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9, 2008

散步

外面有点阳光,诱惑我出去走走,虽然我知道其实还是冷的。不过想到要换下舒服的睡衣我就犹豫了。在G城经常都有人穿睡衣在外面散步甚至买菜的,大家并不以为失礼。唉,美国这么土的地方,却其实框框很多。 怎么办呢?难道也学英国淑女,挽起手来在屋子里散步?小午瞥了我一眼,她都觉得我有病。

在王府井逛街的时候玛丽安看见穿开裆裤的小孩露着屁股,觉得十分惊诧。我告诉他,中国人到了美国看见三岁的孩子还戴着纸尿布到处跑也惊诧,很替他们觉得丢脸的呢。

Friday, November 28, 2008

琐碎

一两年前说过,看双方的回忆录,不免感慨:
特例独行如李敖,风华绝代如胡茵梦,说起彼此种种,亦不过如bbs上family板的怨偶琐碎。然而名人终究也是吃一样饭饮一样水的,烦恼并不总是国家民族或文化。所以,倒或者无需讶异。

我也记得moppet蛮喜欢杨绛的书。可我不喜欢她的文字,因为《干校六记》和《洗澡》对我来说都乏味而矫情。后来偶然看到《我们仨》的片断,还有好八卦的记者节选的关于她记述与邻居纷争的文字。单看她一面之词我便从不喜欢她文字到更不喜欢她人了。看她写起琐事细节,不也是让人想起bbs上的坑么。有些事,不足为我等外人道,就不必公开发表了么。或者,是因为她没有闺蜜?她那样的性格,或者是没有。当然,她发表是她的自由,我在blog里感叹是我的自由。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魏晋风度及药与酒之关系

鲁迅这篇文章,大概是魏晋这个领域里引用度最高的了吧。我看过所有沾边的书和文章,没有不引用到它的。

这里面提到的药,即五石散(寒食散),“大概是五样药:石钟乳,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另外怕还配点别样的药。但现在也不必细细研究它,我想各位都是不想吃它的。"

我自然也是不想吃它的,这五味石头,没一个听起来是有滋味的。

不过最近夜里腿老抽筋,这个西医认为最常见的原因就是缺钙。其实我消耗的牛奶和奶酪的量都不算少,但是既然缺钙是常见原因,补钙又这么容易,姑且补补看吧。同事曾送给我一盒补钙奶糖,味道不十分好,我一直没大吃。今天从架子上拿下来看了看说明,每粒就补50%的日需求。我不禁对这奶糖肃然起敬(一下子剥了两粒在嘴里),果然比牛奶的钙多啊!牛奶一杯一般才只有30%。可是接下来我一看,这奶糖里的钙是 as Calcium Carbonate. 吓!这是洋文,我们也是懂的。介不就是碳酸钙嘛,碳酸钙不就是石灰石嘛,绕了半天,没让我吃五石散,给我下了单石散啊!怪不得奶糖的味道不好,掺了石灰石的奶糖能好吃么。

用石灰石补钙啊?我还真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了。以前吃的钙都是氨基酸螯合钙,听着就觉得讨细胞喜欢,洋文叫做bioavailable. 这石灰石能吸收吗?小事不决问wiki:wiki倒是说了给下单石散是常见补钙手段,但是只有一篇2005年的引证说碳酸钙是有生物利用度的。

不wiki还好,一wiki我嘴里的奶糖就有些处境尴尬了。成人每日建议量是1000毫克(两粒奶糖),可是过量摄入(过了1500mg)就可能有毒。考虑到我的牛奶和橙汁都是加钙加维D的,考虑到我爱吃绿叶子菜,时不时吃奶酪,这不是很容易就超标了吗!

超标的结果是什么呢?milk-alkali syndrome (乳-碱综合征)。症状呢?正好包括厌食和心理精神的变化,譬如altered mental status。这精神状态如何改变呢?包括思维,反应,和对环境认知的受损,暴躁,产生幻觉,糊糊涂涂--不就是鲁迅提到的,皇甫谧所描述的,

药性一发,稍不留心,即会丧命,至少也会受非常的苦痛,或要发狂;本来聪明的人,因此也会变成痴呆。所以非深知药性,会解救,而且家里的人多深知药性不可。晋朝人多是脾气很坏,高
傲,发狂,性暴如火的,大约便是服药的缘故。比方有苍蝇扰他,竟至拔剑追赶;就是说话,也要胡胡涂涂地才好,有时简直是近于发疯



原来五石散里面只要一位药就差不多有这些效果了。我还得掂量掂量,不要一不小心,补钙补成名士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