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7, 2009

旧闻

零七年七月,我在blog里讲美国国旗时提到Lincoln Chafee。Chafee 一直是我很喜欢的政客,当时我感慨说,“这样好的人,退党吧,别共和了,赶紧的。也别民主,那也是一群孬种。”前日跟D同学提到Chafee,顺便又wiki了一把,才发现他果然在零七年六七月间悄没声儿地退出了共和党成为独立人士了,虽然新闻是九月才曝出。

哈哈,这下Lincoln更得我心了。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锦衣夜行盼日出

给妞儿拍了一个短video,结果转了一圈大家都不在网上,跟谁BSO去呀!急死了。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我不知不觉无可救药地为爱悲伤"

梦见回到那个现实中已经失去了的校园
这个梦我一再重返
每次我都背着一个沉重的相机,似乎这个重量可以保证照片的品质
每次我都走过不止一个季节,经过沼泽地,湖水,山坡,旷野,经过楼台,废墟,经过我在这一系列梦中认为走过千百遍的路
其实每次都是虚构,虽然并不是没有记忆可以参考
然后醒来
写在blog上
终于会有一天,不光这个梦,连记叙这个梦的文字
都一再重复

Friday, February 06, 2009

浅斟低唱

有什么歌是适合哄娃的时候唱的?不要太跌宕起伏,歌词也不要生离死别啊,失恋啊啥的,而且可以周而复始地唱?找来找去就发现黄耀明的四季歌很适合。年青时候听过的流行歌曲里发现简直就没什么合适的啊。

四季歌的歌词是林夕作的:
红日微风催幼苗
云外归鸟知春晓
哪个爱做梦,一觉醒来
床畔蝴蝶飞走了

船在桥底轻快摇
桥上风雨知多少
半唱半和一首歌谣
湖上荷花初开了

四季似歌有冷暖
来又复去争分秒
又似风车转到停不了
令你的心在跳

桥下流水赶退潮
黄叶风里轻轻跳
快快抱月睡
星星闪耀
凝望谁家偷偷笑

何地神仙把扇摇
留下霜雪知多少
蚂蚁有洞穴
家有一扇门
门外狂风呼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