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3, 2008

回国的芝麻和其它闲话

又胃痛了。不吃又饿得痛,吃了又堵得痛。
从国内回来以后,觉得生活水平落差极大。
鲁迅说,中国人的历史,一直在做奴隶和欲做奴隶而不得中振荡。我现在的生活,就在饥饿,和对下一次饥饿的恐慌中振荡。做一只快乐的猪也好啊,现在是一只痛苦的猪,只关心吃和睡,而且十分痛苦。所有想到的好吃的东西,统统在G城。我还以为我爱吃意大利葡萄牙泰国印度菜了呢!骗谁呢,一生病就原形毕露了。

=======================
姑妈把我摁床上说,早点睡。我耍赖:看两页书催眠吧。姑妈指着书架问,要哪本。我没带眼镜,看不见有些啥书,就说:你只把那鲁迅全集随便抽一本给我就得。书扔过来,我一看:“苦闷的象征,这个是翻译的,我不看他翻译。换一本嘛”。姑妈又扔过来一本。“妈!你怎么这会挑,这本是日记!”姑妈不满地说,你说随便抽一本的!

玛丽安在街上走,被发了一张减肥广告。虽然她不认得中文,但是那些对照照片是放之四海都明摆着的意思。她委屈地把传单给我,说,太不委婉了吧? 姑妈一看也乐了:伤自尊了,太伤自尊了。

看了李安的十年一觉电影梦。李安说,所有聪明女人,或自认聪明的女人,都特别认同Emma Thompson. 想起王朔说,中国知识分子都以为自己跟鲁迅是一边儿的。

巫说在看牡丹亭,啊呀,古人居然这么开放,才见面就上床了,虽然是做梦。我说,古时候早婚,而且都是父母之命,之前并没有恋爱过的,大多数夫妻,可不是一见面就上床的吗?

Water。印度片子。之前wave说好看才留意的。好看指数也还行,不过后面的情节有些幼稚简单。跟印度同事提起,他很不喜欢这个电影,好像跟很多中国人不喜欢张艺谋老是翻裹脚布来拍一样。

在北京逛书店,也买不出什么来。捡了两本白先勇的小说,后来troub看见封面还说以为是白先生。估计她就不知道白先勇这人吧。文字还好,跟以前看过几个短篇的印象相符。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附上作者的照片呢?看见这个在文字上风流倜傥的小白,仍然要南水北调一样的把鬓发拉过来遮盖头顶,我就惋惜地叹气。我不介意秃顶的男人,我只介意男人不能坦然地秃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