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2, 2008

一个拉风的人

最近被劝戒网,搬了些纸板书回来看。

王尔德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人,虽然说不清楚为什么喜欢他。以前除了只言片语和传闻轶事,只看过他的happy prince等童话 和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偏偏这两者并不那么契合他巧舌如簧的喜剧形象,这样的多面大概算是一个喜欢他的原因?两年以前第一次听说拉风这个词,还让DP给我科普了一下。现在想起来,王尔德这个人,当年,一定是很拉风的。虽然后来入狱只有放风了。看过一个同名电影,jude law演美少年bosie。电影也还不错。

在我看,他不用说是有天才的,可爱的是这天才不是遥不可及。他的天才仿佛恰好比常人高一点,让你能欣赏又没有压力,最有亲近感。他说俏皮话不隐晦,大概当时的剧作还是要观众的。看Lady Windermere's Fan时,想起来RG同学多年以前提过余光中的译本《温夫人的扇子》多么有趣,就诂了一下,居然就一下找到。原来爱灌水的同学都似乎跟皇帝有“起居注”一样,说过什么网络上难免留底。看过RG引用的几个例子,发现余光中果然译得有趣。结果在看 an ideal husband的时候,往往忍不住想,这里余光中会怎么译呢?

提起RG来,想起另一个网上的孩子叫凹凸天空的。我对他不熟,但很喜欢看他的贴子,而且看过不多的里面,刚好有两次提到王尔德。诂苟出来在此:
从王尔德的狂妄说起
杨过和作家

有趣的是在后一篇里提到的昆德拉,恰好也是我特别喜欢的。对于非武侠类的小说,尤其出国后基本只能搞到英文版,能够引人入胜的--让我看几页开头就想接着看的,首选就是他。凹凸天空同学说看不下去歌德,却能够看崇拜歌德的迪伦马特。我热爱昆德拉,却怎么也看不动昆德拉推崇的卡夫卡,也是一回事吧。不过,等没有昆德拉可看了的年月,我是不是应该试试英文版的卡夫卡呢?也许对卡夫卡的偏见,应该归罪于格格巫那些小字号的中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