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wishlist

此列长期有效,直到满足:)

都不容易弄到,不然还用求人么。

VSOP (vienna symphonic orchestra project) 的 symphonic rock album 。这张自从丢了,就长据我最爱CD榜首了。一直找不到可靠的地方买。我也忘了最初是哪淘来的了。


一棵银杏树苗 (或数棵?考虑到我种树成活率<1)

一棵腊梅树苗 (或数棵?考虑到我种树成活率<1)

各色 太阳花/死不了/半枝莲/moss rose/Portulaca grandiflora)花种 (都是一个东西)

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午饭

中午去吃泰国菜自助餐。拿起盘子的时候想到自己刚刚洗了牙回来,打磨得锃亮,立马去吃自助餐,感觉好像擦亮了武器上战场一样。

Friday, October 23, 2009

好天气

把妞儿放进车座里后,立刻拍拍手,然后再扣安全带,她就比较高兴。

一路上树叶都很漂亮。

昨天傍晚甚至还有晚霞。阳光从下面照到云的底面。神是一个孩子气的艺术家,兴致来了就在天幕上作画。有时候小心翼翼,有时候乱涂一气 -- 反正每天都可以画新的,真爽。

我也不知道,做宝宝的超级粉丝,和做姑妈的超级粉丝,哪个才算是最最顶级的自恋呢?

Friday, October 09, 2009

很久没期待过电影了

http://www.lovelybones.com/
这是Tea推荐的。小演员是我很喜欢的,atonement里面那个小姑娘。文字简介里说,“the lovely bones" centers on a young girl who has been murdered and watches over her family - and her killer - from heaven. She must weigh her desire for vengenance against her desire for her family to heal. trailer当然不能太剧透,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谁是凶手。

我想到可以写另外一个悬疑剧本。假使她不知道谁是凶手,她死得很困惑,不能安心定居天国。她向上帝请假回到人间--当然,只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ghost。她可以invisible地观察倾听所有人。她看见他们在在她葬礼上的种种表现。她看见警察盘问他们。她看见他们在夜里安睡或者辗转。她看见他们或者哭泣,或者遗忘。她寻找种种线索 --- 也许会有线索,甚至证据指向她生前信赖的人,她爱的人。或者是亲人,或者是朋友。她会相信日渐积累的证据吗?毕竟,上帝并没有给她时间机器去看到底谁杀了她。但是证据的确在积累。要多少证据才能够撼动她对爱的信任呢?作为电影观众的我们,又会怎样摇摆呢?我们猜测的凶手又会是谁?我们或者会更倾向于相信证据吧。

想到这里,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我是她,我生命中有多少人是无论多少证据堆积我都能够百分百确信ta不会害我,所谓证据确凿不过是无数小概率事件的偶然?我数了数,发现居然有好多个!我顿时觉得非常幸运。

Thursday, October 08, 2009

猫语教程1

Monday, October 05, 2009

都不怪我

狒狒知道我脾气不好,其实我自己感受不深 -- 因为其实我很少发脾气。不过,有脾气乱发伤人,有脾气不发伤身啊,还是没脾气比较好。

今天跟天才一起改东西,天才说,我都用回word了,你要不也别用latex了。我说不行,word经常不小心按个键就变了。天才说,没关系啊,不是有back吗。我说不行,就算能退回去,我也会被它弄得很烦燥。还是latex好,就算有时候要先诂苟怎么解决排版之类的问题,但是你说啥它干啥,特听话,一般不会自作聪明。word经常自己改变字体,大小,间距,等等等等,会弄得我抓狂-- 这是word的问题。但是,小小一个word就能把我弄抓狂,这是我的问题。

当然,都怪姑妈。我性急肯定是她那儿遗传的。
-----------------------------------------------
偶然听见Requiem for a dream,非常喜欢。诂苟之,作曲为Clint Mansell。他原来是一乐队主唱和吉他手,这个乐队叫pop will eat itself. 我乍一看,看成了pope will eat itself,大赞。定睛一看才发现错得离谱。当然,his holiness他老人家就算要把自个儿给吃喽,那也不应该是itself。都怪最近被狒狒弄得煮人的念头太盛。



Christmas Eve and Other Stories
~ Trans-Siberian Orche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