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9, 2008

大雪

窗外有大雪。胸口有一只大猫,脚边有一只小猫。茶几上有饼干,橙汁和奶酪。


一片低迷的经济新闻里,我们至少还有令人快乐的政治新闻。先有Illinois州长卖官被捕,接着布什身手敏捷躲避暗器。广播新闻里说,布什卸任前的最后一次伊拉克之旅,被世人记住的将只有这两只鞋。我不免想起笑忘录的开头,从Clementis头上转到Gottwald头上的皮帽子。在clementis被判叛国而绞死后,开国大典的官方照片里一律抹去了他的影像,剩下的只是那个帽子。在诂苟图像里输入clementis,在第一页紫色的花朵从中,排第三的就是笑忘录中提到的这张照片。
其实我没看明白,图上抹去的俩人不时都戴着帽子吗?照昆德拉的说法,Clementis是从自己头上摘下帽子戴在了Gottwald头上。难道他本来戴着两层帽子?
至于人民喜爱的布什总统,啊,他留下了多少回忆。人民搞笑的智慧在数码年代传播更块,各式各样的网络游戏都冒出来让你体会一下拍他的乐趣。

Tuesday, December 02, 2008

感恩节

午小白在地上玩他的玩具老鼠,我在床上写讲义。他忽然抛开老鼠,跳到我胸口来,呼噜呼噜了几秒钟,转身又跑去追老鼠。一只猫咪要让你开心就是这么容易。

过节的时候troub同学带来大把黄玫瑰,问我懂不懂花语。我说不,以为她选黄玫瑰有什么深意。结果她说,不懂就好,因为我们也不懂。

次日我邀请自己去troub家过节。troub做了煎带子,烤肉串和水煮鱼。

十几年没有音讯的老朋友安十月里心血来潮诂苟我,打了电话到办公室来。惊喜的发现原来她就在不到两小时车程内。安是性情中人,而且早年就热爱旅行,足迹遍布全国。她的网站在这里(假日自助里是照片,中文随笔里有游记)。可惜的是我最近不大开车出门了,所以一直没跟安会上师。终于,感恩节后一天,安抽到空,带着半成品的水煮肉片,壁炉柴火里烤的红薯,和成品烤苹果甜点来看我了。在家门外,她的绿甲克虫和我的红迷你车面面相觑,俩小车互相瞪着大眼,场面十分喜剧。在家里完成了水煮肉片,味道非常正宗。可惜的是,难得我攒有零食,安什么也不吃。我说你这么瘦--比十年前还苗条些,怕什么?她说我苗条就是因为我控制啊!最后只好白聊天。安的到访算是有朋自远方来吗?--地方上不算,可是时间轴上,那可是十多年以前了,够远。她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实在要说,大概就是瘦了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