不会戴在手上的:)


其它花絮:
D同学问我,这个电影找女主角很难吧?女演员看剧本的时候怎么认定这是艺术电影不是色情片?我说这你就不懂了,首先原著是文艺小说,不是色情小说;其次导演是李安,他可不只是a legitimate director (D同学还不理解为什么陈冲会来演一个不出彩的配角,我跟他解释这就叫导演的号召力。片子还没出,大家都知道这是在中国电影史上要留重笔的,上网的人还“强贴留名”呢);其次,男主角是先定了的,就是我跟你讲过,民意认为中国最拿得出手的男人。

另外,我也没搞清楚的,三场床戏。在表面看,我只看出第一场暴力(这个不是瞎子都看见了),后面两场还觉得正常。但是D同学说,他怎么老是那么暴力啊,把她的脸掰来掰去的。我说他不就是不肯让她吻他吗,后来投降了不就吻了。D同学说,不对,就是暴力,要不她为啥跟组织上说“每次都要让我痛苦地流血哭喊才满意”?这个,我也没法解释。另外,这个说法跟她宣言他“比你们都懂戏假情真”也不太吻合啊。谁来评价一下,到底后面两场暴力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