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9, 2008

大雪

窗外有大雪。胸口有一只大猫,脚边有一只小猫。茶几上有饼干,橙汁和奶酪。


一片低迷的经济新闻里,我们至少还有令人快乐的政治新闻。先有Illinois州长卖官被捕,接着布什身手敏捷躲避暗器。广播新闻里说,布什卸任前的最后一次伊拉克之旅,被世人记住的将只有这两只鞋。我不免想起笑忘录的开头,从Clementis头上转到Gottwald头上的皮帽子。在clementis被判叛国而绞死后,开国大典的官方照片里一律抹去了他的影像,剩下的只是那个帽子。在诂苟图像里输入clementis,在第一页紫色的花朵从中,排第三的就是笑忘录中提到的这张照片。
其实我没看明白,图上抹去的俩人不时都戴着帽子吗?照昆德拉的说法,Clementis是从自己头上摘下帽子戴在了Gottwald头上。难道他本来戴着两层帽子?
至于人民喜爱的布什总统,啊,他留下了多少回忆。人民搞笑的智慧在数码年代传播更块,各式各样的网络游戏都冒出来让你体会一下拍他的乐趣。

Tuesday, December 02, 2008

感恩节

午小白在地上玩他的玩具老鼠,我在床上写讲义。他忽然抛开老鼠,跳到我胸口来,呼噜呼噜了几秒钟,转身又跑去追老鼠。一只猫咪要让你开心就是这么容易。

过节的时候troub同学带来大把黄玫瑰,问我懂不懂花语。我说不,以为她选黄玫瑰有什么深意。结果她说,不懂就好,因为我们也不懂。

次日我邀请自己去troub家过节。troub做了煎带子,烤肉串和水煮鱼。

十几年没有音讯的老朋友安十月里心血来潮诂苟我,打了电话到办公室来。惊喜的发现原来她就在不到两小时车程内。安是性情中人,而且早年就热爱旅行,足迹遍布全国。她的网站在这里(假日自助里是照片,中文随笔里有游记)。可惜的是我最近不大开车出门了,所以一直没跟安会上师。终于,感恩节后一天,安抽到空,带着半成品的水煮肉片,壁炉柴火里烤的红薯,和成品烤苹果甜点来看我了。在家门外,她的绿甲克虫和我的红迷你车面面相觑,俩小车互相瞪着大眼,场面十分喜剧。在家里完成了水煮肉片,味道非常正宗。可惜的是,难得我攒有零食,安什么也不吃。我说你这么瘦--比十年前还苗条些,怕什么?她说我苗条就是因为我控制啊!最后只好白聊天。安的到访算是有朋自远方来吗?--地方上不算,可是时间轴上,那可是十多年以前了,够远。她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实在要说,大概就是瘦了一点吧。


Saturday, November 29, 2008

散步

外面有点阳光,诱惑我出去走走,虽然我知道其实还是冷的。不过想到要换下舒服的睡衣我就犹豫了。在G城经常都有人穿睡衣在外面散步甚至买菜的,大家并不以为失礼。唉,美国这么土的地方,却其实框框很多。 怎么办呢?难道也学英国淑女,挽起手来在屋子里散步?小午瞥了我一眼,她都觉得我有病。

在王府井逛街的时候玛丽安看见穿开裆裤的小孩露着屁股,觉得十分惊诧。我告诉他,中国人到了美国看见三岁的孩子还戴着纸尿布到处跑也惊诧,很替他们觉得丢脸的呢。

Friday, November 28, 2008

琐碎

一两年前说过,看双方的回忆录,不免感慨:
特例独行如李敖,风华绝代如胡茵梦,说起彼此种种,亦不过如bbs上family板的怨偶琐碎。然而名人终究也是吃一样饭饮一样水的,烦恼并不总是国家民族或文化。所以,倒或者无需讶异。

我也记得moppet蛮喜欢杨绛的书。可我不喜欢她的文字,因为《干校六记》和《洗澡》对我来说都乏味而矫情。后来偶然看到《我们仨》的片断,还有好八卦的记者节选的关于她记述与邻居纷争的文字。单看她一面之词我便从不喜欢她文字到更不喜欢她人了。看她写起琐事细节,不也是让人想起bbs上的坑么。有些事,不足为我等外人道,就不必公开发表了么。或者,是因为她没有闺蜜?她那样的性格,或者是没有。当然,她发表是她的自由,我在blog里感叹是我的自由。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魏晋风度及药与酒之关系

鲁迅这篇文章,大概是魏晋这个领域里引用度最高的了吧。我看过所有沾边的书和文章,没有不引用到它的。

这里面提到的药,即五石散(寒食散),“大概是五样药:石钟乳,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另外怕还配点别样的药。但现在也不必细细研究它,我想各位都是不想吃它的。"

我自然也是不想吃它的,这五味石头,没一个听起来是有滋味的。

不过最近夜里腿老抽筋,这个西医认为最常见的原因就是缺钙。其实我消耗的牛奶和奶酪的量都不算少,但是既然缺钙是常见原因,补钙又这么容易,姑且补补看吧。同事曾送给我一盒补钙奶糖,味道不十分好,我一直没大吃。今天从架子上拿下来看了看说明,每粒就补50%的日需求。我不禁对这奶糖肃然起敬(一下子剥了两粒在嘴里),果然比牛奶的钙多啊!牛奶一杯一般才只有30%。可是接下来我一看,这奶糖里的钙是 as Calcium Carbonate. 吓!这是洋文,我们也是懂的。介不就是碳酸钙嘛,碳酸钙不就是石灰石嘛,绕了半天,没让我吃五石散,给我下了单石散啊!怪不得奶糖的味道不好,掺了石灰石的奶糖能好吃么。

用石灰石补钙啊?我还真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了。以前吃的钙都是氨基酸螯合钙,听着就觉得讨细胞喜欢,洋文叫做bioavailable. 这石灰石能吸收吗?小事不决问wiki:wiki倒是说了给下单石散是常见补钙手段,但是只有一篇2005年的引证说碳酸钙是有生物利用度的。

不wiki还好,一wiki我嘴里的奶糖就有些处境尴尬了。成人每日建议量是1000毫克(两粒奶糖),可是过量摄入(过了1500mg)就可能有毒。考虑到我的牛奶和橙汁都是加钙加维D的,考虑到我爱吃绿叶子菜,时不时吃奶酪,这不是很容易就超标了吗!

超标的结果是什么呢?milk-alkali syndrome (乳-碱综合征)。症状呢?正好包括厌食和心理精神的变化,譬如altered mental status。这精神状态如何改变呢?包括思维,反应,和对环境认知的受损,暴躁,产生幻觉,糊糊涂涂--不就是鲁迅提到的,皇甫谧所描述的,

药性一发,稍不留心,即会丧命,至少也会受非常的苦痛,或要发狂;本来聪明的人,因此也会变成痴呆。所以非深知药性,会解救,而且家里的人多深知药性不可。晋朝人多是脾气很坏,高
傲,发狂,性暴如火的,大约便是服药的缘故。比方有苍蝇扰他,竟至拔剑追赶;就是说话,也要胡胡涂涂地才好,有时简直是近于发疯



原来五石散里面只要一位药就差不多有这些效果了。我还得掂量掂量,不要一不小心,补钙补成名士了呀。

Thursday, October 02, 2008

一个拉风的人

最近被劝戒网,搬了些纸板书回来看。

王尔德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人,虽然说不清楚为什么喜欢他。以前除了只言片语和传闻轶事,只看过他的happy prince等童话 和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偏偏这两者并不那么契合他巧舌如簧的喜剧形象,这样的多面大概算是一个喜欢他的原因?两年以前第一次听说拉风这个词,还让DP给我科普了一下。现在想起来,王尔德这个人,当年,一定是很拉风的。虽然后来入狱只有放风了。看过一个同名电影,jude law演美少年bosie。电影也还不错。

在我看,他不用说是有天才的,可爱的是这天才不是遥不可及。他的天才仿佛恰好比常人高一点,让你能欣赏又没有压力,最有亲近感。他说俏皮话不隐晦,大概当时的剧作还是要观众的。看Lady Windermere's Fan时,想起来RG同学多年以前提过余光中的译本《温夫人的扇子》多么有趣,就诂了一下,居然就一下找到。原来爱灌水的同学都似乎跟皇帝有“起居注”一样,说过什么网络上难免留底。看过RG引用的几个例子,发现余光中果然译得有趣。结果在看 an ideal husband的时候,往往忍不住想,这里余光中会怎么译呢?

提起RG来,想起另一个网上的孩子叫凹凸天空的。我对他不熟,但很喜欢看他的贴子,而且看过不多的里面,刚好有两次提到王尔德。诂苟出来在此:
从王尔德的狂妄说起
杨过和作家

有趣的是在后一篇里提到的昆德拉,恰好也是我特别喜欢的。对于非武侠类的小说,尤其出国后基本只能搞到英文版,能够引人入胜的--让我看几页开头就想接着看的,首选就是他。凹凸天空同学说看不下去歌德,却能够看崇拜歌德的迪伦马特。我热爱昆德拉,却怎么也看不动昆德拉推崇的卡夫卡,也是一回事吧。不过,等没有昆德拉可看了的年月,我是不是应该试试英文版的卡夫卡呢?也许对卡夫卡的偏见,应该归罪于格格巫那些小字号的中译本?

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取名

我很乐意给人家出主意的。上次格格巫老婆要名字,因是个生僻的姓“香”,又要有水有花,我兴致勃勃给取了一系列琼瑶味道的。我怕都是花草太软,所以水是取自“染”这个动词,然后可配的花就多了,乐意染菊染荷染玫染樱都随意啊,一个戏班子都可以取出名字来了:)要是有了兄弟也可以染些刚性的植物--染枫染杨也可以的。

结果,一个也没用上。小姑娘起了个名叫“可语”。我那个叫屈啊:这水和花哪去了??? 我还给mlc的武侠人物取了名字,可妹妹一直没给我看小说,我深刻怀疑她是因为没用我的名字。

昨天格格巫又说了,她LP还要个英文名字,要跟“可语”沾边儿的。我虽然受了一次打击,热情不减,贡献了俩:
carajean,意思是甜美的旋律,可听起来像卡拉扬,多气派
Calliope 来自希腊女神Καλλιόπη,意思是美丽的声音

Friday, August 29, 2008

End of semi-geeky days

If you loved the old fashioned plain text email (but with all those good functionalities) in pine and sadly said goodbye to it

If you loved managing your website by writing directly in html instead of clicking and pulling down menus

you'd understand why i LITERALLY cried over losing my public_html directory

Surrendering freedom/self-control/individualism to so-called security is becoming a globle trend, apparently.

Monday, August 25, 2008

identity theft

土豆,还记得吗,我说过,丢失爱情和自由,究竟不比丢失identity更可怕。
------------------- 近几年来流行分割线:-------------------
--------------以下为个人建议,不负法律责任-------------

请大家记得查你的credit report

https://www.annualcreditreport.com/cra/index.jsp
多数州都有立法可以每年免费查一次,因为有三家公司各可查一次,信息大同小异,你实际上可以每隔四个月查一次。

搬家的人记得在邮局办转信业务,最好早早opt out (https://www.optoutprescreen.com/),免得多的信件被新住户打开或乱扔。信用公司发卡的审查比想象中松懈的多。

顺便讲一句给很多连google都懒的土人,不愿接到telemarketing电话的在这里注册电话号码:https://www.donotcall.gov/

Tuesday, July 29, 2008

小午生了

姨妈真不好当啊。

经过我多年狼来啦一样的预报,大家普遍把我新的通知过滤掉,以至于纷纷表示惊讶:生了?她啥时候怀上的???

可怜的小午拖着沉重的肚子,礼拜天早上开始生产,生到下午也没生出来。开始还想,人好像一天生不出来挺正常的,可查来的资料都说猫从开始宫缩应该半个小时就完。无奈打兽医电话,幸而还有一家24小时七天营业的。送去先照了X光(比B超快),看见4个小猫,一个在产道里,位置正好。医生又给了小午一个小时,吊着点滴,又打了两次催产素,我们趴在单猫诊室的地上陪她push,小午累得都使不上劲了,死活生不下来。最后,没办法,产钳拽出了老大。小白出来了,跟小午很像,嗓门特大。

医生说,要再给她几个小时留院查看,看看能不能生出其它小咪来,让我们签了手术的字回家了。半夜打了一个电话,说有可能生,如果生不下来早上再手术。礼拜一早上剖腹产,小午平安,剩下三个小猫只保住了一个,全身黑毛。

周一晚上小白饿醒了好几回,起来给他温配方奶,困死我了。可连小白嘴巴被夹破了一点,大概吃奶不得劲。小黑能吃更能拉,湿纸巾一擦屁股,拉了一大~~~堆便便。

小午恢复得还好。回家以后当妈妈的本能一点点出来了。一开始非要在床上,今天下午终于把小咪叼到我一个衣筐里了。那里又软和小咪又跑不出来,倒是不错的选择。就是里面的干净衣服都会变成小奶猫味道了:)

照片还没下,而且小猫两天大的时候其实不够好看。等小白小黑大点吧。

Tuesday, June 03, 2008

回国的芝麻和其它闲话

又胃痛了。不吃又饿得痛,吃了又堵得痛。
从国内回来以后,觉得生活水平落差极大。
鲁迅说,中国人的历史,一直在做奴隶和欲做奴隶而不得中振荡。我现在的生活,就在饥饿,和对下一次饥饿的恐慌中振荡。做一只快乐的猪也好啊,现在是一只痛苦的猪,只关心吃和睡,而且十分痛苦。所有想到的好吃的东西,统统在G城。我还以为我爱吃意大利葡萄牙泰国印度菜了呢!骗谁呢,一生病就原形毕露了。

=======================
姑妈把我摁床上说,早点睡。我耍赖:看两页书催眠吧。姑妈指着书架问,要哪本。我没带眼镜,看不见有些啥书,就说:你只把那鲁迅全集随便抽一本给我就得。书扔过来,我一看:“苦闷的象征,这个是翻译的,我不看他翻译。换一本嘛”。姑妈又扔过来一本。“妈!你怎么这会挑,这本是日记!”姑妈不满地说,你说随便抽一本的!

玛丽安在街上走,被发了一张减肥广告。虽然她不认得中文,但是那些对照照片是放之四海都明摆着的意思。她委屈地把传单给我,说,太不委婉了吧? 姑妈一看也乐了:伤自尊了,太伤自尊了。

看了李安的十年一觉电影梦。李安说,所有聪明女人,或自认聪明的女人,都特别认同Emma Thompson. 想起王朔说,中国知识分子都以为自己跟鲁迅是一边儿的。

巫说在看牡丹亭,啊呀,古人居然这么开放,才见面就上床了,虽然是做梦。我说,古时候早婚,而且都是父母之命,之前并没有恋爱过的,大多数夫妻,可不是一见面就上床的吗?

Water。印度片子。之前wave说好看才留意的。好看指数也还行,不过后面的情节有些幼稚简单。跟印度同事提起,他很不喜欢这个电影,好像跟很多中国人不喜欢张艺谋老是翻裹脚布来拍一样。

在北京逛书店,也买不出什么来。捡了两本白先勇的小说,后来troub看见封面还说以为是白先生。估计她就不知道白先勇这人吧。文字还好,跟以前看过几个短篇的印象相符。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附上作者的照片呢?看见这个在文字上风流倜傥的小白,仍然要南水北调一样的把鬓发拉过来遮盖头顶,我就惋惜地叹气。我不介意秃顶的男人,我只介意男人不能坦然地秃顶。

Thursday, May 29, 2008

回去了又回来了

因为有小北妹妹的照顾,小午和阿美都没生我气。

北京的空气质量很差。非常非常差。但是北京人民都习惯了,还说,这不算沙尘暴,就是天色不大好。

回家很舒服。吃好睡好玩好。

我是没资格说累的,一来已经简化再简化,而来准备活动都是别人弄的,我光串场子了。总导演,策划,主持人,服装设计,等等等等,都十分出色。唯一不喜欢的是化妆师,好看或像我,你好歹得抓一手吧?得,“两手抓”,两手都不过硬。照片只有大哥手里的一些,不多。尽快整理。

回去之前一个师妹帮忙拍了几张照片,效果很好。姑妈看了以后,跟影楼的对比,终于打消了要去影楼照相的计划。而且,那些礼服,一个个看起来好像套着个单人蚊帐,傻死了。姑妈起初还笑话我这个比喻,结果朋友的小女儿在裁缝家里就拉过人家的蚊帐来蒙着脸,说“我是新娘子”--这可不是佐证?

Friday, April 25, 2008

再见加州

在vegas转机的时候,还是那个偏僻的登机口。还是只有那两家快餐店,比来比去,好像选总统一样的无奈,然而肚子饿,终究得选一家。可是我死活想不起来上一次是去哪里,为什么也在vegas转机呢?我隐约还记得当时给妈妈打了电话,还说把兜里的零钱全拿去赌了。

加州还是阳光灿烂。伯克利山上异花异草让我流连,尤其是艳黄的加州罂粟。那样绸缎一样的花瓣啊,我真想变成小虫子裹一瓣在身上。天才总提醒我看海湾的风景,我说我眼界窄,偏爱眼前的花草。一枝花伸到窗前对我也是景,不必看见金门桥。可是到底不能让天才失望,所以还是跟海湾留了张影。后来看照片,天才喜欢的都是我东张西望的样子,说自然。凡正脸笑容可掬的都有些生硬。

离开加州这么多年了,我总说爱它,却似乎因为离得太久,不敢思量回去了。好像其他很多的梦,宁可留它在云端,只怕一抓就破了。

大牛主动跟我们谈政治。无非是老生常谈。我总结说,这个事情,说到底,too many people with strong priors, and so little data. 针对同样的数据,我向来不介意大家得出什么结论。只不过,连数据都没法统一的时候,还分析什么呢?

在天才家,一些彼此久仰了的人终于会了面。饭毕打牌。我好像是三年没打过拖拉机了。老牌手mike对我们很不满:一群学统计的你们怎么全都不记牌?不记牌怎么算条件概率?无奈他面对的是一群连“朋友”都记不清的糊涂虫,没过两手就要又重新划清阵营的:等等,谁跟我是一家来着?mike打牌以德服人,碰到悔牌的诱惑十分踌躇。Andy劝他,“算啦,没什么的,损失”--我们都以为他说损失一对大猫不值什么,结果他说,“损失一点牌德不值什么的!”。在舆论的哄笑声中,mike同学坚守了牌德。

吃了很多好东西。两种葡萄,一种类似玫瑰香。木瓜,芒果,西瓜,菠萝。这些也不是这边没有,自己老是想不起来吃。还有天才和LD合作的馅饼。这个是绝活。

Thursday, April 17, 2008

宣传无影


(谢谢wave的link)

这期国家地理力挺中国啊,啥时候中宣部能有这水准?

最无形的宣传还有
Ethnicity and Language Quiz
里面提到众多问题,貌似文化介绍无关时政,其实个个问题都在解释:譬如说语言的多样性,民族的多样性,少数民族统治的众朝代,少数民族政策,和藏族杂居的夏尔巴人,苗族对外来农业的吸收(种植土豆玉米等)的同时保持自己的文化。。。
而且连archive的2002年的旧文都用上来介绍西藏的变化了。这个印刷版没有。
不过,搞笑的是,居然说中国国歌是文言文的。

Monday, April 14, 2008

本来挺严肃的话题

看到这个我终于笑了

因为gmail里面学生们在讨论西藏问题,google的广告对我招手说:download Dalai Lama ringtone here

本来还想听听这ringtone咋回事呢,那网上太慢了死了。有没有听过的说说这ringtone唱啥?

Thursday, April 10, 2008

孩子们在荡着秋千的夏天

刚开始看见电视广告的时候都没听出来是什么,D问我是唱的中文吧?我才仔细听了好几遍。以为是陈绮贞,其实是一个叫曹芳的新人。


整首歌在这里可以听,广告里用的是一个小尾巴。

Tuesday, April 08, 2008

能屈能伸



小午能曲,阿美能伸


最近的时政老让我想起据说是海飞兹说的这句话

"No matter what side of the argument you are on, you always find people on your side that you wish were on the other."


阿美对留言的回复:我太什么了?太没脸了?给你个有脸的瞧瞧



土豆:让你家领导看看我种的这花是不是比扶桑还不知羞耻呢?




本来应该是这样开的。上面那朵,简直太赤裸裸了

Saturday, March 08, 2008

电影们

今年的热门电影,我偏巧看了几个,好几个还是发现是获奖热门前看的,这就更加需要凑巧。No country for old men我实在不喜欢,特装模作样。不过男配角得奖倒是应该。那电影演到后来我看见他就发冷。唯一不懂得是为啥他是男配角,那片子里谁是主角?同样不大懂得是当年断背山里面俩同志,为啥一个是主角一个是配角,我看戏份是一样的么。这个片子的中译名很令人误解,老无所依,好像是家庭伦理片。

料理鼠王。大哥始终不能接受一只做大厨的老鼠。我估计即使是mouse也要好些,rat的确比较难。不过,人家都用后腿走路,小爪爪都洗得粉嫩粉嫩的,我觉得还是可以跟其他老鼠有分别的。

atonement很不错。我土,在这个电影之前都不认识这个字。几个年青女演员都很不错。男演员不是很帅,不过有些镜头竟有些像张国荣。音乐也不错,而且不喧宾夺主。画面很好,服装设计也不错。总之,这片子全面不错。

There will be blood还没看.因为有Daylewis,我一直在考虑。可是这个故事实在娱乐性不强,又血腥。从一个未谋面的朋友那里搞来了配乐,觉得很不错,可是居然都没有被提名。 once 那个电影我说过,歌还行,电影不咋的。歌也就是还行。其他那几首实在不好听,只好给它了。

Diving bell and butterflies 这个电影我是上了当。并没看过影评,只听见了名字,以为是奇幻片。尤其是trouble说,这个电影要在影院看大屏幕才过瘾 (自我批评:我为什么要听trouble的呢?咎由自取)。结果看下来我觉得整个电影只是一个概念还行,但这个概念远远不必用两个小时来阐述。I get it-- and I didn't need 2 hours to get it. 而且这电影里的女的全长一个样,俩女医生,他老婆,情人,我完全只能根据剧情来判断谁是谁。土豆一定理解我的痛苦。电影刚开始说主角是个journalist,我还对他的职业表示尊敬。接下来发现,原来是个fashion magazine的。我于是鄙夷地想:得了吧,一搞fashion的,还好意思journalist呢。就跟金球奖似的,什么记者联合会,不就是国际狗仔队嘛。(DP说,狗仔队的敬业精神是很值得尊敬的 。天才说,狗仔队说的我全信,简直就没有错报过。)

今天又看了la Môme。又是一个很不喜欢的获奖大片。女主角是个很有天赋的歌手,这个很明显,从电影里用的那些片断就能听出来。但是仅仅因为主角是个名人不表示她的一生有多精彩。没错,她有个不幸的同年,之后她的歌唱天赋被发掘成了名。她一生热爱歌唱和舞台。她爱过了一个玩拳击的有妇之夫,他来看她的时候坠机摔死了。她后来嫁了人,老公不祥。D抱怨说拍电影的人为什么老把叙事的时间颠来倒去的。我说就她这么无趣的一生再不颠倒一下时序不更没法看了?讲名人生平的电影,Frida和the Aviator 就吸引我得多。或者是他们的生活的确更精彩,或者是将故事的人更高明。这片子居然还得了最佳costume的提名,里面有啥设计啊?

幸好还有Atonement。

Wednesday, February 27, 2008

赵聪

《俞平伯与红楼梦事件》,赵聪著,香港友联出版社1955年出版。

很有意思的一本薄书。关于文革的回顾颇不少了,90年代地摊上的盗版畅销书很多便是文革题材。然后追溯到反右的回顾也渐渐多起来。不过,赵聪的这篇文章,却是我以前不大见的年代。因为“不在庐山中”,且对于大陆新政府天然的存在批评态度,他显得特别目光锐利。许多在大陆仿佛是在多年以后反省才令公众恍然大悟的东西,一看他当时的分析,则似乎在彼时就是昭然若揭的。他又在文中常常引用各人在会议中的发言,我初始还惊异,以为他有什么手段接触内部资料,一看文献才知都是当时公开发表的。

另,曾经问过moppet,周汝昌是老来糊涂还是一贯糊涂。赵聪的书里说,
余平伯的助理王佩璋写了一篇《新版红楼梦校评》,提到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我一看,照他的意思,周汝昌不是老了才糊涂的,早在53年就乱来了。据说当时他为了推翻胡适的考证,故意标新立异,搞出很多错误。作家出版社53年的新版红楼采用了周的说法,导致很多错误。周年青时候的原著我并不曾读过,他老来的胡言乱语倒是看见很多,所以不免把他看轻了。现在又有了贬他的旁证,更懒得去看他了。等我老来闲了,再看他年青时的见解可有可取之处吧。又或者,我也老糊涂了地与他大有共鸣呢。

另外,我长期以来以为大陆建国后出的第一套红楼梦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不知道原来还有作家出版社这一出。有趣的是,我在网上查赵聪的时候,偏巧又看见这个

作家出版社在1953年建社初期,最早出版的图书中就有《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这四部古典名著。作为建国以后出版最早、也最有影响的名著之一,作家社版的这四部古典名著曾受到广大读者的肯定和欢迎,印行量巨大。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作家出版社没能继续出版这四部古典名著。今年是作家出版社建社50周年。从去年起,我们开始了重新出版四部古典名著普及本的工作。在众多专家、学者的积极支持和亲自参与下,我们从繁多的版本中,选择了最能体现四部古典名著精髓的版本,精心校注,使这四部书终于得以重新出版,以此献给50年来一直支持作家出版社的广大读者。 作家出版社 2003年8月


其实“种种原因”,关于《红楼梦》的,照赵聪的说法,大概包括这个版本纰漏很多吧。不知道最后作家出版社选出来的红楼梦版本是哪一版?

Thursday, February 14, 2008

头文字D





Wednesday, January 30, 2008

冷天

新闻关键词

冷的 肯尼亚 埃及和加沙 中国雪灾 Heath Ledger 死了
暖的 绿丝带

跟新闻不相干的评论: trouble 认为Ledger很帅。我跟她的审美观真是不一样。另,原来他的名字是跟着呼啸山庄里面的Heathcliff取的。为什么跟这么压抑的角色取名呢?

另外,天气暴冷大家就开始质疑全球变暖的趋势。同事说全球变暖的效果除了平均气温升高以外,还有波动变大。

Thursday, January 24, 2008

偶遇

有网络的好处之一是很容易碰见各种人,然后可以惊叹:人和人原来这样不同啊!或者,人和人这样相似啊!

昨天google 图像的sleepy cat, 看见这只小猫,好像无穷动。猫和猫这样相似啊!

Tuesday, January 15, 2008

动物

上高速前,看见路边一棵孤单的树,上面蹲着一只鹰。



图右下角那个,象不象一个汉字?是我不大会用paint这个软件的曲线工具,试验出来的结果。还是不大会用。要写自己的大名小号是画不出来的,不过画出来的这个俨然也是一个签名。



Saturday, January 12, 2008

植物

我有一盆兰花,开了大半年。我对M说,象这样一盆花,开起来好像永远不会谢一样,每天也没有变化,叶子老是那么油绿,花老是那几朵。到底是凭借什么我当它是一盆活物,区别于塑料花纸花绢花玻璃花?我觉得,根本在于,它总有一日要谢。是死亡这个概念帮助我定义生命。当然,M对我嗤之以鼻。活的就是活的,还用你定义。

忽然在七八个月以后的一个早上,我一进办公室就闻到一股清香。四处一看,兰花谢了。我有些感动,觉得花谢得很象诗人笔下美人的死。我把落下来的花从桌子上捡起来,放回花盆里去。然后发现,已经有一片新叶在开始长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片叶子长到成叶的一半大了。我一看见这盆花就很羞愧:它怎么一点不歇着!才落了花,又拼命长叶子。其实办公室里也没有别的植物跟它比着。。。

冬天里的第一场雪摧毁了我的basil(如果我说罗勒,有几个人认识?)。我收了很多种子,立刻开始新一轮的培养。我琢磨着家里的温度怎么也有早春室外那么暖和,放在窗口也有阳光,那对它们来说还不是跟开春了一样吗?发芽还算顺利。可是接下来,这些basil小芽们就开始偷懒了。一直只有两片子叶,不长正经叶子。就算光照比较短,你就不能当你住在树荫底下吗?跟人家兰花比,你就不脸红吗?哦,你的脸还没长出来。

另外,周末看了一眼我的基金。
网站好精确啊,显示它涨了这个百分比:
4.000000000087311 E-4

Saturday, January 05, 2008

年底

新闻:
Bhutto 果然死了。她的死好像只是一个迟早的事。一直有人想杀,最后杀成功了。据说苏格兰场介入调查。苏格兰场这个名字听着就特别肃杀。

msn messenger 的新闻滚动条里是”cheating husband outed on Chinese Olympic TV"

obama同学赢了iowa。虽然我也喜欢看到有女美国总统,虽然据说obama同学要把工薪阶层都当有钱人来搜刮,我还是觉得目前来看他的观点比较有逻辑性。反正我也投不上票,就当看球赛吧。他赢了我还蛮高兴的。

大哥买了一个wii给我。最喜欢玩拳击了。每次它都给我一个技术水平比我高的对手,不过总被我打趴下。跟姑妈说:他打了我我也不痛!我打他就很爽,而且打多狠也不用内疚。姑妈说,我觉得还是应该让你痛。

关掉了netflix。netflix很委屈地请我做调查,问为什么要关。他们列了很多理由,可是,“以上都不是”。是不是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可以把某个问题的可能答案穷举出来,想不到还有意料之外?设计这个调查的人或者是个幸运的人吧,生活或者没有给过他"机关算尽也算不到"的那种打击。

去年在netflix看过的一些电影:
another country 同志电影,不记得好不好看
Wilde 电影一般,不过我喜欢王尔德(缺点很明显的天才,而且并不是天才得跟凡人很隔阂)。Jude Law在里面是个年青的花瓶。
Kinsey 很装酷。
Maurice 又是同志电影。有帅哥。
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 忘记是谁推荐的了,也忘记为什么不喜欢了,反正我只给了一颗星。好像是因为没有0颗星的选择。
The Ring. 美国版的午夜凶铃。大家都看过吧。看过日版的都说更恐怖,不过我懒得看字幕。
The devil wears prada 还好,在这个电影之前我已经听说了Prada这个牌子。比土豆那个听成了the devil wears product 的朋友强一些。就是觉得Meryl Streep越老越漂亮。至于女主角,本来就漂亮,是不是时髦好像也没多大区别。没有丑小鸭变天鹅的感觉。
My own private idaho . 算同志电影吗?有帅哥。
Isabella 因为喜欢买凶拍人才借的。完全忘记讲的是啥。不喜欢。
Full metal jacket 很喜欢。特别喜欢前面半截训练的内容。
The shining。 Jack Nicholson 那个。盛名之下。嗯,还行。Stephen king 觉得不好,自己又导了一个,不过观众不鸟他。
July Rhapsody. 男人四十。这个拍得不错。还是中文片子,能看见一些小细节。大哥以前提到过。
Impromptu. 还行。旧爱演的肖邦。
风月。原来陈凯歌早就在乱来了啊。
chocolat 可爱的童话。女主角是瓜的最爱。
bowling for columbine。没啥可说的。
death of a president 因为是意淫现任美总统被刺,我很期待。忘记是否喜欢。
volver。很好看。都说导演牛在能把花瓶的演技发掘出来。花瓶发挥的确不错,不过除了在这个电影里,我还是不喜欢该花瓶。一看见她在电视广告里就必须换台。
To kill a mockingbird. 这么有名的小说啊。忘记讲啥了。当时自己给了一颗星。估计又是因为不能给0 。
Monty Python and the Holy Grail 笑死了。
monty pythons life of brian 好玩。调侃宗教的片子么,我难免觉得好玩。
Run lola run. 因为被人说太多,噱头都了解了,只觉得一般。如果完全不知道的情形下看也许还是会惊艳的。
The holiday 帅男美女的可爱feel good 电影。
十七岁的单车。太残酷。绝对不是feel good movie.
The lives of others. 很好。男主角让人联想kevin spacey。这一点trouble有同感。
Glengarry Glen Ross. 这个如果看话剧肯定更棒。即使电影也很经典。还是最爱kevin spacey. Al pacino我也喜欢,不过他总是演来演去让你无法忘记他是al pacino. Kevin spacey 就能让我忘记他自己。他演谁便是谁。
The shipping news。很好看的没啥了不得情节的片子。 又是kevin spacey。女演员们也不错。
巴尔扎克和中国小裁缝。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true confessions 又是耍酷的电影,没太看明白。
25th hour 一个怪异的片子。从一个人的角度出发去讲故事,即使只是陈述事件,不煽情,你也比较容易同情他。在这个电影里是这样,虽然他是个毒品贩子。当然,也可能因为他是edward norton 演的。不过这招对我并不总灵,有的片子我就无论如何不能同情主角。
Au Revoir Les Enfants (1987) 法国片子,怎么说呢?就是典型法国片子。

Army of shadows 没觉得好看。
love and death 是谁说的来着?“看woody allen的电影,没有比这更蠢的事儿了”:) 有几个人都是从20 岁就提前是50岁的长相,于是他们30年都不再衰老。一个是woody allen,一个是jack Nickalson。Diane Keaton 很好,看了这个片子才觉得原来她年青时候也漂亮过。以前一直觉得她要老了才美。
Stardust memories 。很boring。
husbands and wives. 还成。
once。 歌还行,电影就不咋的。就是一个特长的music video. 很不喜欢女主人公。都当妈的人了,怎么那么不讲理啊。幸好男主角脾气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