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3, 2010

宝宝

早上宝宝吭哧吭哧一路喊着爸爸爬楼梯,蹬蹬走到爸爸床边,拉着爸爸的手喊:(带弯儿的)爸爸~~~爸爸~~~ 爸爸没动静。她只好爬到摇椅上去,自己摁了一下音乐,摇了一会儿。又去掰爸爸的手:爸爸~~~爸爸~~~ 爸爸还是不理她。我以为小小的心灵会受到打击,结果她看爸爸不起床,自己就挥挥手说“拜拜”了。

前天夜里说梦话:奶~~ NO!

昨天坐在楼梯上,拍拍身边的楼梯,要我坐。我坐下了,她往旁边挪,又拍,让我坐近点。最后,她坐到了墙边,我坐到跟她挤着,撞了她的屁股。她乐了,使劲跟我挤。

今天上班时,紧紧搂着我的脖子,把头放在我肩上,还以为她会舍不得我走。结果还是高高兴兴放我走了。

学会说的多是单字,而且特别擅长韵母ao。除了“奶”,会说“要!”“猫—”,“好~” “鸟~”(说第三声一定要特别打弯儿)。昨天坐马桶方便完毕,还指着,对外公说:“倒!”其他的词,基本只有在看书的时候鹦鹉学舌,好像没怎么自己用过。

Monday, June 14, 2010

电影

the men who stare at goats 没我想象的那么好玩

julie and julia 。Streep长得(或者化妆得)跟电视上的julia 还真像。不过,最后有个镜头处理,她穿着很高的高跟鞋,我觉得有些奇怪:如果她个子高到连厨房的工作台都要特制,为什么在家里还要穿那么高的高跟鞋呢?如果说Streep不够高,只好穿高跟鞋来模拟,最后那个镜头也挺没必要把鞋弄进来的。
Julie听说Julia对她的comments那个伤心劲儿,我都觉得挺委屈的。你觉得都把她当神仙姐姐来膜拜了,她却说你不尊重她-- 可人家都90岁的老太太了,你也没处问去,也没法解释。越是爱她,越只能不打扰她,只能自己忍了。

少女小渔 很多年以前看过小说,觉得并不好看。而且其实情节很单薄,所以听说有电影的时候也惊讶,这怎么够拍。结果电影改动了很多,简直和小说大相异趣。小渔和江伟要变成青梅竹马,老头要变成作家,而且老头的邋遢给蒙上了一层艺术家的颓废,几乎并不窝囊了。而且故事跟我印象里的美国移民法不很一致:我印象里婚姻绿卡可不是维持两个月婚姻就行的。何况,就算小渔本人蒙到绿卡,也帮不上江伟,她自己得混成公民才能帮江伟办身份,所以江为了解决身份让自己的女人去嫁个美国老头简直是完全说不通的。不知道严歌苓怎么编出来的故事。

lie to me 看了几集,以前没看过。据说现在流行这样的专家:都很恃才而傲,不拘小节,拽得很。不过,据说是这一类型的角色里面,House和lie to me里面这位我就能接受,house我还挺喜欢,但是mentalist里面那个我就受不了。lie to me里面这位Dr,还有一个习惯动作很像law and order 里面的Goren,都喜欢弯腰凑到对方眼皮子底下去仰视并连珠炮问问题。而且电影电视里面的人都很沉不住起,跟人家炮轰一下立刻就崩溃,什么都招了。

Sunday, June 06, 2010

纪念日

我挖掘的新人狒狒并不是很感冒. 这个当然是个人口味问题,很难解释为什么喜欢.但是我慢慢觉得,其实我喜欢这个声音是因为它接近我脑袋里面的声音.多数人对旁人能听见的自己的声音并不是很熟悉.因为我们听见的是不光是从耳朵外面传来的,更多是头部内里的共鸣,所以通常比别人听见的好听得多. 胡夏这个小孩唱歌,并不见得让我十分感动,但是很顺耳,好像很耳熟.让我十分感动的声音,我都不怎么敢去听--- 譬如,听见胡夏唱了一首<思念是一场病>, 我有强迫症去查<纪念日>这张专辑我还有.没弄丢,没弄坏.但是,我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听.

这个夏天的晚上,狒狒才离开.栀子开了.有过堂风.<纪念日>还在.

好吧,如果你神经够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