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横看成岭侧成峰

认识一个人真是要机缘巧合。恰好先看见好的地方,缺点也就容忍了。恰好先看见缺点,偏见在先,连优点也没兴致去看。最近在网上发现一个孩子,我觉得是个难得的温良恭俭让的好孩子,肯扎实说话做事,不像一般小孩一样咄咄逼人,满是暴戾之气。不料推荐给朋友,她却说这孩子实在狂妄,哪里平实?我们俩都不认识他,没有先入而主的好感或恶感,完全是从文字看来。当然,我们的阅读顺序不同。果然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啊!我又想起杨绛来。我看她觉得洋溢着小家子气,moppet却看见一个大家闺秀-- 这自然和我们的品味有关,但或许和我们最先接触的文字也有关系。今天正好看见有人写了一篇《傅雷之死》,提到杨绛的《忆傅雷》,文中只摘录几句。我想诂来看看全文。我虽然不大待见杨绛,但看了《傅雷之死》摘录的杨绛,还是不大相信。诂来原文,发现的确字字都有出处,只是杨绛全不是引用者暗示的种种意思。我倒觉得《忆傅雷》写得蛮好。

诂苟的结果还有一点好笑,大量的考题问《忆傅雷》的作者--就算杨绛这篇《忆傅雷》很有名了吧,难不成他的其他老友不能也写一篇叫《忆傅雷》的?

Monday, November 23, 2009

清理旧blog:delivery

我对于packaging/delivery/presentation 一贯不够appreciate。

先是在早年戈尔竞选总统的时候,我特别诧异地问旁人:为什么说他不是个好的演说家?他说的风格多好,不煽情,说什么都摆事实讲道理。结果,我自然被嘲笑了:不会煽情你还竞选个头啊!现在好么,这个总统会煽,从来都是浩浩荡荡的排比句。搞半天他们不是选leader,是选cheerleader呀。

twin最喜欢的相声演员是Bill Maher。后来他被封杀转到HBO去了,看他的节目也就不那么容易。我跟twin说我看transcript,一样的。twin说那还有什么意思!对我来说还真是一样。我一边看一边脑子里响的都是他自己的声音。反正我看笑话,都是看立意,谁来说区别并不大。所以我对传统相声不大欣赏得了。包袱我都知道了,你抖得再花哨也没用。Conan讲笑话的时候也还不错,但他浪费太多时间在无聊的动作上。做做鬼脸啊,装个木偶啊,跳上桌子再跳下来啊。。。完全没内容,有这功夫可以讲好几个笑话了。他的show就跟注水猪肉似的。

HY说她卖房子的时候还去买装饰画来打扮屋子,我也十分惊讶。谁看这个?难道人家搬进来不打算自己装饰吗?我去看房子的时候,都自动删除别人的家具和饰物,看到的就是个空房子,想象自己能怎么用。但按房地产经纪的说法,多数买家也不像我这样。装饰得好的房子真的会容易卖掉。

因为接受起来我不讲究delivery,结果在反馈上我自己的delivery也比较差。譬如看见一很好笑的笑话,我不见得大笑出声来。就是心里觉得这个很妙,嘴角都不一定动。讲笑话的人经常以为我没听懂。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09

错愕

坐在一个礼堂里听报告。报告完毕有人提问。忽然觉得坐在这里是一件很错愕的事,叫我想起Billy Pilgrim。好吧,土豆,终于Vonnegut也有我relate to的时候了。

土豆,你觉不觉得,slaughter house 5和 stories of your life说的其实是一回事呢?

宝宝被我弄糊涂了

因为成天跟她说“dreamy阿姨”“小白哥哥”,现在她看见小午就拼命喊“阿姨(听起来基本是ah-dyi) ” 不知道啥时候她会明白阿姨不是专指小午,而且除了Betsy阿姨,其他的阿姨基本上长得跟小午很不一样。

可是还是不会叫妈。

Sunday, November 15, 2009

清理旧blog: 树和秘密(04/28/07)

花样年华里面,梁朝伟对着树洞倾诉的镜头已经成了经典桥段。这个倾诉的手段当然不是王家卫发明的。好几个国家都有一个类似的童话,说一个长了驴耳朵的国王不断处死他的理发师,杀到最后一个没办法,只好逼他发誓保守秘密。理发师不敢与人言,可是秘密藏在胸中憋得难受(可见八卦之心是多么难以遏制),只好在地上挖了个洞,尽吐心事,并插柳枝为记。柳枝长成大树,牧童经过,做了柳笛来吹,不料吹出国王的秘密。这个故事还可追希腊神话,诂到有详尽脉络于此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很多道理。譬如八卦是人之天性,所以理发师对杀头的恐惧抵挡不住分享秘密的冲动。
又譬如沉默的未必是因为口风紧,不过是表达能力差。松涛很诗意吗?可能只是没有柳笛唱得明了,说不定也都是流言蜚语,我们听不懂罢了。

其实秘密哪里是说给树就放下了的。悟空斗鹿力大仙的时候,对方有头砍了可以安回去,悟空变成个恶犬刁了头跑掉,这大仙就死翘翘了。悟空的头可不用安回去,他是砍掉一个长一个,instant endless replacement. 把秘密说给一个树洞,好像砍掉一个悟空的头,心里哪里就放下了?

古时候很多故事我都不懂。很多故事都有把当事人弄成哑巴,可是难道会写字的人那么少吗?御医不小心捅破皇帝的秘密,就下个方子,咬下自己的舌头作药引。皇帝会因此就相信他吗?变成哑巴还是可以传谣的嘛。

中学时候的密友三人比酷,说挖坑种柳树以外的安全泄密方式。就记得冰的提案是,通通写出来,把纸烧成灰,冲水喝掉。Beeblebrox,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里面的宇宙总统,干脆把自己的大脑锁住一部分。

==================== 分割线 ==================
当时还想说什么没说完?
近日在网上见有人提起,新的处置秘密的方式是把它匿名公开

Wednesday, November 04, 2009

太美了

昨天下班忘记把奶带到托儿所去,幸好今天不忙,可以抽空去送奶。刚才宝宝给我飞了好几个吻,哈哈哈哈
我得~~儿意地笑 (又想起QQ了,这歌当年数她爱唱)

另外,上周五回家前宝宝跟一个老师挥手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