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8, 2010

夏天是听新人唱歌的季节

重新发现一个能打动我的声音














Friday, May 14, 2010

短途旅行

和格格巫两口子吃饭。我知道双拳不敌四手,老老实实没动埋单的心思。Fortune cookie捏开一看,格格巫大笑,里面说:这顿饭该你请,大方点儿!我的cookie说我会情场得意。

吃饭时夸她的项链,回家拿出来一条说,哪,这条给你吧,反正我有俩。电视机上搭着一块蓝色印花布,我说好看。格格巫一把扯下来说,坦桑尼亚买的,你拿去吧,我还有一块。我说:下次我来你家,说,诶,这娃真可爱!你是不是也这么大方说,“抱走吧,我再生一个”?

希腊面临破产,间接影响到大家的钱包。我早就是鸵鸟对策,退休帐户根本不看。午饭时系里纷纷争论何去何从。Scott说不如我们把钱凑出来自己办个基金吧,不要被人牵着走。Jeff建议凑了钱去希腊买个海岛,我十分赞同,附议说这样我们可以搞会议经济,把业内的大会都承包过去。可是,john说,那还得看好了海拔,不然气候变暖海平面一涨把我们的岛就真是泡汤了!Scott又担忧说,远水解不了近渴,要真是世界崩溃了,逃到那岛上去也成问题,不如就近在宾州买土地实在。买了土地就得配枪,还得保证足够的弹药。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儿呢。

Saturday, May 01, 2010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都是今天照的院子里的花。野花家花都有。
















最后这张是后院的野花摘了来插瓶的,花瓶由trouble友情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