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5, 2008

再见加州

在vegas转机的时候,还是那个偏僻的登机口。还是只有那两家快餐店,比来比去,好像选总统一样的无奈,然而肚子饿,终究得选一家。可是我死活想不起来上一次是去哪里,为什么也在vegas转机呢?我隐约还记得当时给妈妈打了电话,还说把兜里的零钱全拿去赌了。

加州还是阳光灿烂。伯克利山上异花异草让我流连,尤其是艳黄的加州罂粟。那样绸缎一样的花瓣啊,我真想变成小虫子裹一瓣在身上。天才总提醒我看海湾的风景,我说我眼界窄,偏爱眼前的花草。一枝花伸到窗前对我也是景,不必看见金门桥。可是到底不能让天才失望,所以还是跟海湾留了张影。后来看照片,天才喜欢的都是我东张西望的样子,说自然。凡正脸笑容可掬的都有些生硬。

离开加州这么多年了,我总说爱它,却似乎因为离得太久,不敢思量回去了。好像其他很多的梦,宁可留它在云端,只怕一抓就破了。

大牛主动跟我们谈政治。无非是老生常谈。我总结说,这个事情,说到底,too many people with strong priors, and so little data. 针对同样的数据,我向来不介意大家得出什么结论。只不过,连数据都没法统一的时候,还分析什么呢?

在天才家,一些彼此久仰了的人终于会了面。饭毕打牌。我好像是三年没打过拖拉机了。老牌手mike对我们很不满:一群学统计的你们怎么全都不记牌?不记牌怎么算条件概率?无奈他面对的是一群连“朋友”都记不清的糊涂虫,没过两手就要又重新划清阵营的:等等,谁跟我是一家来着?mike打牌以德服人,碰到悔牌的诱惑十分踌躇。Andy劝他,“算啦,没什么的,损失”--我们都以为他说损失一对大猫不值什么,结果他说,“损失一点牌德不值什么的!”。在舆论的哄笑声中,mike同学坚守了牌德。

吃了很多好东西。两种葡萄,一种类似玫瑰香。木瓜,芒果,西瓜,菠萝。这些也不是这边没有,自己老是想不起来吃。还有天才和LD合作的馅饼。这个是绝活。

Thursday, April 17, 2008

宣传无影


(谢谢wave的link)

这期国家地理力挺中国啊,啥时候中宣部能有这水准?

最无形的宣传还有
Ethnicity and Language Quiz
里面提到众多问题,貌似文化介绍无关时政,其实个个问题都在解释:譬如说语言的多样性,民族的多样性,少数民族统治的众朝代,少数民族政策,和藏族杂居的夏尔巴人,苗族对外来农业的吸收(种植土豆玉米等)的同时保持自己的文化。。。
而且连archive的2002年的旧文都用上来介绍西藏的变化了。这个印刷版没有。
不过,搞笑的是,居然说中国国歌是文言文的。

Monday, April 14, 2008

本来挺严肃的话题

看到这个我终于笑了

因为gmail里面学生们在讨论西藏问题,google的广告对我招手说:download Dalai Lama ringtone here

本来还想听听这ringtone咋回事呢,那网上太慢了死了。有没有听过的说说这ringtone唱啥?

Thursday, April 10, 2008

孩子们在荡着秋千的夏天

刚开始看见电视广告的时候都没听出来是什么,D问我是唱的中文吧?我才仔细听了好几遍。以为是陈绮贞,其实是一个叫曹芳的新人。


整首歌在这里可以听,广告里用的是一个小尾巴。

Tuesday, April 08, 2008

能屈能伸



小午能曲,阿美能伸


最近的时政老让我想起据说是海飞兹说的这句话

"No matter what side of the argument you are on, you always find people on your side that you wish were on the other."


阿美对留言的回复:我太什么了?太没脸了?给你个有脸的瞧瞧



土豆:让你家领导看看我种的这花是不是比扶桑还不知羞耻呢?




本来应该是这样开的。上面那朵,简直太赤裸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