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8, 2010

电影

外公外婆走了以后,好几个月也只看得这俩电影。

看了《爱丽丝漫游奇境》,Johnny Depp版的。觉得一般。特技么,好看是好看,也习惯了好看。故事表现得也比较支离破碎,让人没法集中精力。

看了《玻璃之城》,除了有帅哥美女,也没什么看头。只有一些很细微的片段,觉得,哦这个镜头还蛮好看的。如此而已。还有,第二代里面那个女孩不好看,又太做作了-- 这两者兼具的时候我受不了。那个时代背景,觉得跟故事是互不相干。这故事虽然是现代,简直跟传统戏曲里一样,才子佳人加上一个红娘,而这个红娘好像不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一样。

Monday, November 15, 2010

小心眼的妈妈

昨天宝宝的表妹去受洗,一大群亲戚都在。跟她年龄最接近的表姐叫Bella,Ana很想和她玩,就把自己包包里的书拿出来了。不过Bella这个小姑娘很Bossy,把宝宝其他两本书拿走,说是一起看同一本。拿了书和宝宝坐好,就开始自顾自的看。宝宝在一边有点委屈的样子,又不会争辩,看得我好心疼。我跟Bella说,你不要一个人看呀,你和Ana一人拿一半,一起看。看了两页,Bella说她不会看,我来读!又一个人把书抢过去。我说不行,你要share。Bella不服气地说,why?我说因为这是Ana的书!(就算不是Ana的书也该share呀,不过我才懒得给她讲道理。)Bella不吭声了。还好有个七八岁的表哥走过来主持正义,把书翻开让俩小姑娘一人一半拿着。

唉,我自己的东西还是大方的,不过换到Ana身上我可一点委屈都受不得。好在,Ana自己倒是很快忘记了不愉快,吃饭的时候又隔着老远喊Bella。

Saturday, November 13, 2010

举报

看RG的新浪blog,每条留言下面都有一个“举报”的选项。可以举报色情,政治,广告,侵权和其他。以前看小语的成长日记,从来没注意过。可能是背景颜色的问题。还有一个选项是“同时举报博主”,真体贴。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有专人来受理举报的?好想发起一场运动,大家都去乱举报。谁能写个机器人疯狂举报就更妙了。

Friday, November 12, 2010

继续测试

继续测试 4:50

Tuesday, November 02, 2010

十一月

不喜欢短贴子,但是又忍不住汇报,所以,会修改这个贴子而不是开新贴。

11.2 早上起来坐在小马桶上,要求妈妈把小熊和兔兔拿来。让他们靠拢坐好以后,宝宝评价道:“好朋友。”

Chafee同学当选罗德岛州长啦(可惜州长没有岛主好听),恭喜他。上个礼拜一吃晚饭时馆子外面警车连绵而过,女招待都趴窗户去看总统了。就连我直男同事都兴奋地走来走去,念叨说哎呀说不定总统会进这个馆子吃饭呢!据说州长候选人Caprio同学本来等待总统支持,结果总统没说话,暗地里等于支持了Chafee。本来我们听说总统要去一个民主党的某fundraiser,还以为是去支持Caprio的,谁知,据说,总统出现了以后,拿了钱(参加该晚餐会的票是三千块一人),说了句大家好好吃就走咧。后来查网上新闻,说此集资活动是在chafee同学的支持者家里办的。你说说人家能endorse Caprio么。 Caprio同学脸上不好看,说我才不稀罕呢(he can take his endorsement and really shove it), 结果看热闹的记者们马上把这句话炒作开了。又据说,Caprio同学这么说并不是耍小孩子脾气,而是要赢得那些对总统不满的人的心。转身又请来了前总统克林顿帮忙竞选。啊,政治新闻还真是好玩,比reality show好玩多了。

11.6/7 在长岛。南下的船上,阳光暖和,一丝风没有。宝宝说,“好玩!”。船里好几只狗,还有一只小狗崽,可爱得不得了,毛绒呼呼的。妞儿喜欢极了,我也喜欢,真想要过来抱抱。在尖儿上下船。一路葡萄园和农场,觉得此地可居。回程再开过的时候,夕阳照着,更好看。下船上车,宝宝大哭着喊 “船!船!”路上抽抽噎噎的好一阵。
11.8 早上起来,发现下了一点小雪。小白探出头去,决定今天不出门了。

最近宝宝很喜欢说“where are you?" 经常是坐在我对面,就喊,"妈妈,where are you?" 然后我说,“妈妈在这儿呀。”以上重复七八次,我没脾气了,反问她,你倒说说我在哪儿呀?她就嘿嘿笑了,用手指着我说:“在这儿!”

11.11
这几天早上到教室,宝宝总是很开心地说“morning!”但是太早了,老师都在另一个教室里。得我带她过去,她又扭捏不肯说了。

大土佬儿贴了些护国寺的照片,让我很激动,想去看。他用悟空的口吻说,是去访师的,我便想把以前写的《唐僧说唐》发给他看。诂苟,看见RG在西祠转贴了一下,就点开去看。有三个人留言,其中一个名字看着眼熟,想起原来是去年自杀了的一个ID,在网上还广泛被悼念的。那时常看牛博网,看见老罗出来发布消息,然后悼念一下,我还觉得莫名其妙-- 就算要解释一个作者为什么不更新了,或是要关闭了,也可以在她的主页悄悄解释一下,没必要搞得好像昭告天下一样。我本来还不知道这个著名ID。绕了一圈在RG的自留地看见她,又要感叹世界果然小。

Monday, November 01, 2010

最近的话和山寨牙刷

觉得宝宝的座椅低了,想给她调一下。拔了好几下也没拔动,宝宝坐在上面来了一句:“小心!”

洗完澡,宝宝把防滑垫从浴缸里揭起来,我说“滑呦!”宝宝说,“小心”。

指着猫咪的头,顺着摸过来,一边摸一边说,“耳朵。。。眼睛。。鼻子。。。尾耷(尾巴)”早上起来Dreamy喵喵叫,宝宝告诉我“妈妈,dreamy饿!”

今天披着披风去上的学。宝宝满意地说:“好看!”

会说bubble和泡泡,火车,乌龟。太阳,月亮。bagel,Lion, 蛋糕。终于把葡萄叫葡萄了。认识Ernie,Elmo和 Burt。

每次去Sams,远远指着烤鸡柜台喊“鸡!”后来,一到停车场就 喊“鸡!”昨天难得带她去target,也是一进门就说“鸡”,然后自己环顾了一下,遗憾地说:“没有鸡——”。

宝宝用的是一个小软毛牙刷,每天睡前装模作样刷一下。有天早晨她起得早,看我刷牙也要跟着刷。我的是电动牙刷,她的不是,于是自己一边刷一遍发出“Ennnnnnn"的声音。

Tuesday, October 26, 2010

我想变成一只猫 (转载,作者 罗得之)

看到我很喜欢和惊艳的童话一篇。如下:
=============================================================
我想变成一只猫。一只长着尖耳朵,每天都带着微笑的猫。

上学时间,我就变回人。写作业的时候,我也变回人。没有需要必须是人才可以做的事情,我就变成猫。
这只猫每天都快乐。每天都“喵喵喵”的叫。睡觉的时候睡在篮子里,盖着蓝色的小被子。变成猫,妈妈还是每天带我去楼下玩。如果别人问妈妈:“你为什么带着一只猫?”妈妈就会说:“这是我养的猫呀!”

我在楼下的各处转一转。做人的时候,我爱骑自行车。变成猫就不能骑自行车了。常去的地方还是有小朋友在骑车,他们不知道,他们身边的那只微笑着的猫是我。变成了猫,我就能做一些人不能做的事。比如,爬树。我轻轻的一跳,就跳到了树上,从树上看风景,感觉不错。碰到狗,可以跟狗玩“抓”的游戏,狗追猫赶的玩。

我变成猫的时候,可以跟别的猫沟通。然后变成小男孩,再跟妈妈说猫所说的话。猫说的话特别有意思。我还告诉妈妈猫是怎么和我说那些话的。我就当了妈妈的猫语老师。我也教那些猫说人的话,还教它们英语呢。我教它们其它我已经知道的知识,并且教它们怎么变成人。当它们学会变成人的时候,它们就是我的小伙伴了。我们想变成猫就变成猫,想变成人就变成人。我们都在我家住,我们家有好多篮子,篮子里面有各种颜色的小被子。到了晚上,每个篮子里都有一只猫。妈妈走过来的时候,每只猫都会跟妈妈说话,有的说“我想喝水”,有的说“我有点饿,想吃点东西”,妈妈就答应着去做。我变成人上学的大部分时间,它们都在家里玩。有的猫是猫,有的猫变成人。猫在爬花架子,变成人的猫在玩乐高或变形金刚。还有的猫变了一半,一半是人一半是猫,在玩“比谁更可怕更能吓唬人”的游戏。有些时候它们也想出去玩。它们就都变成猫,妈妈带着它们出去,妈妈的身后跟着一群猫,排着队走。到时间了。妈妈带着它们接我放学,我告诉它们我学到的新知识。

猜一猜,你身边的人,有没有猫变的呢?

猫们有一个很好玩的说法。它们说:我知道!就是我们呀。

Wednesday, October 06, 2010

打架

Ana最近被一个同学咬了。这不是第一次,但是以前老师报告的时候我都看不出来什么,这一次可是清清楚楚有两排牙印,心疼死了。回来丫头可怜巴巴地指着伤痕说,“Noah。”我告诉老师,老师却说不是Noah。但是,每次Ana找到胳膊上有任何痕迹,其实有时候就是一粒米饭,她都会指着说,“Noah”,可见小心灵受了多大的刺激呀。我又忍不住问另一个老师他们是不是合不来,老师说他俩是经常打,但是又很好,经常打完了又拥抱。

昨天去接Ana的时候,老师说,"She beats Noah up today". 我窃喜,差点想说干的好,但是还强忍着假装惊讶地问:宝宝你不是和Noah很好吗?老师说,是很好啊,打完了Noah又hug他了。哼哼,希望这个小男孩记住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Friday, October 01, 2010

说话

8.2.
不是鹦鹉学舌的是

爸爸 妈妈 婆婆 妹妹(所有小朋友不论男女大小都是妹妹) 包包(每次出门都记得检查包包带了没有) 猫,白,Betsy,马,牛,鸟,兔兔,狗狗,鸭鸭,小熊,蚂蚁(所有的黑色小虫,小点点),飞机,瓢瓢(这是G城话的勺子,本来是外公外婆互相说的,没打算教她,但是自己学会了也不能打击呀),杯杯
奶,鸡,好,要,倒,抱,背起,more,还要,down, shoe,鞋,袜袜,all done. mine
爱妈妈(爱家里所有人),想 (她大概并不明白这意思)
谢谢(很少主动说。主动的只记得一次,让婆婆拿什么东西,婆婆不肯,结果外公拿给她了,宝宝就主动说了一声谢谢)
喵喵,汪汪,咩,neigh,喔喔喔。
9.6
外公外婆走了以后,几乎每天睡觉前都是看小熊书,因为能把宝宝忽悠去睡觉。
“小熊小熊转个圈儿”,宝宝就转起来,“小熊小熊摸摸地”(书上画的是小熊摔一跤,我篡改了,但有时宝宝转圈儿多了,正好像小熊那样摔在地板上),“小熊小熊跳一跳”,宝宝作势要跳,但是跳不起来。还有小熊小熊走路,摸天,上楼梯,宝宝都照着做。有个小熊祈祷,我篡改成许个愿了,宝宝也会双手合十。还有"小熊小熊我爱你”,我照着书上那样把手放在心口作甜蜜状,但是宝宝一听见我这么念,并不像其他动作那样依葫芦画瓢,而是跑过来搂着我,美死了!最近,宝宝也学会手放心口作甜蜜状了,但我还是要求她来抱抱妈妈才算这个动作完成:)最后是小熊关灯,抱着宝宝去关,然后就是小熊睡觉了。有时候宝宝不肯睡,一讲到小熊关灯这一页,就把书一合说“all done!", 不让我讲下去。

给宝宝看书,有个小猪的故事有两句 this little piggy had roast beef, this little piggy had none,配画就是一只小猪盘子里有肉,一只是空的。宝宝见了,就捏着俩指头,作势到第一只小猪的盘子里去拿起肉,放进了第二只小猪的空盘子里。真是个天生的民主党。

10.1 (很多是几个星期前就会说了,但没给宝宝记下)
哞,嗡嗡嗡(蜜蜂叫) 呱呱瓜(青蛙叫)
开(开门,开瓶子),脱(脱鞋,脱衣服),裤裤,片片(尿布),帽帽,球,盖盖,车车,刀刀,牵(要求妈妈牵手),洗洗,上,下,飞,洗澡(一开始只会说澡,这两天才说洗澡)毛巾,挂起 ,丢 (扔到垃圾桶)
小熊 小象 猴子 老鼠 松鼠 猪 虫虫 尾巴 鼻子 树 书 花花 水 桃(桃,葡萄,猕猴桃) 冰 饼饼 圈圈 白菜(所有的叶子菜) 莓 (草莓) 木耳 好吃 汤 烫 大 小 风
阿姨 叔叔 姐姐 (这些已经能推广,在街上看见陌生人会指着说) 哥哥(目前只限于小象那本书上的男孩)
ball,sit down, allright, OK out 看见所有英文都说 ABC!(发音是A-be-see)
每次让她说“谢谢妈妈”,“对不起妈妈”,她都说“谢谢Ana,对不起Ana”。

这几天宝宝开始想数数。一般是跟着妈妈说一,然后妈妈说二,宝宝有时跟着说,有时直接说三。妈妈说四,宝宝憋半天,有时能说出来,说不出来就说五,然后妈妈教宝宝说六。我们一共有六只小鸭子,就没往上数了。

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借书

听完一个报告,正好离图书馆比较近,顺便去还了本书,然后逛到中文架上。在小说类里有一排金庸,一排梁羽生,还有一排席绢!还有很多我没有听说过的人的全集。时间不多,我就随手抓了几本,反正没限额。到楼下等着借出的时候,排在前面一个亚裔男生惊讶地问你研究什么的呀,借这么多书?(好吧,他说的是study,但我也不能翻译成“学习”吧,太往脸上贴金了)。我说都是闲书,小说诗歌历史啥的。他眼睛一亮,说我正在看诗歌呢。我看了艾青,北岛,和海子(说这几个名字的时候发音很准,特别是艾青的青字,是北方人说后鼻音比较强调的那种口音)。你有什么推荐的?我说看起来你把几代人里顶好的都看了呀,挺会挑的嘛(别跟我说什么食指之类更生僻才是顶好的)。你要是没看过顾城,也可以看看。(led an interesting life too,我说,还打算贩卖点8卦的,但是他没上钩)。他问,是哪个顾?我抓过柜台上的铅笔和短笺,写了顾城的名字。他接着问:有没有什么女诗人值得读?我说,呃,舒婷挺有名儿的,应该跟北岛算一辈,不过我不喜欢。一边说一边写“舒”,然后,我卡在婷字上了。唉,真丢人啊,我说,婷是个挺常见的字,我写不出来了。幸好男孩给我台阶下,说,你打字肯定能打出来的,没关系,我用拼音搜索。我赶紧又补了句,夏宇不错,台湾的女诗人,然后我飞快地把夏宇的名字写下来了,还好,这俩字我都会写!

Tuesday, September 07, 2010

行为艺术

Mike Wise (据说是大名鼎鼎的,但是我不关心体育新闻,所以不认识。他在华盛顿邮报有个体育专栏)开了个玩笑在twitter(而且是邮报的帐号)上发了个假消息。据他说,是为了证明现在媒体的堕落,不加证实滥发消息,因为滥发假/错消息并没有带来应有的代价。很快,果然有两家报纸转发了他的谣言。Wise同学目前被停职。 关于这则新闻,D同学和我难得地意见统一。我们“一致认为”:he has a point. It may be a good point. He did a lousy experiment that absolutely disapproved his point that there is no consequence publishing without fact checking. Wise同学的恶作剧能够得逞,一方面是自己的名声,一方面是华盛顿邮报的名声,揭穿以后自然两者都有损伤。

一报还一报吗?今天忘记了wise的名字,诂苟一下,出来的第一条却是邮报的记者被伪议员在twitter上骗倒的新闻。这个艺名Jack Kimble的行为艺术家自称是加州第54选区(加州实际上只有53个区)代表。这新闻明显是匆忙发出的,里面甚至有我常犯的typo,比如baesd -- 我不禁想到,这个新闻是不是也是假新闻呀!幸好,这事儿邮报自己也有报道

Wednesday, September 01, 2010

新学期

九月一号开学,听起来真耳熟。

宝宝早上起来一边坐马桶一边看书。知识分子样儿

其实她是感觉到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还没反应过来。到了学校本来不太愿意让我走,幸好赶上吃早饭,就高高兴兴坐下了。不知道回家时会怎么样呢?

Wednesday, August 25, 2010

七月流火

在网上看见《山楂树之恋》的电影拍出来了。这故事都不知道怎么红的。关键是,连巫都说过好看----格格巫同学你好歹是看俄国文学长大的好吧!我几年前硬着头皮看过几章,根本就是网络小女生YY文,除了时代背景不同而已。

下了几天的雨。很多着急的叶子抢先红了,掉了一地。有秋意。

想写封信。在末尾说,“X月X日,大风之夜”啥的。最后嫌自己写的字难看,就发了email。

Wednesday, August 18, 2010

暑假就要结束了

去imax看了inception。很喜欢 -- 我这样喜欢回顾梦境的人怎么会不喜欢这个题目呢。编剧非常好,拍得也好,梦的要素都有了。正和我的理论符合。

看了mary and max. 不喜欢。就算他们的生活很黯淡,物理世界本身并不是灰色的,天并不总是阴的。拒绝被这样折磨我眼睛的东西打动!唯一可取的是那个画外音。

隔壁同事又给了我两部中文电影。其实大多数电影我不爱看,即使是中文的我也不爱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看中文电影,而且不分种类导演产地年代。。。他对中国历史的了解经常让我招架不住。上个礼拜问,汪是谁?我以前只知道孙大总统,蒋总统和毛主席- 怎么又跑出个姓汪的来?日本31年就占了东北,为什么等到77事变才说是中日战争的开始? 东三省算是溥仪的老家吧?

这位同事这样关切中国,却在去签证的时候差点被拒。他多嘴说要去开会(其实明明是为了度假),结果人家要他出具邀请信-- 现在开会哪有什么正式邀请。结果他电话打到我办公室来哭诉,我暗想这是要我代表中国政府道歉还是指望我有“关系”(关系这个词他还真知道,会说)呢?我就说那你干脆马上再排一次队,怕他们认识你了就让你老婆去排。这回直接说就是去玩儿的。还好,第二次通过了。他回来感谢我给他勇气 -- 咱们政府部门的威慑力真不是一般的,一大老爷们也得我加点勇气才敢再次面对。

Monday, August 09, 2010

八月

看完了《不朽》。亟待发现新作家。

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 Netflix推荐这片子给我很久了,每次看了剧情简介我都放弃了。这能有啥可看的呀。但是,终于在没啥可看的情况下,看在Johnny Depp和Leo DiCaprio的面子上看了。原来netflix对了一次,我还真挺喜欢的。原来DiCaprio还因为这个得了个男配奥斯卡提名 -- 演精神或智力有异常人的角色是容易出彩哈。Depp难得不是搞怪的造型。

inglorious bastards. 没看完,睡着了。原来对我来说,Tarantino就是一one hit wonder。除了pulp fiction我就没看下去过他的电影。我倒不在乎他的暴力,反正他的暴力大不了也就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开了染坊开油铺,并不恐怖。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很久以前singer说过这个片子。后来新闻里提到这本书的出版和引进八卦。我以为这书既然这么流行了,英文版也出了,电影也会是英文的。等开始放了才发现要看字幕,有点失望。北欧的电影是不是都这样啊(实在也没看过两个),不肯动用帅哥美女。剧情还好吧,不过没能理解为什么会那么轰动。

Tuesday, August 03, 2010

逗你玩儿

吃完饭,宝宝把她的专用小勺藏在两条腿中间,说uh-oh!其实根本没藏好,而且这个藏的动作是在光天化日底下进行的呀。但我还是很配合地问:咦?瓢瓢(G城话说勺子)哪去啦?不见啦?然后她把勺拿出来挥舞一下,仰头大笑。这样反复玩儿了七八遍,等我把摄像机拿来的时候,小人家终于玩儿腻了。

话说这个瓢瓢本来是外公外婆互相说方言的时候讲的话,并没打算教她,但她自己学会了,也只能鼓励。而且,想想“勺”听起来也挺土的。

躲猫猫也是一样。每次躲进壁橱,都要我帮她关上门。然后我假装在照她,刚一说,“宝宝你在哪儿呀”她就忙不迭地跑出来了。

Friday, July 16, 2010

喵喵

宝宝现在很喜欢学猫叫狗叫。问她猫咪说什么会答“喵”,狗狗说什么会答“汪”,高兴地时候还会答“旺网旺网旺~~”。她也会羊咩咩,老虎吼,和鸭子嘎嘎,但是不如猫狗叫让她喜欢。喜欢看外婆带来的书,全是小动物照片。很多她认得,但不会说,所以她喜欢哗哗翻到有猫的那一页,大声说“猫!”,然后翻到有各种鸟儿的,挨页翻着说,“鸟~鸟!鸟~鸟~鸟!”其实大人也是一样的,去唱卡拉OK不也是翻到自己会唱的歌儿唱嘛。

午小白的名字她叫不全,只叫个“白~~”,听起来真是亲热得很。

睡前外婆给讲故事,说我们家有三只猫咪。。宝宝趴床上睡得迷迷糊糊地,还说呢:“咪--袄,妙-秒-妙!”

Wednesday, June 23, 2010

宝宝

早上宝宝吭哧吭哧一路喊着爸爸爬楼梯,蹬蹬走到爸爸床边,拉着爸爸的手喊:(带弯儿的)爸爸~~~爸爸~~~ 爸爸没动静。她只好爬到摇椅上去,自己摁了一下音乐,摇了一会儿。又去掰爸爸的手:爸爸~~~爸爸~~~ 爸爸还是不理她。我以为小小的心灵会受到打击,结果她看爸爸不起床,自己就挥挥手说“拜拜”了。

前天夜里说梦话:奶~~ NO!

昨天坐在楼梯上,拍拍身边的楼梯,要我坐。我坐下了,她往旁边挪,又拍,让我坐近点。最后,她坐到了墙边,我坐到跟她挤着,撞了她的屁股。她乐了,使劲跟我挤。

今天上班时,紧紧搂着我的脖子,把头放在我肩上,还以为她会舍不得我走。结果还是高高兴兴放我走了。

学会说的多是单字,而且特别擅长韵母ao。除了“奶”,会说“要!”“猫—”,“好~” “鸟~”(说第三声一定要特别打弯儿)。昨天坐马桶方便完毕,还指着,对外公说:“倒!”其他的词,基本只有在看书的时候鹦鹉学舌,好像没怎么自己用过。

Monday, June 14, 2010

电影

the men who stare at goats 没我想象的那么好玩

julie and julia 。Streep长得(或者化妆得)跟电视上的julia 还真像。不过,最后有个镜头处理,她穿着很高的高跟鞋,我觉得有些奇怪:如果她个子高到连厨房的工作台都要特制,为什么在家里还要穿那么高的高跟鞋呢?如果说Streep不够高,只好穿高跟鞋来模拟,最后那个镜头也挺没必要把鞋弄进来的。
Julie听说Julia对她的comments那个伤心劲儿,我都觉得挺委屈的。你觉得都把她当神仙姐姐来膜拜了,她却说你不尊重她-- 可人家都90岁的老太太了,你也没处问去,也没法解释。越是爱她,越只能不打扰她,只能自己忍了。

少女小渔 很多年以前看过小说,觉得并不好看。而且其实情节很单薄,所以听说有电影的时候也惊讶,这怎么够拍。结果电影改动了很多,简直和小说大相异趣。小渔和江伟要变成青梅竹马,老头要变成作家,而且老头的邋遢给蒙上了一层艺术家的颓废,几乎并不窝囊了。而且故事跟我印象里的美国移民法不很一致:我印象里婚姻绿卡可不是维持两个月婚姻就行的。何况,就算小渔本人蒙到绿卡,也帮不上江伟,她自己得混成公民才能帮江伟办身份,所以江为了解决身份让自己的女人去嫁个美国老头简直是完全说不通的。不知道严歌苓怎么编出来的故事。

lie to me 看了几集,以前没看过。据说现在流行这样的专家:都很恃才而傲,不拘小节,拽得很。不过,据说是这一类型的角色里面,House和lie to me里面这位我就能接受,house我还挺喜欢,但是mentalist里面那个我就受不了。lie to me里面这位Dr,还有一个习惯动作很像law and order 里面的Goren,都喜欢弯腰凑到对方眼皮子底下去仰视并连珠炮问问题。而且电影电视里面的人都很沉不住起,跟人家炮轰一下立刻就崩溃,什么都招了。

Sunday, June 06, 2010

纪念日

我挖掘的新人狒狒并不是很感冒. 这个当然是个人口味问题,很难解释为什么喜欢.但是我慢慢觉得,其实我喜欢这个声音是因为它接近我脑袋里面的声音.多数人对旁人能听见的自己的声音并不是很熟悉.因为我们听见的是不光是从耳朵外面传来的,更多是头部内里的共鸣,所以通常比别人听见的好听得多. 胡夏这个小孩唱歌,并不见得让我十分感动,但是很顺耳,好像很耳熟.让我十分感动的声音,我都不怎么敢去听--- 譬如,听见胡夏唱了一首<思念是一场病>, 我有强迫症去查<纪念日>这张专辑我还有.没弄丢,没弄坏.但是,我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听.

这个夏天的晚上,狒狒才离开.栀子开了.有过堂风.<纪念日>还在.

好吧,如果你神经够坚强:

Tuesday, May 18, 2010

夏天是听新人唱歌的季节

重新发现一个能打动我的声音














Friday, May 14, 2010

短途旅行

和格格巫两口子吃饭。我知道双拳不敌四手,老老实实没动埋单的心思。Fortune cookie捏开一看,格格巫大笑,里面说:这顿饭该你请,大方点儿!我的cookie说我会情场得意。

吃饭时夸她的项链,回家拿出来一条说,哪,这条给你吧,反正我有俩。电视机上搭着一块蓝色印花布,我说好看。格格巫一把扯下来说,坦桑尼亚买的,你拿去吧,我还有一块。我说:下次我来你家,说,诶,这娃真可爱!你是不是也这么大方说,“抱走吧,我再生一个”?

希腊面临破产,间接影响到大家的钱包。我早就是鸵鸟对策,退休帐户根本不看。午饭时系里纷纷争论何去何从。Scott说不如我们把钱凑出来自己办个基金吧,不要被人牵着走。Jeff建议凑了钱去希腊买个海岛,我十分赞同,附议说这样我们可以搞会议经济,把业内的大会都承包过去。可是,john说,那还得看好了海拔,不然气候变暖海平面一涨把我们的岛就真是泡汤了!Scott又担忧说,远水解不了近渴,要真是世界崩溃了,逃到那岛上去也成问题,不如就近在宾州买土地实在。买了土地就得配枪,还得保证足够的弹药。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儿呢。

Saturday, May 01, 2010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都是今天照的院子里的花。野花家花都有。
















最后这张是后院的野花摘了来插瓶的,花瓶由trouble友情赞助。

Thursday, April 29, 2010

BSO

好吧,本来都是当爹妈的自己偏心,可是我再怎么尽量低调架不住老师跟我叨叨呀!

昨天去上学,老师说,哇,聪明的那个宝宝来啦!注意哦,老师说的是THE smart one,不是 A smart one。我问她干啥了?老师说,昨天我们看书,一说到吹口哨,她就伸出两根手指放到嘴里。我琢磨人家正好要吃手指头吧,就笑笑说,碰巧吧?老师说,我本来也以为碰巧,后来这本书看了好几遍,每次都是这样的!还要求宝宝表演给我看,结果不灵。我觉得很搞笑,一般应该是反过来么,家长想显摆,结果宝宝不肯做给老师看。

今天去上学,老师又大喊,哇,世界上最甜蜜的小宝宝来啦?我给捧得飘飘地,偷偷瞟了一眼另一个家长,心想老师也不注意一下平衡,悄悄夸就行了么,当着别人用“最”字多不好意思的。幸好那个小朋友不是小班的,也许人家觉得自己不算小宝宝了。我问老师这回她又干啥啦?老师说,昨天vivian小朋友哭鼻子,Ana走过去轻轻地拍她的脸安慰她!写到这里我忍不住想用网上小朋友的表达“汗一个”。在家里摸猫咪来的习惯?

Monday, April 19, 2010

明珠暗投

早上同事激动地对我说,我在电梯间碰见胡祖六啦!Can you believe it?!我茫然地说,何方神圣啊?她说,高盛的xxx呀。。。我说啊,这种人物你都认得脸呀(我想我就算知道也就是认得名字吧)!她说这是我的偶像啊,我上次遇见偶像还是10年前的事儿啦。我估摸着她碰见偶像固然激动,偶像本人应该也是很开心的吧,到底不是娱乐明星嘛,大名鼎鼎也不见得在行业外到处被认出来的。要是在电梯里碰见的是我多没劲呢。想起曾经在飞机上碰到一队高中棒球运动员,刚赢了什么大比赛的。坐我旁边的小孩一直在玩他的新戒指,可惜我完全不懂--既不懂这项 运动也不懂他们这个冠军的重要性。终于人家按捺不住主动告诉我这是拿了冠军的纪念,我以为很捧场地说,啊你们一定是全校的英雄了吧!结果人家说,什么啊,是全城的!

我有没有偶像呢?我惭愧地想,我喜欢的一些人,我都不认识人家的脸,是不是不好意思说是我的偶像吧?

进步

最初的最初,宝宝是很抠门儿的。吃圈圈的时候也会举着给你,但是只是做个样子,在你手心放一下(给你摸摸),结果又放回自己嘴里了。后来开始分享,连喝奶的时候也会停下来,举着奶瓶,我们就配合地咂吧嘴,表示吃到了,然后她才自己接着吃。上个礼拜起,不光让我们吃,还要把毛绒玩具的兔子和猫咪也挨个儿喂一遍。

还是不喊妈妈,但是做完了事吃完了东西会说"all done!"还是给爸爸面子呀!

跟陶陶姐姐一样,喜欢要妈妈盘腿坐着然后坐妈妈腿上。

可能是出牙的缘故,这两天睡得十分辗转反侧。

Friday, April 09, 2010

腰牌

让姑妈定做的腰牌

又升级了

第一个博士前天答辩了。

虽然我跟她说没啥可紧张的,但之前我比自己当年答辩可紧张多了。有人罩着和要罩着人的感觉真不一样啊。晚上做梦还梦见到时间了答辩委员会没来齐。

本来马上要在blog上显摆一下,结果忘了。刚才给老板发信,恭喜他涨到爷爷辈儿了,才想起忘记在这儿BSO了。

Monday, April 05, 2010

夏天的架势

更新: 照片换成我们院子里的实物了。

院里玉兰开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印象,总觉得见过一张照片这株玉兰是红的。现在看着白玉兰老觉得不真实。

草地上有些野花,大约是白花地丁。摘了一朵给妞儿别在鬓边,一朵给小午夹在项圈上。小午立刻把花拨拉掉了,妞儿倒很配合地臭美,还要把小午不要那朵也拿来别上。我拍手说“好美好美!”是真的好美。好像诗经里面一样的美。

看见“紫花地丁”和“早开堇菜”这两个名字你会觉得怀旧吗?


木本的还有连翘。草本的有“西伯利亚海葱”(Siberian squill),似乎还叫“西伯利亚蓝钟”和“石针养花”,
还有“肺草” (Pulmonaria/Lungworts)--这花我并不觉得罕见,但肺草这个名字却是第一次听说。




其实离校园只有十分钟的路,但春天似乎要晚好几步。校园里玉兰都开繁了我们院里才开始。说完这话,想起来好多年以前,离另外一个校园二十几分钟的路,春天也是要慢一拍。那时候是梨花,我还上bbs,和狒狒穿一件马甲灌水,自言自语似的。那件马甲挂着,认得的人都能穿,大哥和moppet也用过。

还有一种十字花科的,长得有点象二月兰。


对了,十三太保发了芽。给狒狒普及一下,就是这种花(这张还是网上的,我家的还没开)

Tuesday, March 09, 2010

最佳顾客

这个月第二次了。

买完东西,刷了卡签了字,然后就走了。

没有拿东西。

都像我这么自觉,还用政府刺激经济?

Friday, February 26, 2010

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抓周汇报

我对宝宝说,如果你以后想画画或刷墙,就抓画笔和颜料。如果你想从医就抓听诊器。如果想玩音乐就拿那个玩具吉他。如果你想当法官,或者拍卖师,就去抓那个锤子。想搞IT抓键盘。想当酒保或酒鬼,抓酒杯。想当大厨或搞化学,就拿量勺。想搞时尚就拿胭脂口红。想当司机就拿小卡车模型。

开始抓以前,我到处找画笔,找到以后宝宝就一直紧紧攥在手里,啃得笔头湿漉漉的。我以为这下白找那么多东西了,肯定是抓这个了。谁知一开始抓,宝宝就扔下画笔,直奔酒杯而去。为了怕她是因为渴,我们又给她喝了水。她咕咚咕咚喝了不少,重新抓,还是抓酒杯。抓到了还往嘴里塞。

后来我才想起来,怎么没个她抓钱的机会呢?

还是婆婆好,妈妈说的是酒鬼,婆婆说我们是小酒仙。

Monday, February 15, 2010

春晚

在众多朋友日记宣传/评论攻势下,我在youtube上搜索了两个来看。
王菲:唱的当然好,不过歌写得很一般。词简直是俗套到底的呀。另外,摄影师跟土豆领导的水平有一拼,也有把树正正种在王菲头顶的镜头啊。

老虎队:没看清楚。没像土豆那样看出吴奇隆和陈志朋的驻颜之术,也没看出苏有朋的走样儿。他们都蹦蹦跳跳地,又没几个近镜头,而且好像都晒得黑乎乎的。奇怪的是,为什么观众里很多貌似比我年纪大的人也作回忆少年时代状,跟着唱得起劲?我觉得我好像恰好是分水岭:小虎队出来的时候,刚好比我们需要的偶像嫩一点,所以我们的师弟师妹们一般才会喜欢。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生命中的偶然

十几年前的一天 ,狒狒去食堂买饭的路上看见我的背影。狒狒犹豫了0.3秒,喊了我的名字。

本来我是想排比的。但是想来想去,好像其他的偶然都有其必然的成分 -- 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牵强。反正(反正这个词很好用,是不需逻辑的野蛮表达),这个排比没进行下去。

Monday, January 25, 2010

张大春 《认得几个字》 更新

基本上,现在看了一大半。最好看的是前言(作者自己写的那个)。

每篇文字,如果是印在报纸上,包瓜子用了,那一边嗑瓜子的时候一边扯来看了,也许会觉得,真有意思!可是集成一本书里,就难免觉得太淡而无味。多数篇章都淡,松,短。一方面,用两小儿起兴来写作不是不可以,但常常觉得张大春始终以对待他家那俩孩子的态度对待读者。生怕说深入一点你会嫌他罗嗦,生怕把读者吓走了。结果一篇文章,往往50%是讲张容/张宜,20%是自己忏悔不是完美老爸,剩下只有30%是解说一个字。另一面,虽然父母都以为自家小儿最有趣可爱,看了大半本书,他家俩孩子还真没什么让人莞尔的句子,比起我平素跟的什么宝宝嗦嗦毛毛小语差远了。这样的故事,写自己blog上给亲朋好友看也就罢了还有穿插全书那么多彩色照片,也完全没有必要 -- 同样,这些东西贴自己网页上给亲朋好友看吧。

本来我就是对字的来龙去脉,造字,变迁等等很感兴趣的。所以刚看序言的时候以为会看得很合心,看来开头几篇也觉得还行。结果,看到现在,大半本过去了,竟然没有几个字让我觉得说,啊哈!原来是这样的哦。

不过,这本书如果是在bbs上连载,却会是我喜欢的帖子。因为,很多篇目都是开了个头就结束了。字也没讲清楚,典故也没展开,正好是小坑,可以供网友们灌水和跑题用。归结为,可re性高。可读性,相当一般。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谁再给我八普一下

这两天宝宝生病,我觉得很脱离世界,跟不上形势

诂苟到底怎么回事了?

我就知道诂苟说受够了,官方blog说俺们不愿意再滤。据说当时谷歌上就停止过滤了。我认识不认识的人都纷纷有评论。但是接下来就又听说很多传言,官方blog不说话,我认识不认识的人也都不说话了。谁能八普一下?诂了一下新闻,怎么都是讲手机的。
1. 又听说谷歌软蛋了,又滤上了-- 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 那解滤到底解了多久?
2. 如果不会翻墙,国内到底是只能用google。cn还是google。com也能用?如果都能用,是俩都有过滤还是只有。cn有?去滤是哪个还是都去?
3. 还有传言说google解滤的时候,百度的搜索也多出很多以前滤掉的结果,是暗示百度是个皮包公司,根本是借用google的搜索吗?跟百谷虎一回事?这个有什么证实吗?

Friday, January 15, 2010

各路人马

上个周末家里集结了三路人马。虽然营地条件差一点,但是明显都是吃过苦的部队,最后玩得还是很高兴。

RG同学站在门口让我们猜他是谁。我本来应该猜说“哇陶陶你长这么大了?”但是当时很老实地说你是RG,让他觉得缺乏悬念很没面子。

不过,我也颇受打击。资深奶爸RG不用说,就是资历跟我差不多的陶陶爸妈,都多出很多实战经验和理论基础,让我觉得自己十分后妈。我想起十几岁的时候问姑妈,你们那时候那么年青,怎么知道如何当爸妈的呢?而且,好像很多朋友都有很多自己的经历引为前车之鉴-- 譬如不要在一个小朋友面前夸另一个,对小朋友们的心理成长不好。难道是我小时候神经就太大条,我也记得经常听见夸别的小孩,但自己似乎根本没收到什么打击?

R2C2发明了好多游戏。比如敲门问“有人在家吗”,或分站房间两头,遥指对方喊“Ana妹妹!”和“陶陶姐姐!”然后跑到中间会合。小朋友们高兴得哇哇大笑和尖叫。照她这种玩法,我们一个周末就能让monster一家充一个月的电。陶陶追着小白在厨房->饭厅>客厅>厨房绕圈,为了追着陶陶姐姐跑,Ana头也不抬,只要是个大人就高举双手抓住,踉踉跄跄在后面跟着。我对自己的想象力缺乏十分惭愧。R2C2阿姨来之前我们只是反复玩重力加速度而已!不过,陶三哥对我的臂力十分钦佩。

Ana还十分喜欢陶陶的米饼。虽然没大牙,也吃得嘁喳有声。不过我们还没找到哪个店里有卖。

开始看RG带来的张大春。晚上我宣布“要去睡觉了”,其实意思是“我不工作了,我要去床上看书”。张大春比《王国维传》吸引人,于是从周一到周五,每天去“睡觉”的时间越来越早,D同学警惕地说,这样下去你比Ana“睡”得还早,难道要她哄你睡觉?

Thursday, January 14, 2010

家鸡

哈哈哈,刚才收到教务长发邮件通告全校,经过数年的审查,我们通过了官方认证,就是说,本校不是野鸡大学哦!(多新鲜哪)

Monday, January 04, 2010

新年假期

圣诞节对我来说是比较让人焦虑的节日。我没有童年时代过圣诞节的美好回忆,光是不断地意识到自己原来还要给这个那个人买礼物啊!就剩两天的时候我才知道到原来要给托儿所老师买礼物,要给邮递员买礼物,不知道要不要给倒垃圾的工人小费。。。同事之间,往年我还找点有意思的小东西意思一下,今年完全没时间去买东西,只好厚着脸皮不给了。最后的感觉就是,我还忘记了谁啊???

宝宝的表哥说,提着礼物来我家找了一圈没找到树,不知道该把礼物放哪儿。表姑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圣诞树。我说她还不懂啊。表姑友邦惊诧地问:为什么她不懂你们就没有树??我们真是两个世界的人。还有,大家都以为我们一定会给宝宝过周岁生日。。。这个,我本来也以为她不懂啥叫生日,可以不过的。。。可是,现在连姑妈都给出具体指示了。要抓周。还要科学地,统计地,有对照地抓周。具体实验设计是,要把待抓诸物件儿先一一展示介绍,然后随机摆成与宝宝等距的圆弧状,抓过一次以后重新随机摆放,重复N次,这样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偏爱某一个。。。

没有出门休假,就在家休了。每天和宝宝玩。外面下雪,抱着她站在窗前看小鸟儿--有啄木鸟(身上黑白相间,脑袋后面一抹红),蓝鸟,麻雀,还有山雀科的一种小鸟(Tufted Titmouse),脑袋上有个小尖儿。小白在家里急得上窜下跳。雪地上一圈圈树枝状的鸟脚印和梅花状的猫脚印。,下面这些照片都不是我照的,没见过的可以参考一下:




另外,就是看了几个电影。大家都说avatar如何如何好看,加上跟之前听说的另一个也叫avatar的电影(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弄混了,就跟着去看了imax 3D的版本。大家说的都对。是挺好看的。是立体效果并不是不可或缺。还有实在没什么剧可透--下面我来剧透一下。

我要抱怨的是两点:if the chief scientist has to have a nasty habit, can't she smoke some geneticaly engineered fancier version of weed or some hybrid herb from the pandora forest instead of plain old cigarret?!It is the 2050's after all! 好歹是50年代了,还在抽烟,嚼个潘多拉槟榔啥的行不行?。土豆和豆丝LD都给出了续集的梗概,我再添个狗尾巴尖儿吧。这一集里,谈判失败不是因为we have nothing they want么。下一集,就输入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毒品吧。既然已经有人说这一集说的是白人对印第安人的故事,下一集演个鸦片战争也可以啊。

第二点。好歹让主角抉择的时候有点纠结好不好?地球一边,完全没有任何吸引他的东西。提到家庭吗?有父母高堂娇妻幼子等他吗?唯一的许诺不过是给他换腿。可他在pandora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身体,有个美女公主老婆,能跑能飞,要啥有啥。-- 傻子才忠于邪恶的地球采矿公司呢,这选择也太no brainer了吧!

还看了up,飞屋什么记。挺好玩儿的。

看了star trek。觉得很土。不过,很喜欢里面那个俄国口音的男孩和苏格兰口音的工程师。又想起以前一直对科幻电影的一个意见:为什么到了未来世界,人类的时尚概念这么乏味呢?通常是,技术人员穿类似UPS快递员似的劳保服(哪个国家的军装或警服也没这么丑的),领袖人物呢,通常是什么议会成员啊,长老啊之类的,就穿罗马时代的袍子。还有这个尖耳朵是什么典故?star trek 的vulcan,LOTR里面的精灵,avatar里面的蓝人,都有这个标志。如果仅仅是想从人类的面貌稍作改变还不要太难看,有其他的选择啊--譬如长两根细细的触角。

看了revolutionary road. 不错。而且,最好的是,我理解剧中人物的郁闷,但我自己一点都不郁闷。

看了The Invention of Lying。 凑合吧。有些笑料,不过没什么惊喜,就是个一般贺岁片。跟国内的贺岁片类似的是:有美女。很多笑料来自于认人。譬如TinaFay,Edward Norton。譬如那个中国化学博士joe wang。相信还有很多其他我不认识的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