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6, 2010

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抓周汇报

我对宝宝说,如果你以后想画画或刷墙,就抓画笔和颜料。如果你想从医就抓听诊器。如果想玩音乐就拿那个玩具吉他。如果你想当法官,或者拍卖师,就去抓那个锤子。想搞IT抓键盘。想当酒保或酒鬼,抓酒杯。想当大厨或搞化学,就拿量勺。想搞时尚就拿胭脂口红。想当司机就拿小卡车模型。

开始抓以前,我到处找画笔,找到以后宝宝就一直紧紧攥在手里,啃得笔头湿漉漉的。我以为这下白找那么多东西了,肯定是抓这个了。谁知一开始抓,宝宝就扔下画笔,直奔酒杯而去。为了怕她是因为渴,我们又给她喝了水。她咕咚咕咚喝了不少,重新抓,还是抓酒杯。抓到了还往嘴里塞。

后来我才想起来,怎么没个她抓钱的机会呢?

还是婆婆好,妈妈说的是酒鬼,婆婆说我们是小酒仙。

Monday, February 15, 2010

春晚

在众多朋友日记宣传/评论攻势下,我在youtube上搜索了两个来看。
王菲:唱的当然好,不过歌写得很一般。词简直是俗套到底的呀。另外,摄影师跟土豆领导的水平有一拼,也有把树正正种在王菲头顶的镜头啊。

老虎队:没看清楚。没像土豆那样看出吴奇隆和陈志朋的驻颜之术,也没看出苏有朋的走样儿。他们都蹦蹦跳跳地,又没几个近镜头,而且好像都晒得黑乎乎的。奇怪的是,为什么观众里很多貌似比我年纪大的人也作回忆少年时代状,跟着唱得起劲?我觉得我好像恰好是分水岭:小虎队出来的时候,刚好比我们需要的偶像嫩一点,所以我们的师弟师妹们一般才会喜欢。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生命中的偶然

十几年前的一天 ,狒狒去食堂买饭的路上看见我的背影。狒狒犹豫了0.3秒,喊了我的名字。

本来我是想排比的。但是想来想去,好像其他的偶然都有其必然的成分 -- 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牵强。反正(反正这个词很好用,是不需逻辑的野蛮表达),这个排比没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