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9, 2010

BSO

好吧,本来都是当爹妈的自己偏心,可是我再怎么尽量低调架不住老师跟我叨叨呀!

昨天去上学,老师说,哇,聪明的那个宝宝来啦!注意哦,老师说的是THE smart one,不是 A smart one。我问她干啥了?老师说,昨天我们看书,一说到吹口哨,她就伸出两根手指放到嘴里。我琢磨人家正好要吃手指头吧,就笑笑说,碰巧吧?老师说,我本来也以为碰巧,后来这本书看了好几遍,每次都是这样的!还要求宝宝表演给我看,结果不灵。我觉得很搞笑,一般应该是反过来么,家长想显摆,结果宝宝不肯做给老师看。

今天去上学,老师又大喊,哇,世界上最甜蜜的小宝宝来啦?我给捧得飘飘地,偷偷瞟了一眼另一个家长,心想老师也不注意一下平衡,悄悄夸就行了么,当着别人用“最”字多不好意思的。幸好那个小朋友不是小班的,也许人家觉得自己不算小宝宝了。我问老师这回她又干啥啦?老师说,昨天vivian小朋友哭鼻子,Ana走过去轻轻地拍她的脸安慰她!写到这里我忍不住想用网上小朋友的表达“汗一个”。在家里摸猫咪来的习惯?

Monday, April 19, 2010

明珠暗投

早上同事激动地对我说,我在电梯间碰见胡祖六啦!Can you believe it?!我茫然地说,何方神圣啊?她说,高盛的xxx呀。。。我说啊,这种人物你都认得脸呀(我想我就算知道也就是认得名字吧)!她说这是我的偶像啊,我上次遇见偶像还是10年前的事儿啦。我估摸着她碰见偶像固然激动,偶像本人应该也是很开心的吧,到底不是娱乐明星嘛,大名鼎鼎也不见得在行业外到处被认出来的。要是在电梯里碰见的是我多没劲呢。想起曾经在飞机上碰到一队高中棒球运动员,刚赢了什么大比赛的。坐我旁边的小孩一直在玩他的新戒指,可惜我完全不懂--既不懂这项 运动也不懂他们这个冠军的重要性。终于人家按捺不住主动告诉我这是拿了冠军的纪念,我以为很捧场地说,啊你们一定是全校的英雄了吧!结果人家说,什么啊,是全城的!

我有没有偶像呢?我惭愧地想,我喜欢的一些人,我都不认识人家的脸,是不是不好意思说是我的偶像吧?

进步

最初的最初,宝宝是很抠门儿的。吃圈圈的时候也会举着给你,但是只是做个样子,在你手心放一下(给你摸摸),结果又放回自己嘴里了。后来开始分享,连喝奶的时候也会停下来,举着奶瓶,我们就配合地咂吧嘴,表示吃到了,然后她才自己接着吃。上个礼拜起,不光让我们吃,还要把毛绒玩具的兔子和猫咪也挨个儿喂一遍。

还是不喊妈妈,但是做完了事吃完了东西会说"all done!"还是给爸爸面子呀!

跟陶陶姐姐一样,喜欢要妈妈盘腿坐着然后坐妈妈腿上。

可能是出牙的缘故,这两天睡得十分辗转反侧。

Friday, April 09, 2010

腰牌

让姑妈定做的腰牌

又升级了

第一个博士前天答辩了。

虽然我跟她说没啥可紧张的,但之前我比自己当年答辩可紧张多了。有人罩着和要罩着人的感觉真不一样啊。晚上做梦还梦见到时间了答辩委员会没来齐。

本来马上要在blog上显摆一下,结果忘了。刚才给老板发信,恭喜他涨到爷爷辈儿了,才想起忘记在这儿BSO了。

Monday, April 05, 2010

夏天的架势

更新: 照片换成我们院子里的实物了。

院里玉兰开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印象,总觉得见过一张照片这株玉兰是红的。现在看着白玉兰老觉得不真实。

草地上有些野花,大约是白花地丁。摘了一朵给妞儿别在鬓边,一朵给小午夹在项圈上。小午立刻把花拨拉掉了,妞儿倒很配合地臭美,还要把小午不要那朵也拿来别上。我拍手说“好美好美!”是真的好美。好像诗经里面一样的美。

看见“紫花地丁”和“早开堇菜”这两个名字你会觉得怀旧吗?


木本的还有连翘。草本的有“西伯利亚海葱”(Siberian squill),似乎还叫“西伯利亚蓝钟”和“石针养花”,
还有“肺草” (Pulmonaria/Lungworts)--这花我并不觉得罕见,但肺草这个名字却是第一次听说。




其实离校园只有十分钟的路,但春天似乎要晚好几步。校园里玉兰都开繁了我们院里才开始。说完这话,想起来好多年以前,离另外一个校园二十几分钟的路,春天也是要慢一拍。那时候是梨花,我还上bbs,和狒狒穿一件马甲灌水,自言自语似的。那件马甲挂着,认得的人都能穿,大哥和moppet也用过。

还有一种十字花科的,长得有点象二月兰。


对了,十三太保发了芽。给狒狒普及一下,就是这种花(这张还是网上的,我家的还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