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我真无聊

众宝宝的爸妈们都不更新blog,搞得我吃饭只能看bbs了。
点开一个新闻,看了两句,大乐:

“一副扑克在郑太顺的手里非常听话,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他在一副洗乱的扑克中,随意抽了十三张,翻过来一看,结果是从A到K完整的一副同花顺。”这还不算奇妙呢,奇妙的是“再将剩余的扑克翻过来一看,里面已经没有了他抽出来的牌了。”

是哪年的世界杯来着,也出现类似的巧合哦,总进球数和失球数恰好是一样的!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在图书馆借了一本王国维传。在豆瓣上查,发现至少有三本传,

陈鸿祥 / 2004-11 / 人民出版社 /
窦忠如 / 2007-8-1 / 百花文艺出版社
陈铭 / 2005-3-10 / 杭州出版社

我一直好奇,像这种同一个主题已经出过的,在出版社立项的时候是怎么决定还要再出一个版本的?作者如何说服出版社他的转比前一本好?同样的问题,以前的译著上也有过。有的书,已经有名家翻译过,再立项的时候,译者如何说服出版社有此必要,而且自己能够译得比以前好?譬如飘,一个版本是傅东华(多家出版社),此外还有戴侃,李野光,庄绎传(外国文学出版社),李美华(译林出版社),简宗(长春出版社),李尧 / 郇忠(经济日报出版社),贾文浩(北京燕山出版社),田德新(世界图书出版公司),赵志雄( 广西民族出版社)...。这只是豆瓣上面的部分资料。按说,你要认为别人的翻译不够好,至少要看过原文和译文吧?已经有好几个译文版在的时候,那就得看过原文和已有的各种译文,才知道别人做的都不够好,有必要再译一遍-- 再好看的书,谁收得了看好几个不好的译本???我真不理解了。

八普

谁能给我八普(造词法参照科普)一下老虎伍兹的车祸八卦到底怎么回事啊?又没这个耐心看八卦,听见新闻里说又好奇了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天下乌鸦一般黑

bureaucracy,不论姓资还是姓社,都是一样的让人火起,然而又拿它没脾气。因为它永远是一个庞大的机构,互相牵制,又永远推诿责任,常常是嵌在其中的螺丝钉们也并不真的明白到底谁管什么。

今天偶然看了一眼车牌,发现贴子11月就过期了。可是我并没有收到注册通知-- 即使寄到旧地址去了邮局也应该给我转的。上网去看,说可以网上续,但必须续注册的通知。打电话去问,则说我的地址并没有更新。我说几个月前就在网上下载了更新表给你们寄过去了。答曰:我们早已没人手处理这样的表格。怒问:何以还在网上误导大家可以这样更新呢?答曰:亦无人手更新网页。!!!!!

更新: 但政府永远有人手创收。就在我发现注册过期的当天,surely enough,警察也发现了。并且毫不留情地罚了我85 块钱。而且,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另一点,就是当他们搜刮你的时候,会表明“本来我还可以更黑的(照章办事的话你的车要拖走)”,于是你一面被压迫一面还要表示感激涕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