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6, 2009

天使宝宝

有moppet的先例在,我们迟迟不敢夸宝宝是天使。

可是人家真的是啊!

日夜颠倒的时候没多少天,就学会了夜里睡长觉。中途起来吃奶,吃了倒头又睡。

吃奶也不挑,胸喂也吃,奶瓶也吃,连奶嘴都不挑。到现在都没吐过几回。偶尔吐了,自己还先笑着安慰你们:一点小事儿,看把你们急的。

经过外婆的培训,更是成为环保标兵,有时候一天才用一个纸尿布。若是你们不理小人家的呼唤,让人家尿在尿布上了,那个伤心啊。。。

唉。我人品都兑现在这儿了,还敢挑啥?

Monday, April 20, 2009

每以物喜

周五早上出门,“万里无云的蓝天上(没有)飘着朵朵白云”。而且一出门就遇到一对红衣主教!虽然是很常见的鸟,但是平常也不到我们小院子来的呀。于是一整天都很高兴。


从前语文课上讲岳阳楼记,对被天气左右心情的俗人们鄙视了一番。一看那对普通迁客骚人们的描述,顿时觉得:说的就是我呀!风和日丽了,无端就高兴,虽然撵屁股的破事一件没有少。

Saturday, April 11, 2009

房子和恋爱

最近,除了众所周知且同情的原因外,还有一个忙的理由,就是在找房子。

早先。看了某一个,比较喜欢,但是看得太少,不太拿的准,对中介的风格也不了解。我就跟LD商量,是不是不能显得急喉喉的,免得中介怂恿我们出高价?我们先晾两天,再淡淡地问问他是不是出个价,该出个什么价?LD说有理。想起sitcom里写到约会的男人,也经常在要了号码以后,要压两天才给人打电话。我就对LD说,看房子好像date。

后来对中介比较满意了。有个房子他说是我们的喜好,上市头一天就去看了,果然很中意,立刻跟他坦白,喜欢,想买。中介建议我们略砍点价。第二天,我们还没下单,已经有人抢先一步,接受喊价了。怎么能这样呢你说!要多少你给多少,这不是扰乱市场吗!其实这房子也不是十全十美,但是,既然没买成,我好几天都酸酸地想着它,跟失恋了似的。

听说那个抢着买了房子的主儿,之前有四个房子都没买成,输给了别的买家。这回急了。我们的中介建议我们还是出个价作候补吧。我有时就幻想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没交接成功,房子又落到我手上。不过我又立刻想到,那这个买主岂不是有第五个房子都没买成?他们也太可怜了。紧接着,我又发觉,我这么同情两个抢了我房子的人,我怎么这么善良啊!想到自己是这么好的一个人,我感觉失恋的痛苦好像小了点。。。 (在我感慨自己善良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想起了Seinfield和巴基斯坦饭店老板)

后来又看见一个喜欢,可惜是short sale,银行理也不理。好似在美国未成年人可以结婚,但是要父母批准。偏生父母不是亲生的,你急他不急!

今天又看见很有历史感的一个房子,走在里面觉得是在电影里,应该穿白色亚麻长裙,夜里左手执烛,右手围着挡风走上楼去睡觉。一楼起居室里该是通天花板的书架,旁边架着梯子。
想了想,觉得实在是个年青寡居的美女,虽然娶得到手,就是家庭背景差太远了,估计日子过不舒畅。

当然了,买房子其实不可能是恋爱。

是相亲。

Monday, April 06, 2009

Are odd numbers odd?奇数奇怪吗?

中文里说奇数,偏巧奇是奇怪的奇字。好似英文里说odd number,odd也是有奇怪的意思。

只是巧合吗,还是真的我们觉得奇数比较奇怪呢?难怪有大龄青年啊,剩男剩女之类的词汇,人们就是看不得落单。刚好希腊学生过来打招呼,问她希腊语里面奇数的奇有没有奇怪的意思,她说没有。改天再调查一下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和菲律宾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