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清理旧blog:我所不明白的一些事。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多人都觉得伪君子更糟糕。好像伪君子一无是处,而真小人至少还有真。也许很多人觉得伪君子有欺骗性,以至于伤害你时出手是暗箭,而真小人你就早有提防。像我这样心理阴暗,“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摩人心”的,则不会上当。这样伪君子至少维持一个面子上的祥和。好像两包垃圾,一个是散在那里,很"真",看得见闻得见。另一个装在垃圾袋里,扎上口子。我还是选择包好的垃圾吧!

还有一则,是华歆和王朗的典故。似乎大家都觉得华歆比较高贵。可是要得救,不是还得先有王朗吗?华歆完全是假清高,虽然他持“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的信条,但如果没有王朗,他的逻辑其实是“送佛要送到西;既然我不能送到西,不如不送罢”。但如果人人都像他那样假清高,没人帮忙了。华歆这样的高贵人简直太多。其实陌生人能像王朗这样待我就足够了,不损伤你利益的时候,顺便帮个忙。没亲没故的,我凭啥指望你舍己为人啊?

只要没有王朗出现,就没机会验证后半截故事,“假如我承诺送佛,我一定会送到西”是真是假。--事实是,大家都是高贵的华歆,都怕出现个莽撞的王朗,搞得最后穿帮了下不来台。


Sunday, July 05, 2009

贺卡

我在药店等着拿药的时候,姑妈在贺卡架前给姑爹介绍美国花样繁多的产品:“你看,他们给谁都有专门的卡”,一边走姑妈一般指给姑爹看,“给老婆的,给妈妈的,给爸爸的,给爷爷奶奶的,给侄儿的,给哥哥弟弟的,给叔叔的。给谁的都有!"

"有给二奶的吗?”姑爹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