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我真无聊

众宝宝的爸妈们都不更新blog,搞得我吃饭只能看bbs了。
点开一个新闻,看了两句,大乐:

“一副扑克在郑太顺的手里非常听话,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他在一副洗乱的扑克中,随意抽了十三张,翻过来一看,结果是从A到K完整的一副同花顺。”这还不算奇妙呢,奇妙的是“再将剩余的扑克翻过来一看,里面已经没有了他抽出来的牌了。”

是哪年的世界杯来着,也出现类似的巧合哦,总进球数和失球数恰好是一样的!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在图书馆借了一本王国维传。在豆瓣上查,发现至少有三本传,

陈鸿祥 / 2004-11 / 人民出版社 /
窦忠如 / 2007-8-1 / 百花文艺出版社
陈铭 / 2005-3-10 / 杭州出版社

我一直好奇,像这种同一个主题已经出过的,在出版社立项的时候是怎么决定还要再出一个版本的?作者如何说服出版社他的转比前一本好?同样的问题,以前的译著上也有过。有的书,已经有名家翻译过,再立项的时候,译者如何说服出版社有此必要,而且自己能够译得比以前好?譬如飘,一个版本是傅东华(多家出版社),此外还有戴侃,李野光,庄绎传(外国文学出版社),李美华(译林出版社),简宗(长春出版社),李尧 / 郇忠(经济日报出版社),贾文浩(北京燕山出版社),田德新(世界图书出版公司),赵志雄( 广西民族出版社)...。这只是豆瓣上面的部分资料。按说,你要认为别人的翻译不够好,至少要看过原文和译文吧?已经有好几个译文版在的时候,那就得看过原文和已有的各种译文,才知道别人做的都不够好,有必要再译一遍-- 再好看的书,谁收得了看好几个不好的译本???我真不理解了。

八普

谁能给我八普(造词法参照科普)一下老虎伍兹的车祸八卦到底怎么回事啊?又没这个耐心看八卦,听见新闻里说又好奇了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天下乌鸦一般黑

bureaucracy,不论姓资还是姓社,都是一样的让人火起,然而又拿它没脾气。因为它永远是一个庞大的机构,互相牵制,又永远推诿责任,常常是嵌在其中的螺丝钉们也并不真的明白到底谁管什么。

今天偶然看了一眼车牌,发现贴子11月就过期了。可是我并没有收到注册通知-- 即使寄到旧地址去了邮局也应该给我转的。上网去看,说可以网上续,但必须续注册的通知。打电话去问,则说我的地址并没有更新。我说几个月前就在网上下载了更新表给你们寄过去了。答曰:我们早已没人手处理这样的表格。怒问:何以还在网上误导大家可以这样更新呢?答曰:亦无人手更新网页。!!!!!

更新: 但政府永远有人手创收。就在我发现注册过期的当天,surely enough,警察也发现了。并且毫不留情地罚了我85 块钱。而且,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另一点,就是当他们搜刮你的时候,会表明“本来我还可以更黑的(照章办事的话你的车要拖走)”,于是你一面被压迫一面还要表示感激涕零。

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横看成岭侧成峰

认识一个人真是要机缘巧合。恰好先看见好的地方,缺点也就容忍了。恰好先看见缺点,偏见在先,连优点也没兴致去看。最近在网上发现一个孩子,我觉得是个难得的温良恭俭让的好孩子,肯扎实说话做事,不像一般小孩一样咄咄逼人,满是暴戾之气。不料推荐给朋友,她却说这孩子实在狂妄,哪里平实?我们俩都不认识他,没有先入而主的好感或恶感,完全是从文字看来。当然,我们的阅读顺序不同。果然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啊!我又想起杨绛来。我看她觉得洋溢着小家子气,moppet却看见一个大家闺秀-- 这自然和我们的品味有关,但或许和我们最先接触的文字也有关系。今天正好看见有人写了一篇《傅雷之死》,提到杨绛的《忆傅雷》,文中只摘录几句。我想诂来看看全文。我虽然不大待见杨绛,但看了《傅雷之死》摘录的杨绛,还是不大相信。诂来原文,发现的确字字都有出处,只是杨绛全不是引用者暗示的种种意思。我倒觉得《忆傅雷》写得蛮好。

诂苟的结果还有一点好笑,大量的考题问《忆傅雷》的作者--就算杨绛这篇《忆傅雷》很有名了吧,难不成他的其他老友不能也写一篇叫《忆傅雷》的?

Monday, November 23, 2009

清理旧blog:delivery

我对于packaging/delivery/presentation 一贯不够appreciate。

先是在早年戈尔竞选总统的时候,我特别诧异地问旁人:为什么说他不是个好的演说家?他说的风格多好,不煽情,说什么都摆事实讲道理。结果,我自然被嘲笑了:不会煽情你还竞选个头啊!现在好么,这个总统会煽,从来都是浩浩荡荡的排比句。搞半天他们不是选leader,是选cheerleader呀。

twin最喜欢的相声演员是Bill Maher。后来他被封杀转到HBO去了,看他的节目也就不那么容易。我跟twin说我看transcript,一样的。twin说那还有什么意思!对我来说还真是一样。我一边看一边脑子里响的都是他自己的声音。反正我看笑话,都是看立意,谁来说区别并不大。所以我对传统相声不大欣赏得了。包袱我都知道了,你抖得再花哨也没用。Conan讲笑话的时候也还不错,但他浪费太多时间在无聊的动作上。做做鬼脸啊,装个木偶啊,跳上桌子再跳下来啊。。。完全没内容,有这功夫可以讲好几个笑话了。他的show就跟注水猪肉似的。

HY说她卖房子的时候还去买装饰画来打扮屋子,我也十分惊讶。谁看这个?难道人家搬进来不打算自己装饰吗?我去看房子的时候,都自动删除别人的家具和饰物,看到的就是个空房子,想象自己能怎么用。但按房地产经纪的说法,多数买家也不像我这样。装饰得好的房子真的会容易卖掉。

因为接受起来我不讲究delivery,结果在反馈上我自己的delivery也比较差。譬如看见一很好笑的笑话,我不见得大笑出声来。就是心里觉得这个很妙,嘴角都不一定动。讲笑话的人经常以为我没听懂。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09

错愕

坐在一个礼堂里听报告。报告完毕有人提问。忽然觉得坐在这里是一件很错愕的事,叫我想起Billy Pilgrim。好吧,土豆,终于Vonnegut也有我relate to的时候了。

土豆,你觉不觉得,slaughter house 5和 stories of your life说的其实是一回事呢?

宝宝被我弄糊涂了

因为成天跟她说“dreamy阿姨”“小白哥哥”,现在她看见小午就拼命喊“阿姨(听起来基本是ah-dyi) ” 不知道啥时候她会明白阿姨不是专指小午,而且除了Betsy阿姨,其他的阿姨基本上长得跟小午很不一样。

可是还是不会叫妈。

Sunday, November 15, 2009

清理旧blog: 树和秘密(04/28/07)

花样年华里面,梁朝伟对着树洞倾诉的镜头已经成了经典桥段。这个倾诉的手段当然不是王家卫发明的。好几个国家都有一个类似的童话,说一个长了驴耳朵的国王不断处死他的理发师,杀到最后一个没办法,只好逼他发誓保守秘密。理发师不敢与人言,可是秘密藏在胸中憋得难受(可见八卦之心是多么难以遏制),只好在地上挖了个洞,尽吐心事,并插柳枝为记。柳枝长成大树,牧童经过,做了柳笛来吹,不料吹出国王的秘密。这个故事还可追希腊神话,诂到有详尽脉络于此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很多道理。譬如八卦是人之天性,所以理发师对杀头的恐惧抵挡不住分享秘密的冲动。
又譬如沉默的未必是因为口风紧,不过是表达能力差。松涛很诗意吗?可能只是没有柳笛唱得明了,说不定也都是流言蜚语,我们听不懂罢了。

其实秘密哪里是说给树就放下了的。悟空斗鹿力大仙的时候,对方有头砍了可以安回去,悟空变成个恶犬刁了头跑掉,这大仙就死翘翘了。悟空的头可不用安回去,他是砍掉一个长一个,instant endless replacement. 把秘密说给一个树洞,好像砍掉一个悟空的头,心里哪里就放下了?

古时候很多故事我都不懂。很多故事都有把当事人弄成哑巴,可是难道会写字的人那么少吗?御医不小心捅破皇帝的秘密,就下个方子,咬下自己的舌头作药引。皇帝会因此就相信他吗?变成哑巴还是可以传谣的嘛。

中学时候的密友三人比酷,说挖坑种柳树以外的安全泄密方式。就记得冰的提案是,通通写出来,把纸烧成灰,冲水喝掉。Beeblebrox,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里面的宇宙总统,干脆把自己的大脑锁住一部分。

==================== 分割线 ==================
当时还想说什么没说完?
近日在网上见有人提起,新的处置秘密的方式是把它匿名公开

Wednesday, November 04, 2009

太美了

昨天下班忘记把奶带到托儿所去,幸好今天不忙,可以抽空去送奶。刚才宝宝给我飞了好几个吻,哈哈哈哈
我得~~儿意地笑 (又想起QQ了,这歌当年数她爱唱)

另外,上周五回家前宝宝跟一个老师挥手再见了。

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wishlist

此列长期有效,直到满足:)

都不容易弄到,不然还用求人么。

VSOP (vienna symphonic orchestra project) 的 symphonic rock album 。这张自从丢了,就长据我最爱CD榜首了。一直找不到可靠的地方买。我也忘了最初是哪淘来的了。


一棵银杏树苗 (或数棵?考虑到我种树成活率<1)

一棵腊梅树苗 (或数棵?考虑到我种树成活率<1)

各色 太阳花/死不了/半枝莲/moss rose/Portulaca grandiflora)花种 (都是一个东西)

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午饭

中午去吃泰国菜自助餐。拿起盘子的时候想到自己刚刚洗了牙回来,打磨得锃亮,立马去吃自助餐,感觉好像擦亮了武器上战场一样。

Friday, October 23, 2009

好天气

把妞儿放进车座里后,立刻拍拍手,然后再扣安全带,她就比较高兴。

一路上树叶都很漂亮。

昨天傍晚甚至还有晚霞。阳光从下面照到云的底面。神是一个孩子气的艺术家,兴致来了就在天幕上作画。有时候小心翼翼,有时候乱涂一气 -- 反正每天都可以画新的,真爽。

我也不知道,做宝宝的超级粉丝,和做姑妈的超级粉丝,哪个才算是最最顶级的自恋呢?

Friday, October 09, 2009

很久没期待过电影了

http://www.lovelybones.com/
这是Tea推荐的。小演员是我很喜欢的,atonement里面那个小姑娘。文字简介里说,“the lovely bones" centers on a young girl who has been murdered and watches over her family - and her killer - from heaven. She must weigh her desire for vengenance against her desire for her family to heal. trailer当然不能太剧透,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谁是凶手。

我想到可以写另外一个悬疑剧本。假使她不知道谁是凶手,她死得很困惑,不能安心定居天国。她向上帝请假回到人间--当然,只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ghost。她可以invisible地观察倾听所有人。她看见他们在在她葬礼上的种种表现。她看见警察盘问他们。她看见他们在夜里安睡或者辗转。她看见他们或者哭泣,或者遗忘。她寻找种种线索 --- 也许会有线索,甚至证据指向她生前信赖的人,她爱的人。或者是亲人,或者是朋友。她会相信日渐积累的证据吗?毕竟,上帝并没有给她时间机器去看到底谁杀了她。但是证据的确在积累。要多少证据才能够撼动她对爱的信任呢?作为电影观众的我们,又会怎样摇摆呢?我们猜测的凶手又会是谁?我们或者会更倾向于相信证据吧。

想到这里,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我是她,我生命中有多少人是无论多少证据堆积我都能够百分百确信ta不会害我,所谓证据确凿不过是无数小概率事件的偶然?我数了数,发现居然有好多个!我顿时觉得非常幸运。

Thursday, October 08, 2009

猫语教程1

Monday, October 05, 2009

都不怪我

狒狒知道我脾气不好,其实我自己感受不深 -- 因为其实我很少发脾气。不过,有脾气乱发伤人,有脾气不发伤身啊,还是没脾气比较好。

今天跟天才一起改东西,天才说,我都用回word了,你要不也别用latex了。我说不行,word经常不小心按个键就变了。天才说,没关系啊,不是有back吗。我说不行,就算能退回去,我也会被它弄得很烦燥。还是latex好,就算有时候要先诂苟怎么解决排版之类的问题,但是你说啥它干啥,特听话,一般不会自作聪明。word经常自己改变字体,大小,间距,等等等等,会弄得我抓狂-- 这是word的问题。但是,小小一个word就能把我弄抓狂,这是我的问题。

当然,都怪姑妈。我性急肯定是她那儿遗传的。
-----------------------------------------------
偶然听见Requiem for a dream,非常喜欢。诂苟之,作曲为Clint Mansell。他原来是一乐队主唱和吉他手,这个乐队叫pop will eat itself. 我乍一看,看成了pope will eat itself,大赞。定睛一看才发现错得离谱。当然,his holiness他老人家就算要把自个儿给吃喽,那也不应该是itself。都怪最近被狒狒弄得煮人的念头太盛。



Christmas Eve and Other Stories
~ Trans-Siberian Orchestra

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天气好的时候

中午去买饭,迎面走来一个人,衣着整洁,行色匆匆。但是他手执长柄夹子,路上看见垃圾就会停下来,夹起来送到垃圾箱里去。我大声对他说“thank you!”他非常高兴,说,是个好主意吧?感觉好像《读者文摘》。

去接宝宝的路上,迎面开过来一个mini。俩小家伙互相抛了媚眼。mini的营销商似乎在努力向苹果靠拢,老是在营造一种开同一种车的人有共同语言的感觉。我虽然很抵制这种商业推销的结党行为,还是没能拒绝其它mini driver的热情。

路口俩老头举着牌子支持医疗改革,要求支持的人摁喇叭。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俩到底支持啥,不过看他俩寂寞,就摁了三下,他们高兴地冲我挥手。想起以前有一次经过capital hill,有人在集会支持大麻合法化,举着大牌子说"HONK IF YOU LIKE WEED" 我很高兴地大声摁喇叭。坐在旁边的朋友有些惊讶地问“you like weed?" 我说“No, but I like honking".

-----------
宝宝昨天开始吃梨,没有不良反应。目前已经吃过的有 米糊,西兰花,胡萝卜,红薯,梨,蛋黄。下一个要尝试的是西葫芦,之后是四季豆。

戏剧人生

有的人真是一辈子生活在drama中啊。。迷信的说法他一定是被curse了的

昨天回家听见广播里说Polanski因为30年前的强奸案在瑞士被捕,正在引渡过程中。当事人(受害人和他)都希望了事算了,但是检察官不松手,又引发很多争议。不过,按现在法律论,强奸是公诉,也由不得受害人撤诉,总不能因为是个名导就网开一面。也有人说有黑手,当年小女孩的妈妈主动想让女孩被潜规则。其实就算如此也只能说她妈也有罪,不能就此开脱一大男人自己的责任。

他的第二个老婆原来就是被著名的MANSON FAMILY 血腥谋杀的Sharon Tate

他的第一个老婆(更正,不是老婆,只是女朋友)是金斯基,我是怎么知道她的呢?80年代的时候力士香皂的广告,哈哈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最近

礼拜一早上写blog,有没有搞错啊..终于把一个proposal赶出去了。多一眼都不想看它了。

宝宝前两个礼拜学会了拍手,但有时候喜欢一个手掌拍另一个拳头,好像古时候抱拳行礼。

学会匍匐着爬,虽然不很优雅,能移动是关键啊。只要不看着,一会儿就爬过去把唐诗三百首撕来吃了。但只要我在,她就觉得应该是我拿东西给她。

谁的贴子里引用过“人群中接电话,说什么才能显得特有钱”的几种回答。
“直升机不用来了,我骑自行车回去”
“喂,印钞厂陈书记吗?我订的钞票版面的我的头像是中分的,对……对……像《赤壁》里的周瑜,不要像诸葛亮。”
“俄罗斯那边吃紧,你要的核潜艇要晚几天交货”
那天突然想出一个抄袭Rockfeller的答案:“xx校长吗?大楼的捐款我已经让助理给你们拨过去了。。。不客气。。。只有一个条件,不要再用我的名字命名了。。。”

今天在网上又看见讨论要不要改国旗。我建议用麻将牌的红中设计。就是一个汉字,刚好又是简单几何图案。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聊斋

语言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学会的我觉得实在神奇。譬如说小午,如果她要出门,一般都站在门口看我一眼。我要是说,“不要走远!”她就在阳台上待着。要是说,“去玩儿会儿吧!”她就会走远些。昨天回家比较早,就让小白和小午出去玩儿了。小午一会儿就回来了,小白贪玩,过了半天我喊他回家,他倒是跑回门口了,就是不进门。我一看天还没黑,也没太催。结果天说黑就黑,我扯着嗓子喊了半天小白也没见个猫影子,就跟小午说,你去找找小白吧。小午就出门了。。。。又过了多半个钟头,我时时在院子里吊嗓子,终于把小白给喊回来了,可是小午又没影儿了... 快进到故事结尾,happy ending,小午迷路了,但是终于被找回来了。

我是个无神论者。不过,每次小午走丢了我都会聊斋症发作(看过“小翠”这篇吗?)。我跟D同学说,我怕小午是个猫仙,就是临时来陪一下我的。她一看好像什么都上轨道了,就可以走了,去超度他人了。D同学说,不会的,她怎么能现在离开你,还有好多工作没完成呢。我说啥工作啊?D同学说,还得修理我呢。(我沉默了几秒钟,明显被说服了。)再说了,她不会离开小白的。我说我就是怕她造出个小白来当替身,自己就撤了。D说,那不会,小白都不陪你睡觉,怎么能替小午?

Monday, August 31, 2009

生产队里养了一群那啥

宝宝洗澡的时候有个经典玩具是小黄鸭子。她一边玩儿我就一边唱“生产队里养了一群小鸭子”。。。据说生产队取消了以后这歌词先改成了“我们村里养了一群小鸭子”,后来鼓励私营了以后又改成了“我们家里养了一群小鸭子”,不过我还是觉得“生产队”好听。

后来我发现这首歌很万能。而且很有喜感。比如这个


时候我就唱“生产队里养了一只毛毛虫,。。。”当然,问题是换词儿唱歌的时候我经常笑场。

另外,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三只火鸡在我们院子上吃草。

Tuesday, August 25, 2009

胡思乱想

(twitter)
有一天,我想像年青人行走在街上,每个人的头上都漂浮着一个五彩气泡。所有即时的想法自动出现在气泡里,萤光闪闪的。有些想法特别亮,我聚焦一看,也不是啥高明东西,不过是个黄段子,转发的气泡多而已,在众多的气泡里共振。我又放眼一看大街,嗯,那些头上空空没有气泡的,是老派人士,他们还习惯用手机twitter呢。最近又开始月推,“想什么都冒在泡里,也不自己筛选一下,全是垃圾”。还有一些人,脑袋上顶着气泡,可是里面啥也没有,这些人,是不服老的老派人。每种新事物出来他们都会赶紧注册一个户头,表示与时俱进,其实他们从来不用。


(枪支管制)
有一天,肉身已经完全可以修复,记忆可以下载,还可以备份。人们不再争论是不是需要枪支管制,反正打坏了肉身最多换一个。但是并不是没有武器 -- 你仍然可以伤害一个人的情感。尤其是技术的发展,已经实现了几乎是即时传递的想法。也就是说,一句伤害人的话,不需要你写信,或拨大电话,或用任何键盘打字然后点击“发送”,只要在你脑子里出现,如果你开着“脑电波气泡”,就会即刻传递出去,甚至都没有犹豫的机会。因为这技术的即时性,实在太容易出事故伤害人了。有很多我们本来习惯隐藏的想法,不表达出来,本来并不伤害他人。但因为忘记关闭脑波气泡而导致的事故简直不计其数。所以有很多人主张,这种脑波气泡的技术不应该对全民开放,应该只有军方,航空,和交通协调部门的专业人员才能使用。当然,也有很多人坚持“气泡不伤人,人才伤人”。没有气泡,发email不能伤人吗?打电话不能伤人吗? 一句伤人的话,总是有它的渠道的。把自己的想法与世界分享,这是每个人拥有的权利,分享的速度如何并不应该是一个考量。当然,这两派的从来不能说服对方,一到大选就尤其吵得厉害。

Wednesday, August 12, 2009

香菜效应及其它

香菜是一种奇妙的香料,人们对它的态度两极分化。喜欢的人,譬如D同学,一直梦想拥有一个种满香菜的草坪。不喜欢的人,甚至设了一个网站,ihatecilantro.com。对香菜,想骑墙是不行的。

据说,这是因为,有的人无法合成香菜那种特殊香味的受体。有这个受体的人热爱香菜,忽略香菜里其它可能引起味觉的分子;而没有这个受体的人,尝到的据说是一股肥皂味。这个受体的基因还没有找到,但是不少人怀疑它跟PTC的受体有关。这个PTC,则是一个常常用来做遗传实验的化合物,有的人能尝到苦味,有的人吃不出任何味道。

我后来发现,广义上说,香菜效应简直比比皆是。譬如喜剧--前两天看见DP列她爱看的sitcom,居然有Everybody loves Raymond。这个片子,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我所无法欣赏的香菜。it practially ruined everyone in it for me, for ever. 我只要碰到,必须换台。即使这样逃避,我还是慢慢不得已认识了里面的几个主角。结果是,不光这位raymond,包括演他老婆的,他兄弟的,他爸妈的。。。。所有这些演员,以后演的任何东西我都无法忍受。他老婆后来和Fraiser演过一啥,他兄弟也演过一啥,我也都是碰见必须换台。然而这个剧毕竟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只好承认它肯定是有它的笑料的,只不过,我没那受体...

其它我没有受体的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还有Robin Williams. 除了他从来挠不痒我,我对他的名字也有意见。早年因为他我一直以为Robin是男名,直到QQ要给她家丫丫用。

因为土豆的缘故,我已经在看第三本vonnegut。现在这本是slaughter house 5. 我看了前两本之后都说不好看,土豆说我应该从这本开始。这本书很薄很小,我已经看了20来页,还没看出好来。关于把时间当作四维中并不特殊的一维,曾经存在过的并不会消失,它永恒地存在于当时,这是我一贯的看法,所以并不觉得惊讶。如果这本书看过了还不喜欢,我决定把vonnegut彻底打入冷宫。我怀疑,Vonnegut也是我的香菜。。。

======== 写了忘了发的blog ==========
google又换了门脸儿,才发现昨夜今晨是英仙座流星雨的高峰。上次跟姑爹姑妈去看还是两年前的事儿。昨晚下雨,反正看不见,所以也没啥后悔的。

昨天和宝宝趴在地上看书,她开始想爬,倒车速度倒是挺快的,不过我看她其实是想往前,所以越爬越远越着急。

爸爸种的瓜又结了三个果,不过只有乒乓球大小。

每天的新闻里都在说医改。我说我觉得不靠谱,D同学说,难道你觉得有问题他们不该do something?我说我觉得现况有问题,也不见得就支持do anything。并不是改革就一定能改好,你要是不能说服我能改好了那还不如维持现状呢。从咱们祖国大陆过来的人,都知道政府办事能多低效浪费。前天广播里还说一个过渡方案是由政府也来经营保险,不是强制,只是作为一个选项。因为,政府的保险不用赚钱,保费就低,于是可以激励其他保险公司竞争,降低保费。哈哈哈,政府不用赚钱就能降低保费吗?还是江core说得好,TSSN。

Thursday, August 06, 2009

邻居

邮递员送信时碰见D同学,问他是不W先生。又说,同一条路上还有一个W先生呢!D同学说,听起来好像姑爹的名字。我一听就来了精神,上网一诂,邻居是个开武馆的,主攻太极拳,说是师从梁守渝。武术界俺不了解,不过梁守渝据说是武术大师(grandmaster),具体级别呢,现在没有华山论剑,我就称之为CCTV级别吧,人家上过央视的么。我这位邻居只称自己是武术师傅(master)。

Wednesday, August 05, 2009

乌鸦

早上出门的时候,邻居家的树上站着几只乌鸦。我温柔地对它们说:我是好人哦。

因为,我刚刚知道,乌鸦是最认脸,记仇,爱传八卦又同仇敌忾的鸟。被马子骡夫博士逮过的乌鸦,每次看见他就会嘎嘎大骂,周围的乌鸦也就跟着恨他。乌鸦们又很喜欢串门,结果就是,如果一个人抓过乌鸦,就会被乌鸦们口口相传,最后落到千鸦所指的下场。所谓“得罪一只乌鸦,就是得罪所有乌鸦”,就是这个意思(原话是什么来着?好像是什么政治名言)。为了证明他不是害了被迫害妄想症,博士请来学生做实验。先请一个人戴上野人面具骚扰乌鸦,然后广发面具,发现乌鸦们明显喜欢叫骂带该面具的学生们。为了证明乌鸦并不是憎恶假面,作为对照的,是前副总统Dick Chaney的面具。

听到这个对照的选择,我大笑: Of course the crows don't hate him. Even when he goes bird hunting he shoots people instead.

(我虽然是上个星期才在NPR听见这个可爱的故事,诂苟的结果显示New York Times去年就登过了

Friday, July 31, 2009

清理旧blog:我所不明白的一些事。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多人都觉得伪君子更糟糕。好像伪君子一无是处,而真小人至少还有真。也许很多人觉得伪君子有欺骗性,以至于伤害你时出手是暗箭,而真小人你就早有提防。像我这样心理阴暗,“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摩人心”的,则不会上当。这样伪君子至少维持一个面子上的祥和。好像两包垃圾,一个是散在那里,很"真",看得见闻得见。另一个装在垃圾袋里,扎上口子。我还是选择包好的垃圾吧!

还有一则,是华歆和王朗的典故。似乎大家都觉得华歆比较高贵。可是要得救,不是还得先有王朗吗?华歆完全是假清高,虽然他持“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的信条,但如果没有王朗,他的逻辑其实是“送佛要送到西;既然我不能送到西,不如不送罢”。但如果人人都像他那样假清高,没人帮忙了。华歆这样的高贵人简直太多。其实陌生人能像王朗这样待我就足够了,不损伤你利益的时候,顺便帮个忙。没亲没故的,我凭啥指望你舍己为人啊?

只要没有王朗出现,就没机会验证后半截故事,“假如我承诺送佛,我一定会送到西”是真是假。--事实是,大家都是高贵的华歆,都怕出现个莽撞的王朗,搞得最后穿帮了下不来台。


Sunday, July 05, 2009

贺卡

我在药店等着拿药的时候,姑妈在贺卡架前给姑爹介绍美国花样繁多的产品:“你看,他们给谁都有专门的卡”,一边走姑妈一般指给姑爹看,“给老婆的,给妈妈的,给爸爸的,给爷爷奶奶的,给侄儿的,给哥哥弟弟的,给叔叔的。给谁的都有!"

"有给二奶的吗?”姑爹问。

Sunday, June 28, 2009

探亲

安请姑爹姑妈去玩,安排了一天的日程。早茶在一家装修得特像国内饭馆儿的,跟宫殿似的地方吃。然后去参观大名鼎鼎的NEB--原来他们才是一家两百多人的公司啊。这个恐怖主义分子要是有头脑,炸了他们是不是整个生物学界要被耽误好几年啊?再之后又去海滩溜达了一圈,回去小安家,连吃,带拿,带预订下一次的拿。安介绍自己工作的时候,姑妈问出的问题被普遍鉴定为有专业狗仔队水准。

宝宝很喜欢狒狒,主动要求要抱。这待遇!狒狒很想一直抱着,但是发现自己臂力大不如他哥了。

从狒狒一来,我们又复辟了马屁王朝。昨天姑爹就把小安夸了好多遍。去看airshow时,我发扬光大,对守飞机的小伙说,军方是不是专门找最帅的来做这种公关的工作啊?帅哥红着脸说,您,您太客气了...

Tuesday, June 09, 2009

没有大事也登 陆

有些重要的日子过去了,不过,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小环境里,也一样。

把netflix上还凑合的中文电影都加上了。全家一起看了荆轲刺秦王。怎么说呢?现在看来无极其实很好,按陈凯歌的标准。电影结束的时候我跟D同学说,其实陈凯歌是日本人,你知道他们向来变态的。。。大哥是对的,拍霸王别姬那会儿,他一定是脑子坏了。他脑子正常的时候一贯就是烂片的。这个片子里,名角儿还不少,赵本山大爷出来的时候我们都笑了,笑得D同学非常困惑。

在海湾边看见一只鹰飞过,爪里抓着一条鱼。可惜姑妈没戴眼镜,光看见鹰了。后来电视上出自然频道,老鹰也抓着鱼,D同学赶紧来叫姑妈。电视上什么没见过呀,说的不就是看活的嘛。

小白在后院草丛里跟一大白猫打架,打得兹哇乱叫,小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冲出去助阵。可耻的是小白居然自已落荒而逃,跑到前院的杜鹃花下面去躲起来了。简直把我的脸都丢尽了!打不赢不要紧,哪有叫了妈妈来助战,自己倒跑了的?最后小午回来的时候屁股上还被抓了一小撮毛呢。好在打赢了。第二天,小白居然还厚着脸皮要出门。

在网上看见了这个孩子,不错。有个贴子最近在网上很红,题目是小市民奇遇记,很有杰克伦敦的感觉。

隔壁的希腊同事说,他有red cliff 的碟,问我有没有听说过。Red Cliff?我的第一反应是“红岩”,想,这年头还有人拍革命片啊!呆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是“赤壁”。
=========================================================
狒 said...

SF
June 10, 2009 4:38 PM
狒 Jr. said...

BD
June 11, 2009 9:56 AM
nono said...

哇噻,这都有狒Jr.啦:)
June 11, 2009 10:55 AM
真正的,地道的狒 said...

我也才知道啊,拍案惊奇中...
June 11, 2009 3:18 PM
狒 said...

我其实应该接着说

DB

真有趣,地板跟板凳刚好反过来。给自己一嘴巴,这有什么刚好的,其它的还刚好不一样呢。
June 11, 2009 3:21 PM
nono said...

我本来以为是CD的:)
June 11, 2009 3:52 PM
nono said...

被打岔啦,本来是想要表扬D同学的,好歹别人心里是惦记着这桩事儿的,对吧.
June 11, 2009 3:57 PM
狒 said...

nono同学的留言里,"别人"似为"人家"。
June 11, 2009 7:36 PM
moppet said...

“这个孩子”挺不错的,Jack推荐的贴子真有意思!“这个孩子”好象看了很多电影,写的东西画面感也很强。
June 11, 2009 10:06 PM
学习射覆中,天资有点差 said...

这两天我一直我琢磨小环境里有哪些惊天动地的日子过去了,终于有了点眉目。也不知道对不对。是说去年五月回国的日子么?

俺不管坐的是Huston的火箭还是肯尼迪宇航中心的火箭,都用处不大。而且还很有可能准头偏差很大。:))))))
June 12, 2009 1:02 PM
nono said...

狒狒,你得到了它:)
June 12, 2009 6:38 PM
狒 said...

我中奖了?不,我没有得到它。
June 13, 2009 4:01 PM

Friday, May 29, 2009

瞎联系

1. 纸尿布-- 为什么不直接叫尿纸呢?大概因为“尿布”是一个固定词,不可拆卸重组。

想起天才她们拉练的时候,路上的小孩叫他们“女解放军叔叔”。因为对小朋友来说“解放军叔叔”也是一个捆绑词,不可拆卸重组的。“解放军阿姨”听着就不合语法啊。

2. 以前看见考证西游记作者的时候,很困惑。其实吴承恩这个名字,对大多数人来说,唯一的联系就是西游记了。有几个人记得哪朝哪代有个哪个官员叫这名字?那考证西游记作者是不是吴承恩--如果不是,是说我们把他的名字搞错(其实他叫朱悟能)了,还是说,把他的生平搞错了(其实他不是出生在某地,或没做过那个官)?但无论如何,其实我们对于“他”的认识,最根本的只是一条,就是“他”写了西游记,所以我们不可能把“他”和西游记的关系搞错的。他在历史上留下的定义就是“西游记的作者”。这和考证某首诗的作者是不是李白不一样。相反,这类似于Aldous Huxley 说,The author of the Iliad is either Homer or, if not Homer, somebody else of the same name.

3. 前不久去图书馆借书,看见一本小册子,书名叫《共匪重要人物调查》,大乐。还以为有什么分析呢,其实只是一本花名册。这算什么调查!有调查的应该是,譬如,某师政委说话不如师长管用,或某军副军长的表弟媳妇是毛主席的唐侄女儿,故势力比正军长大之类。光有名字和职务的《人物调查》,好像一份光有bibliography没有正文的literature review。

Thursday, May 28, 2009

Chinglish 和 Spanese?

从巴尔的摩回来,刚一上网,SN就从msn上问“back le"? D同学看见了说,这就是传说中的Chinglish吧!我说,那你还Spanese呢。

某次问D同学Spanish的cute怎么说,他说mono。我又问,那要说“what a cutie! so cute!"怎么说呢。D同学想了想说,“hen mono,No, tai mono". 我正要说,咦,怎么和中文这么象,D同学反应过来了“wait, that seems to be Chinese". 现在,只要D同学一取笑我英语我就说,很mono,太mono!

说回来,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我也很喜欢这英语后面加语气助词,好像能把英语软化. 语气助词仿佛给人一种商量的口气。譬如说why?,单问的时候好像质问,硬邦邦的。说why ne?就好象是好奇的语气了。日文里不知道是不是有添加语末助词的习惯,反正翻译到中文的日语小说里,大家说话都是“什么什么吧”,“什么什么呢”的,显得都很客气。G城人讲话,还往往加不止一个字的语气助词。譬如“去吧”会变成“去喽嘛",非常软和。有一次狒狒甚至畅想到,如果大家每句话后面都跟上个“也么哥”大约也是不错的。

Wednesday, May 27, 2009

The netizens' vote - 回字的四种写法

I stoped at D's desk and said,"I was composing an email and typed the word 'unfeasible',..."

"That's not a word."

"Let me finish!"

"I love you." (We agreed that was the proper way to interrupt each other.)

So I continued my story:

I was composing an email and typed the word "unfeasible". It sounded a little strange, but my spell check didn't yell at me. I backed up and changed to "infeasible", just to test the spell check. It kept its silence -- no red squiggles.

As usual I turned to google. Surely enough, 31,000 people had the same question and searched the phrase "unfeasible or infeasible". It seemed that Britons tend to think "unfeasible" is better, but "infeasible" is OK for American English.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accepts both as legitimate but says "infeasible" is "rare".

So I decided to let the netizens vote. From google, there are
--- 745,000 results for "unfeasible"
--- 1,110,000 results for "infeasible"

(Does this mean a trend of moving from unfeasible to infeasible? Or just that there are more people using AmE than BrE?)

It seemed that the netizens have chosen "infeasible". This certainly does not say that "infeasible" is more "proper", but since language is for communication, and I seem to do more communication over the net than in person (at least when I use English), I figure I will go with the mob.

Saturday, May 23, 2009

一只改造环境的猫

几周以前,姑爹很纳闷地说,小白这几天老是去咬卫生间的百叶窗,是不是牙疼啊?我也很奇怪,因为他的乳牙已经换过了。不过小白很有选择性地只咬那一个窗。

几天以后,小白已经咬断了好几根百叶窗的“叶“,百叶窗变成这个样子了:


然后,某天,我看见小白身手矫健地起跳,在矮柜顶上微一借力,拐弯从那个空洞里跳上了窗台。

原来我们偶尔拉开百叶窗和窗户透气,小白发现那个窗台外面最好看好玩。可是百叶窗一拉下来,他就没法直接跳到百叶窗后面的窗台了。于是他辛辛苦苦地咬了好几天,挖出这个洞来,这下随时可以跳上窗台趴着看风景了!

真是一只爱动脑筋的猫咪啊

来一张三个猫咪的合影吧

Wednesday, May 13, 2009

“提前生活在回忆里”

这个句子虽然是我攒的,但姑爹比我做得更到位。

到了美国以后,姑爹开始记详细的日记,内容主要是宝宝。每次宝宝有什么新表现,我们就会嚷嚷:给我们记下来啊,外公!

姑爹很勤奋,每天都记。而且,经常在今天就写上了明天的日期,然后说“昨天,。。。”--这才真的是提前生活在回忆里呢。

Tuesday, May 12, 2009

中国特色的东西要翻译出中国特色来

朋友问我民族学院怎么写,我想了5秒钟,发现我所知的关于民族的单词都不合适。这个民族学院/大学是个中国特色的东西,并不是研究民族问题的大学,跟其它中国xx(气象,电影)学院不一样。

于是我去看中央民院的主页,发现人很干脆,直接上的拼音 MINZU UNIVERSITY

也是啊!真要用个表示“民族”的字,他们一准儿要自己瞎理解,还不如干脆上这个一看就知道是中国东西的词。这玩意儿本来也只有中国有。

Friday, May 08, 2009

Best Movie from China in recent years

Please Vote for Me
纪录片。武汉市常青小学三年级一班班长选举。
候选人:
罗雷:男孩,现任班长,爸爸是警察局长
成城:男孩,妈妈是电视制片人
晓菲:女孩,单亲妈妈是小学老师

看点太多,列举就没劲了。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片子,有功夫看影评还不如干脆看了呢。Netflix可以在线看。

另外,这片子其实有点反动。不过,人家是纪录片啊,又不是摆拍来影射谁的。

Thursday, May 07, 2009

something about that last name

今天看见 Drew Peterson 一案的新闻,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两个媒体跟踪特多的谋杀案,刚好都是叫Peterson。真是个吓人的名字啊。

加州那个有名的杀了孕妇的Scott peterson

北卡那个著名的楼梯“摔死”案 Michael Peterson

Sunday, April 26, 2009

天使宝宝

有moppet的先例在,我们迟迟不敢夸宝宝是天使。

可是人家真的是啊!

日夜颠倒的时候没多少天,就学会了夜里睡长觉。中途起来吃奶,吃了倒头又睡。

吃奶也不挑,胸喂也吃,奶瓶也吃,连奶嘴都不挑。到现在都没吐过几回。偶尔吐了,自己还先笑着安慰你们:一点小事儿,看把你们急的。

经过外婆的培训,更是成为环保标兵,有时候一天才用一个纸尿布。若是你们不理小人家的呼唤,让人家尿在尿布上了,那个伤心啊。。。

唉。我人品都兑现在这儿了,还敢挑啥?

Monday, April 20, 2009

每以物喜

周五早上出门,“万里无云的蓝天上(没有)飘着朵朵白云”。而且一出门就遇到一对红衣主教!虽然是很常见的鸟,但是平常也不到我们小院子来的呀。于是一整天都很高兴。


从前语文课上讲岳阳楼记,对被天气左右心情的俗人们鄙视了一番。一看那对普通迁客骚人们的描述,顿时觉得:说的就是我呀!风和日丽了,无端就高兴,虽然撵屁股的破事一件没有少。

Saturday, April 11, 2009

房子和恋爱

最近,除了众所周知且同情的原因外,还有一个忙的理由,就是在找房子。

早先。看了某一个,比较喜欢,但是看得太少,不太拿的准,对中介的风格也不了解。我就跟LD商量,是不是不能显得急喉喉的,免得中介怂恿我们出高价?我们先晾两天,再淡淡地问问他是不是出个价,该出个什么价?LD说有理。想起sitcom里写到约会的男人,也经常在要了号码以后,要压两天才给人打电话。我就对LD说,看房子好像date。

后来对中介比较满意了。有个房子他说是我们的喜好,上市头一天就去看了,果然很中意,立刻跟他坦白,喜欢,想买。中介建议我们略砍点价。第二天,我们还没下单,已经有人抢先一步,接受喊价了。怎么能这样呢你说!要多少你给多少,这不是扰乱市场吗!其实这房子也不是十全十美,但是,既然没买成,我好几天都酸酸地想着它,跟失恋了似的。

听说那个抢着买了房子的主儿,之前有四个房子都没买成,输给了别的买家。这回急了。我们的中介建议我们还是出个价作候补吧。我有时就幻想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没交接成功,房子又落到我手上。不过我又立刻想到,那这个买主岂不是有第五个房子都没买成?他们也太可怜了。紧接着,我又发觉,我这么同情两个抢了我房子的人,我怎么这么善良啊!想到自己是这么好的一个人,我感觉失恋的痛苦好像小了点。。。 (在我感慨自己善良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想起了Seinfield和巴基斯坦饭店老板)

后来又看见一个喜欢,可惜是short sale,银行理也不理。好似在美国未成年人可以结婚,但是要父母批准。偏生父母不是亲生的,你急他不急!

今天又看见很有历史感的一个房子,走在里面觉得是在电影里,应该穿白色亚麻长裙,夜里左手执烛,右手围着挡风走上楼去睡觉。一楼起居室里该是通天花板的书架,旁边架着梯子。
想了想,觉得实在是个年青寡居的美女,虽然娶得到手,就是家庭背景差太远了,估计日子过不舒畅。

当然了,买房子其实不可能是恋爱。

是相亲。

Monday, April 06, 2009

Are odd numbers odd?奇数奇怪吗?

中文里说奇数,偏巧奇是奇怪的奇字。好似英文里说odd number,odd也是有奇怪的意思。

只是巧合吗,还是真的我们觉得奇数比较奇怪呢?难怪有大龄青年啊,剩男剩女之类的词汇,人们就是看不得落单。刚好希腊学生过来打招呼,问她希腊语里面奇数的奇有没有奇怪的意思,她说没有。改天再调查一下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和菲律宾语。

Monday, March 30, 2009

迷失的猫

小白经常蹲在后门的rug上,等着一开门就往外窜。然后它上到二楼的拐角就迷路了,匍匐在地上呜咽。房东那天又敲门说小白可怜巴巴在二楼。我解释说 he takes every opportunity to run out and too often he gets lost and whines "Meow -- where am I?? what am I doing here??" 房东深表理解地说,aren't we like that in our careers all the time?

Sunday, March 29, 2009

学鹦鹉舌

狒狒给推荐的这个,没看过的一定要看,太好看了

http://www.mitbbs.com/article/pets/31238119_3.html

(如果因为bbs当了看不了可以google 永远宝吉 看cached版本)

自打几个星期前看完这个,这只鹦鹉学会的话就出口转内销了,我们家里流行引用。

下班回家,姑妈就指着我问宝宝,“他是谁?”拿了新玩具,也不问“这是什么”,还说“他是谁?”

每天坐下吃饭,我就说,或者宝宝吃奶,姑妈替她说:好吃!我喜欢!

宝宝刚吃饱了又想要,我说没到点儿啊,姑妈就替她说“我饿呀!”

吃了没两口又打瞌睡,批评她吃奶不专心,姑妈又替她说“唉,我尽力了!”

Saturday, March 28, 2009

I hate the American metric

妈妈先开始烤两磅白面包 (1 Cup+6 TBL水) ,又告诉我她想试试我想吃的桂皮面包。我赶紧翻开菜谱,发现 桂皮面包只提供了一磅的配料(3/4 cup+ 2 TBL水), 那就是说我得算算
2(3/4 cup+ 2 TBL)-(1 Cup+6 TBL) 是多少,最好是正数!等我打开pdf recipe文件,查到换算表的时候

1 1/2 tsp = 1/2 TBL 8 TBL = 1/2 cup
3 tsp = 1 TBL 12 TBL = 3/4 cup
1/2 TBL = 1 1/2 tsp 16 TBL = 1 cup
2 TBL = 1/8 cup 3/8 cup = 1/4 cup + 2 TBL
4 TBL = 1/4 cup 5/8 cup = 1/2 cup + 2 TBL
5 TBL + 1 tsp = 1/3 cup 7/8 cup = 3/4 cup + 2 TBL

我被雷到了。为什么!!!为什么美国人就不能学学全世界的metric system!!! 本来半秒钟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如果用毫升),我只好怒吼i hate the american metric!

D 同学居然说,会做饭的都觉得这个很容易!美国人要是大小就会心算这个,怎么我的学生算
5.7*10还要计算器的?合着人家真的是跟simpson family一样,只有四个指头,不适应十进制?

And yes it is the american metric since the Britons dont even use it!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我所不明白的一些事

乖,本来的意思基本上是不乖。那它的意思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的乖的呢?

学拼音的时候背过口诀:jxq,小淘气,看见鱼眼就挖去。为什么要挖啊?
(不挖也不引起任何混淆。本来是因为这三个生母后面不跟“乌”相拼,所以省略“吁”上的两点也不会被当成“乌”,结果为什么从可以省略变成必须省略呢?不知道多数小学生考试被扣了分呀。还不如以后改成电脑拼音录入的惯例,用v来代替“吁”算了。)

怎么样跟母语不是中文的人解释,唇红齿白和红口白牙是完全不同的意思和用法?

Thursday, March 12, 2009

姑妈的话

“以后我们宝宝长大了,回忆起小时候,多苦啊!没日没夜地吃奶。到了速生期那两天,还得加班加点地吃。每吃一顿奶,还挨一顿好打 (奶妈注释:拍嗝儿)。”



吃得多,拉得也多。我说宝宝的尿布超标。姑妈说,“怎么办呢,我们宝宝得上街了。人家都是说给口饭吃吧,我们宝宝得说好心的大爷大娘们,给两毛钱买张尿布吧!”

姑妈又说,拉得多怎么不好,你们美国经济,就靠她“拉”动内需呢。

Tuesday, March 03, 2009

对联

还是在土豆的豆瓣网页,看见“迈客基”(McDonald's + Pizza Hut + Kentucky Chicken ) 的照片
想起前两天看见的一个山寨搜索引擎 “百谷虎”,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横批:山寨大王

从无弦到周润发--一个明星到另一个明星的路程

无弦的小说《那些过去的和将要到来的》 印出来了。在豆瓣网站顶了她一下,可是以前从来不用豆瓣,空有一个ID还是为了某次回土豆的贴现注册的。顶完了以后看自己的ID空洞得实在像个马甲,只好打开土豆的书单选了些看过的列上。

然后看了看土豆的朋友,发现某人新写了一个《唐朝豪放女》的影评。

想起自己居然没有看过任何一部著名的香港三级片,很惭愧,就到netflix去查了一下方令正导演,果然有一部电影。

不过,不是三级片。是“郁达夫传奇” :)

演郁达夫的,居然是发哥!

回顾了一下路线,无弦 —— 豆瓣 -- 土豆 -- vieplivee -- 唐朝豪放女 -- 方令正 -- 郁达夫传奇 -- 周润发

Friday, February 27, 2009

旧闻

零七年七月,我在blog里讲美国国旗时提到Lincoln Chafee。Chafee 一直是我很喜欢的政客,当时我感慨说,“这样好的人,退党吧,别共和了,赶紧的。也别民主,那也是一群孬种。”前日跟D同学提到Chafee,顺便又wiki了一把,才发现他果然在零七年六七月间悄没声儿地退出了共和党成为独立人士了,虽然新闻是九月才曝出。

哈哈,这下Lincoln更得我心了。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锦衣夜行盼日出

给妞儿拍了一个短video,结果转了一圈大家都不在网上,跟谁BSO去呀!急死了。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我不知不觉无可救药地为爱悲伤"

梦见回到那个现实中已经失去了的校园
这个梦我一再重返
每次我都背着一个沉重的相机,似乎这个重量可以保证照片的品质
每次我都走过不止一个季节,经过沼泽地,湖水,山坡,旷野,经过楼台,废墟,经过我在这一系列梦中认为走过千百遍的路
其实每次都是虚构,虽然并不是没有记忆可以参考
然后醒来
写在blog上
终于会有一天,不光这个梦,连记叙这个梦的文字
都一再重复

Friday, February 06, 2009

浅斟低唱

有什么歌是适合哄娃的时候唱的?不要太跌宕起伏,歌词也不要生离死别啊,失恋啊啥的,而且可以周而复始地唱?找来找去就发现黄耀明的四季歌很适合。年青时候听过的流行歌曲里发现简直就没什么合适的啊。

四季歌的歌词是林夕作的:
红日微风催幼苗
云外归鸟知春晓
哪个爱做梦,一觉醒来
床畔蝴蝶飞走了

船在桥底轻快摇
桥上风雨知多少
半唱半和一首歌谣
湖上荷花初开了

四季似歌有冷暖
来又复去争分秒
又似风车转到停不了
令你的心在跳

桥下流水赶退潮
黄叶风里轻轻跳
快快抱月睡
星星闪耀
凝望谁家偷偷笑

何地神仙把扇摇
留下霜雪知多少
蚂蚁有洞穴
家有一扇门
门外狂风呼呼叫

Tuesday, January 20, 2009

美国人民也盼来了毛主席

这个走蓝地毯简直比奥斯卡红毯还热闹啊。看见政治人物们庄严地走过,我想起电影love actually删掉的一节,Bernie‘'s cChristmas wish: that for one day, you could see people's farts.

想想看他们正面神圣的面容和身后五彩缤纷的气泡,这个效果,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