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5, 2010

七月流火

在网上看见《山楂树之恋》的电影拍出来了。这故事都不知道怎么红的。关键是,连巫都说过好看----格格巫同学你好歹是看俄国文学长大的好吧!我几年前硬着头皮看过几章,根本就是网络小女生YY文,除了时代背景不同而已。

下了几天的雨。很多着急的叶子抢先红了,掉了一地。有秋意。

想写封信。在末尾说,“X月X日,大风之夜”啥的。最后嫌自己写的字难看,就发了email。

Wednesday, August 18, 2010

暑假就要结束了

去imax看了inception。很喜欢 -- 我这样喜欢回顾梦境的人怎么会不喜欢这个题目呢。编剧非常好,拍得也好,梦的要素都有了。正和我的理论符合。

看了mary and max. 不喜欢。就算他们的生活很黯淡,物理世界本身并不是灰色的,天并不总是阴的。拒绝被这样折磨我眼睛的东西打动!唯一可取的是那个画外音。

隔壁同事又给了我两部中文电影。其实大多数电影我不爱看,即使是中文的我也不爱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看中文电影,而且不分种类导演产地年代。。。他对中国历史的了解经常让我招架不住。上个礼拜问,汪是谁?我以前只知道孙大总统,蒋总统和毛主席- 怎么又跑出个姓汪的来?日本31年就占了东北,为什么等到77事变才说是中日战争的开始? 东三省算是溥仪的老家吧?

这位同事这样关切中国,却在去签证的时候差点被拒。他多嘴说要去开会(其实明明是为了度假),结果人家要他出具邀请信-- 现在开会哪有什么正式邀请。结果他电话打到我办公室来哭诉,我暗想这是要我代表中国政府道歉还是指望我有“关系”(关系这个词他还真知道,会说)呢?我就说那你干脆马上再排一次队,怕他们认识你了就让你老婆去排。这回直接说就是去玩儿的。还好,第二次通过了。他回来感谢我给他勇气 -- 咱们政府部门的威慑力真不是一般的,一大老爷们也得我加点勇气才敢再次面对。

Monday, August 09, 2010

八月

看完了《不朽》。亟待发现新作家。

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 Netflix推荐这片子给我很久了,每次看了剧情简介我都放弃了。这能有啥可看的呀。但是,终于在没啥可看的情况下,看在Johnny Depp和Leo DiCaprio的面子上看了。原来netflix对了一次,我还真挺喜欢的。原来DiCaprio还因为这个得了个男配奥斯卡提名 -- 演精神或智力有异常人的角色是容易出彩哈。Depp难得不是搞怪的造型。

inglorious bastards. 没看完,睡着了。原来对我来说,Tarantino就是一one hit wonder。除了pulp fiction我就没看下去过他的电影。我倒不在乎他的暴力,反正他的暴力大不了也就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开了染坊开油铺,并不恐怖。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很久以前singer说过这个片子。后来新闻里提到这本书的出版和引进八卦。我以为这书既然这么流行了,英文版也出了,电影也会是英文的。等开始放了才发现要看字幕,有点失望。北欧的电影是不是都这样啊(实在也没看过两个),不肯动用帅哥美女。剧情还好吧,不过没能理解为什么会那么轰动。

Tuesday, August 03, 2010

逗你玩儿

吃完饭,宝宝把她的专用小勺藏在两条腿中间,说uh-oh!其实根本没藏好,而且这个藏的动作是在光天化日底下进行的呀。但我还是很配合地问:咦?瓢瓢(G城话说勺子)哪去啦?不见啦?然后她把勺拿出来挥舞一下,仰头大笑。这样反复玩儿了七八遍,等我把摄像机拿来的时候,小人家终于玩儿腻了。

话说这个瓢瓢本来是外公外婆互相说方言的时候讲的话,并没打算教她,但她自己学会了,也只能鼓励。而且,想想“勺”听起来也挺土的。

躲猫猫也是一样。每次躲进壁橱,都要我帮她关上门。然后我假装在照她,刚一说,“宝宝你在哪儿呀”她就忙不迭地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