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天气好的时候

中午去买饭,迎面走来一个人,衣着整洁,行色匆匆。但是他手执长柄夹子,路上看见垃圾就会停下来,夹起来送到垃圾箱里去。我大声对他说“thank you!”他非常高兴,说,是个好主意吧?感觉好像《读者文摘》。

去接宝宝的路上,迎面开过来一个mini。俩小家伙互相抛了媚眼。mini的营销商似乎在努力向苹果靠拢,老是在营造一种开同一种车的人有共同语言的感觉。我虽然很抵制这种商业推销的结党行为,还是没能拒绝其它mini driver的热情。

路口俩老头举着牌子支持医疗改革,要求支持的人摁喇叭。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俩到底支持啥,不过看他俩寂寞,就摁了三下,他们高兴地冲我挥手。想起以前有一次经过capital hill,有人在集会支持大麻合法化,举着大牌子说"HONK IF YOU LIKE WEED" 我很高兴地大声摁喇叭。坐在旁边的朋友有些惊讶地问“you like weed?" 我说“No, but I like honking".

-----------
宝宝昨天开始吃梨,没有不良反应。目前已经吃过的有 米糊,西兰花,胡萝卜,红薯,梨,蛋黄。下一个要尝试的是西葫芦,之后是四季豆。

戏剧人生

有的人真是一辈子生活在drama中啊。。迷信的说法他一定是被curse了的

昨天回家听见广播里说Polanski因为30年前的强奸案在瑞士被捕,正在引渡过程中。当事人(受害人和他)都希望了事算了,但是检察官不松手,又引发很多争议。不过,按现在法律论,强奸是公诉,也由不得受害人撤诉,总不能因为是个名导就网开一面。也有人说有黑手,当年小女孩的妈妈主动想让女孩被潜规则。其实就算如此也只能说她妈也有罪,不能就此开脱一大男人自己的责任。

他的第二个老婆原来就是被著名的MANSON FAMILY 血腥谋杀的Sharon Tate

他的第一个老婆(更正,不是老婆,只是女朋友)是金斯基,我是怎么知道她的呢?80年代的时候力士香皂的广告,哈哈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最近

礼拜一早上写blog,有没有搞错啊..终于把一个proposal赶出去了。多一眼都不想看它了。

宝宝前两个礼拜学会了拍手,但有时候喜欢一个手掌拍另一个拳头,好像古时候抱拳行礼。

学会匍匐着爬,虽然不很优雅,能移动是关键啊。只要不看着,一会儿就爬过去把唐诗三百首撕来吃了。但只要我在,她就觉得应该是我拿东西给她。

谁的贴子里引用过“人群中接电话,说什么才能显得特有钱”的几种回答。
“直升机不用来了,我骑自行车回去”
“喂,印钞厂陈书记吗?我订的钞票版面的我的头像是中分的,对……对……像《赤壁》里的周瑜,不要像诸葛亮。”
“俄罗斯那边吃紧,你要的核潜艇要晚几天交货”
那天突然想出一个抄袭Rockfeller的答案:“xx校长吗?大楼的捐款我已经让助理给你们拨过去了。。。不客气。。。只有一个条件,不要再用我的名字命名了。。。”

今天在网上又看见讨论要不要改国旗。我建议用麻将牌的红中设计。就是一个汉字,刚好又是简单几何图案。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聊斋

语言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学会的我觉得实在神奇。譬如说小午,如果她要出门,一般都站在门口看我一眼。我要是说,“不要走远!”她就在阳台上待着。要是说,“去玩儿会儿吧!”她就会走远些。昨天回家比较早,就让小白和小午出去玩儿了。小午一会儿就回来了,小白贪玩,过了半天我喊他回家,他倒是跑回门口了,就是不进门。我一看天还没黑,也没太催。结果天说黑就黑,我扯着嗓子喊了半天小白也没见个猫影子,就跟小午说,你去找找小白吧。小午就出门了。。。。又过了多半个钟头,我时时在院子里吊嗓子,终于把小白给喊回来了,可是小午又没影儿了... 快进到故事结尾,happy ending,小午迷路了,但是终于被找回来了。

我是个无神论者。不过,每次小午走丢了我都会聊斋症发作(看过“小翠”这篇吗?)。我跟D同学说,我怕小午是个猫仙,就是临时来陪一下我的。她一看好像什么都上轨道了,就可以走了,去超度他人了。D同学说,不会的,她怎么能现在离开你,还有好多工作没完成呢。我说啥工作啊?D同学说,还得修理我呢。(我沉默了几秒钟,明显被说服了。)再说了,她不会离开小白的。我说我就是怕她造出个小白来当替身,自己就撤了。D说,那不会,小白都不陪你睡觉,怎么能替小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