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借书

听完一个报告,正好离图书馆比较近,顺便去还了本书,然后逛到中文架上。在小说类里有一排金庸,一排梁羽生,还有一排席绢!还有很多我没有听说过的人的全集。时间不多,我就随手抓了几本,反正没限额。到楼下等着借出的时候,排在前面一个亚裔男生惊讶地问你研究什么的呀,借这么多书?(好吧,他说的是study,但我也不能翻译成“学习”吧,太往脸上贴金了)。我说都是闲书,小说诗歌历史啥的。他眼睛一亮,说我正在看诗歌呢。我看了艾青,北岛,和海子(说这几个名字的时候发音很准,特别是艾青的青字,是北方人说后鼻音比较强调的那种口音)。你有什么推荐的?我说看起来你把几代人里顶好的都看了呀,挺会挑的嘛(别跟我说什么食指之类更生僻才是顶好的)。你要是没看过顾城,也可以看看。(led an interesting life too,我说,还打算贩卖点8卦的,但是他没上钩)。他问,是哪个顾?我抓过柜台上的铅笔和短笺,写了顾城的名字。他接着问:有没有什么女诗人值得读?我说,呃,舒婷挺有名儿的,应该跟北岛算一辈,不过我不喜欢。一边说一边写“舒”,然后,我卡在婷字上了。唉,真丢人啊,我说,婷是个挺常见的字,我写不出来了。幸好男孩给我台阶下,说,你打字肯定能打出来的,没关系,我用拼音搜索。我赶紧又补了句,夏宇不错,台湾的女诗人,然后我飞快地把夏宇的名字写下来了,还好,这俩字我都会写!

Tuesday, September 07, 2010

行为艺术

Mike Wise (据说是大名鼎鼎的,但是我不关心体育新闻,所以不认识。他在华盛顿邮报有个体育专栏)开了个玩笑在twitter(而且是邮报的帐号)上发了个假消息。据他说,是为了证明现在媒体的堕落,不加证实滥发消息,因为滥发假/错消息并没有带来应有的代价。很快,果然有两家报纸转发了他的谣言。Wise同学目前被停职。 关于这则新闻,D同学和我难得地意见统一。我们“一致认为”:he has a point. It may be a good point. He did a lousy experiment that absolutely disapproved his point that there is no consequence publishing without fact checking. Wise同学的恶作剧能够得逞,一方面是自己的名声,一方面是华盛顿邮报的名声,揭穿以后自然两者都有损伤。

一报还一报吗?今天忘记了wise的名字,诂苟一下,出来的第一条却是邮报的记者被伪议员在twitter上骗倒的新闻。这个艺名Jack Kimble的行为艺术家自称是加州第54选区(加州实际上只有53个区)代表。这新闻明显是匆忙发出的,里面甚至有我常犯的typo,比如baesd -- 我不禁想到,这个新闻是不是也是假新闻呀!幸好,这事儿邮报自己也有报道

Wednesday, September 01, 2010

新学期

九月一号开学,听起来真耳熟。

宝宝早上起来一边坐马桶一边看书。知识分子样儿

其实她是感觉到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还没反应过来。到了学校本来不太愿意让我走,幸好赶上吃早饭,就高高兴兴坐下了。不知道回家时会怎么样呢?